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人vs.華人的零和思維

最近幾個月,華人朋友在臉書上分成兩個陣營。

陣營A說,行動黨、淨選盟顧著搶馬來選票,到處巴結馬來選民,所以不肯用更激進的手段。希望聯盟沒在「伊斯蘭霸權」面前露出硬漢姿態,顯示傳統反對陣營日益懦弱無能,華人需要投廢票懲罰他們。

陣營B說,一些華人、印度人和馬來人對政府的不滿沒影響到主流馬來群眾,而且納吉政府把行動黨、淨選盟講成「反馬來人」的華人海嘯。當局製造麥當勞清真蛋糕事件、豬毛事件等是為了促成族群對立,華社聞豬起舞等於陷入圈套。所以我們要打破「華人vs.馬來人」「穆斯林vs.非穆斯林」的框框。華人和馬來人需要有共同目標,才能一起戰鬥。

我屬於陣營B。我上週的文章《「我們只聘請華人」》說明了一些看法。

馬來社會享受著一些特權,這我不否認。但他們不只沒理由輕易放棄特權,也不會看見自己享有的優勢。他們只看到一部分華人歧視馬來人的片面事實。只看到自己辛苦、看到別人不好是人之常情,華人也一樣。

這無關誰對誰錯,是關於怎樣解決問題。

解決問題的方法絕不是展現吾族一貫的民族優越感,去罵或嘲笑馬來人是極端份子或蠢蛋,把他們全推向巫統或伊斯蘭黨的懷抱,然後我們華人投廢票懲罰希望聯盟,讓巫統繼續坐得穩穩。請問聰明的讀者,這多難明白?

我要說的是,辯論「誰受較多歧視」或抗議說「他們歧視我們,我們歧視回他們有什麼問題」不會讓華人的日子變好。我們需要馬來社會合作,而不只是因為需要馬來選票。

馬來人是這個國家的多數,我們需要和他們一起生活。如果沒有共識,別說換政府難,就算換上華人滿意的政府了,也包做不上幾年。

說真的,我以為美國總統選舉應該給了大馬人很好的啟示才對。極多反特朗普的選民出於原則拒絕投票給「不完美」的希拉里。結果將近一半美國人沒投票或投廢票,特朗普靠區區27%美國人的選票當了總統。那一大堆當初說「反正特朗普不可能贏,我們要懲罰民主黨」的美國人才痛心疾首地上街示威。

選舉後,很多反特朗普的美國自由派未反省策略,繼續對特朗普支持者冷嘲熱諷,說他們是思想極端、頭腦簡單的笨蛋。一些人揮著女權旗幟上街遊行,聲勢壯大。可是這不能讓特朗普支持者因此同情他們的立場,只會讓對方覺得他們吃飽飯沒事。

自由派一直以來爭取理想的手段,包括嘲笑別人的智商和信仰、過度推廣政治正確、濫用負面標籤、強調身分政治多於為窮人爭取經濟保障、為雞毛蒜皮在小圈圈裡爭得不亦樂乎⋯⋯這令很多美國人覺得民主黨代表的左派和老百姓脫節。

和那些自由派一樣,我要一個人們不以性別、種族、宗教、國籍、性取向等互分高下以及互相對立的社會。我要一個全部人都可以站在同樣起跑點的社會。但爭取理想需要有用的手段。我們需要說服、拉攏不同理想的人,不可以無視他們的意願。

對很多美國自由派而言,特朗普當總統就是自爽的代價。

可悲的是,很多大馬華人對美國選舉的感悟是「應該像美國硬漢那樣,狠狠地把那些穆斯林踢走」。撇開仇恨穆斯林會引起更多針對非穆斯林的仇恨不談,這些人忘了在美國穆斯林是少數,在大馬非穆斯林才是少數。

我和很多大馬華人(還有一些馬來人和其他族群)都擔心宗教治國的威脅。但大家都把豬毛事件無限上綱,然後呢?我們發洩了、表達了不爽,開了一大堆穆斯林、包頭和炸彈的玩笑。然後說服了誰?

我們不只沒有感化到主流馬來社會讓他們「醒悟」,還讓本來可以和我們合作的馬來人覺得:那些自以為很厲害的華人看不起馬來人,我做麼要幫他們?不如支持幫馬來人的政策和政黨。

這無關誰受到比較多歧視,是很現實的溝通問題。溝通是種手段。至於伊斯蘭法的威脅,我們都有同樣立場。但有些人停留在立場大完的階段。有些人則想和其他族群溝通,讓他們也站在我們這邊。

陣營A一些人以為,爭取馬來社會合作代表我們需要包容伊斯蘭法、繼續擁護土著特權。這種誤解顯示他們走不出「馬來人vs.華人」的零和思維,只看見華人向馬來人妥協或馬來人向華人妥協兩種可能。你要玩這遊戲的話,華人幾乎不可能贏,贏了也坐不穩。

陣營A也把國陣不倒怪在選區劃分甚至黑箱作業上,那樣我們就不用自省、不用思考新策略了。

我不是說選區劃分不是大問題。淨選盟就在爭取選舉改革。但將近一半人民站在我們對面,他們是我們的鄰居,我們一直跟他們活在不同世界。這不需要我們反省嗎?

還是我們以為其他人把我們看到很重要,我們大喊大罵、講那些人是笨蛋,他們就自動「我真是蠢你果然慘以後我都聽您講,我們團結一心爭取令您滿意的一個馬來西亞」?

要說服穆斯林不支持伊斯蘭法或者馬來特權,只有一條路:跟他們談出一個雙方都關心的共通目標來,然後並肩前進。

跟穆斯林談世俗國沒有用。世俗國給他們什麼好處?伊斯蘭法確保穆斯林永久享有一等公民權。華人可以選擇進教同化,或繼續以二等公民的身分經營華小。

但馬來人關心很多華人也一樣關心的事情,例如經濟、教育、買樓。如果反對聯盟要馬來人支持,那就應該推動這些共同目標,不是一天到晚只會攻擊那些「捍衛」馬來人的政策和表演。

我們都是大馬人,政府很多決定都影響到全部族群。我們需要一起為國家前途奮鬥,不該互相嘲諷和謾罵。

當局搞一堆清真蛋糕、豬毛風波出來,是為了華人和馬來人互相對立。如果我們因此把對方看成假想敵而拒絕團結,不就正中納吉政府下懷嗎?

只有各個族群尋找共通目標,然後走在一起,才能帶來一個多數人都滿意的結果。這樣的結果才能讓我們一直和平相處下去。

舊文:「我們只請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