马来人vs.华人的零和思维

最近几个月,华人朋友在脸书上分成两个阵营。

阵营A说,行动党、净选盟顾著抢马来选票,到处巴结马来选民,所以不肯用更激进的手段。希望联盟没在「伊斯兰霸权」面前露出硬汉姿态,显示传统反对阵营日益懦弱无能,华人需要投废票惩罚他们。

阵营B说,一些华人、印度人和马来人对政府的不满没影响到主流马来群众,而且纳吉政府把行动党、净选盟讲成「反马来人」的华人海啸。当局制造麦当劳清真蛋糕事件、猪毛事件等是为了促成族群对立,华社闻猪起舞等于陷入圈套。所以我们要打破「华人vs.马来人」「穆斯林vs.非穆斯林」的框框。华人和马来人需要有共同目标,才能一起战斗。

我属于阵营B。我上周的文章《「我们只聘请华人」》说明了一些看法。

马来社会享受着一些特权,这我不否认。但他们不只没理由轻易放弃特权,也不会看见自己享有的优势。他们只看到一部分华人歧视马来人的片面事实。只看到自己辛苦、看到别人不好是人之常情,华人也一样。

这无关谁对谁错,是关于怎样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的方法绝不是展现吾族一贯的民族优越感,去骂或嘲笑马来人是极端份子或蠢蛋,把他们全推向巫统或伊斯兰党的怀抱,然后我们华人投废票惩罚希望联盟,让巫统继续坐得稳稳。请问聪明的读者,这多难明白?

我要说的是,辩论「谁受较多歧视」或抗议说「他们歧视我们,我们歧视回他们有什么问题」不会让华人的日子变好。我们需要马来社会合作,而不只是因为需要马来选票。

马来人是这个国家的多数,我们需要和他们一起生活。如果没有共识,别说换政府难,就算换上华人满意的政府了,也包做不上几年。

说真的,我以为美国总统选举应该给了大马人很好的启示才对。极多反特朗普的选民出于原则拒绝投票给「不完美」的希拉里。结果将近一半美国人没投票或投废票,特朗普靠区区27%美国人的选票当了总统。那一大堆当初说「反正特朗普不可能赢,我们要惩罚民主党」的美国人才痛心疾首地上街示威。

选举后,很多反特朗普的美国自由派未反省策略,继续对特朗普支持者冷嘲热讽,说他们是思想极端、头脑简单的笨蛋。一些人挥着女权旗帜上街游行,声势壮大。可是这不能让特朗普支持者因此同情他们的立场,只会让对方觉得他们吃饱饭没事。

自由派一直以来争取理想的手段,包括嘲笑别人的智商和信仰、过度推广政治正确、滥用负面标签、强调身分政治多于为穷人争取经济保障、为鸡毛蒜皮在小圈圈里争得不亦乐乎⋯⋯这令很多美国人觉得民主党代表的左派和老百姓脱节。

和那些自由派一样,我要一个人们不以性别、种族、宗教、国籍、性取向等互分高下以及互相对立的社会。我要一个全部人都可以站在同样起跑点的社会。但争取理想需要有用的手段。我们需要说服、拉拢不同理想的人,不可以无视他们的意愿。

对很多美国自由派而言,特朗普当总统就是自爽的代价。

可悲的是,很多大马华人对美国选举的感悟是「应该像美国硬汉那样,狠狠地把那些穆斯林踢走」。撇开仇恨穆斯林会引起更多针对非穆斯林的仇恨不谈,这些人忘了在美国穆斯林是少数,在大马非穆斯林才是少数。

我和很多大马华人(还有一些马来人和其他族群)都担心宗教治国的威胁。但大家都把猪毛事件无限上纲,然后呢?我们发泄了、表达了不爽,开了一大堆穆斯林、包头和炸弹的玩笑。然后说服了谁?

我们不只没有感化到主流马来社会让他们「醒悟」,还让本来可以和我们合作的马来人觉得:那些自以为很厉害的华人看不起马来人,我做么要帮他们?不如支持帮马来人的政策和政党。

这无关谁受到比较多歧视,是很现实的沟通问题。沟通是种手段。至于伊斯兰法的威胁,我们都有同样立场。但有些人停留在立场大完的阶段。有些人则想和其他族群沟通,让他们也站在我们这边。

阵营A一些人以为,争取马来社会合作代表我们需要包容伊斯兰法、继续拥护土著特权。这种误解显示他们走不出「马来人vs.华人」的零和思维,只看见华人向马来人妥协或马来人向华人妥协两种可能。你要玩这游戏的话,华人几乎不可能赢,赢了也坐不稳。

阵营A也把国阵不倒怪在选区划分甚至黑箱作业上,那样我们就不用自省、不用思考新策略了。

我不是说选区划分不是大问题。净选盟就在争取选举改革。但将近一半人民站在我们对面,他们是我们的邻居,我们一直跟他们活在不同世界。这不需要我们反省吗?

还是我们以为其他人把我们看到很重要,我们大喊大骂、讲那些人是笨蛋,他们就自动「我真是蠢你果然惨以后我都听您讲,我们团结一心争取令您满意的一个马来西亚」?

要说服穆斯林不支持伊斯兰法或者马来特权,只有一条路:跟他们谈出一个双方都关心的共通目标来,然后并肩前进。

跟穆斯林谈世俗国没有用。世俗国给他们什么好处?伊斯兰法确保穆斯林永久享有一等公民权。华人可以选择进教同化,或继续以二等公民的身分经营华小。

但马来人关心很多华人也一样关心的事情,例如经济、教育、买楼。如果反对联盟要马来人支持,那就应该推动这些共同目标,不是一天到晚只会攻击那些「捍卫」马来人的政策和表演。

我们都是大马人,政府很多决定都影响到全部族群。我们需要一起为国家前途奋斗,不该互相嘲讽和谩骂。

当局搞一堆清真蛋糕、猪毛风波出来,是为了华人和马来人互相对立。如果我们因此把对方看成假想敌而拒绝团结,不就正中纳吉政府下怀吗?

只有各个族群寻找共通目标,然后走在一起,才能带来一个多数人都满意的结果。这样的结果才能让我们一直和平相处下去。

旧文:「我们只请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