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湿男女

有一次我跟一个做广告的朋友聊天。他说,以前做广告可以放比基尼女郎,但是现在不可以,会给人讲物化女性,讲是消费女人的身体。

我对那朋友笑说:或许我们应该继续放比基尼女郎,但同时放堆泳裤猛男进去。男女一起物化对方,不就皆大欢喜了咯。

我那时是讲笑,但两性互动向来不是单方面攻和受。我们说男人物化女人,说男人把自己的审美观强加于女人的身体。我们走到外面,到处是车展女郎模特儿,用姿色和苗条得不健康的身材讨好男人。但是女人没物化男人吗?难道女人没看帅哥?梁朝伟在《色戒》里面露蛋蛋Jon Snow在《权力游戏》里秀出又翘又圆的屁股的时候,女人们也很开心在那边欣赏点评啊。

又或者,近年女人喜欢将性感的年轻男子叫做小鲜肉。我有些男性朋友觉得这个字眼很恶,但是可以怎样?男人自古以来用各种低俗字眼物化女人,女人要将男人物化成小鲜肉,可以说是天经地义。向来社会把女人都当成无欲的贞女,男人则不只不需要为欲望羞耻,而且四周围都是讨好男人小鸡鸡的内容。电影里面比基尼女郎泛滥,女人都是胸大无脑的公主,男主角都是有才干的英雄。

不过这在慢慢改变。近年娱乐界发现女人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现在我们有了很多女孩自当强的主题,也有很多内容是冲著女人好色一面而来。就像很多韩剧,像是格雷的五十道阴影,像是小鲜肉贾斯汀比柏。

这是好事!身为男人,这些内容我真的看不下去,所以我想我开始可以稍微体会女人看到电影里一大堆比基尼女郎的感受。但是这比较公平啊。讲到再浪漫都好,我们求偶时也是先看对方外貌,再看对方有没有智慧有几多能力赚几多钱成不成熟。电影里也一样,我们都爱靓仔靓女做戏。这是物化,但是谁讲看了外表不可以也看内涵?美色胸肌也可以跟智慧个性并存。与其喜欢胸大无脑或思想未成熟的小鲜肉,为何不能喜欢才貌双全?与其喜欢电影桥段都是男攻女受,为何不能喜欢女攻男受?

有很多读过社会学的人执迷于社会种种权力结构,他们对任何跟性有关的语言文字和图像都超级敏感。我们讲个黄色笑话,广告里女人的奶是D不是A,这些都是父权社会维持权力的工具。我读过传媒系,明白这种想法。传媒系很注重字眼和图像的使用,这些权力结构的分析也曾让我着迷。的确,如果我们惯了笑别人好基,我们对同性恋者难免带有色眼光。如果一个人常看A片,也会影响他对女性地位和两性互动的认知。

但人们开黄腔看帅哥或看美女,是他们想维持父权?还是因为人本性咸湿?一个男人口头上几强调要男女平等都好,你以为如果十米外有个陌生美女走过,他第一个反应是欣赏她的智慧和实力,不是看她姿色?两性互动常有暧昧、男人想练出一身诱人肌肉、女人想自己美丽性感,让同性甘拜下风让异性趋之若鹜(如果是异性恋者),这些难道不是人性?大家都会说,女人应该可以穿得性感而不怕男人强奸。这对得不能更对!但女人如果性感是因为想要性感,有什么问题?没问题啊。承认了这点,不代表男人就可以强奸女人,你说是不是呢。

我们别忘了,在一些比较保守的社会,人们相信男追女天经地义,女追男是犯贱或贪财;人们觉得性是男人从女人身上夺走的东西,男人可以通过强奸惩罚女人或她身边的人。把女人讲成个个是圣女不会解决强奸或性骚扰,反而让女人任何情欲都成了她活该的证据。

与此同时,一味指控男人物化女性无助于解决问题。

我认识一个养尊处优读过政治学很关心社会议题的女人。她有一次在巴刹听到一个安哥讲色情笑话,虽然那黄色笑话不是针对她,她当晚就在脸书上写状态,说黄腔是父权欺压女人的工具,说她不会跟任何开黄腔的人做朋友。

这安哥的黄腔的确不礼貌,我们可以无视,甚至当面说他没有口德。但他有任何恶意吗?如果那是别人之间的互动,我们凭什么评价?何况如果我们真心要改善社会,就不能脱俗。当我们走出象牙塔,离开人人谈吐文雅的圈子,会发现不只男人满口黄腔,女人也是。因为黄腔而加罪于人,只显示我们与社会尤其是底层脱节,不会让人想跟我们站在同一阵线斗争。至于创作者,如果我们写诗写小说拍戏不能反映人性,包括自己别人或社会最原始脱离道德框架的一面,倒不如天天歌舞升平。

没错,我们离男女平等很远。我们可以靠教育改善人们对男女关系的概念,让男孩子都知道女人有说不的权利,同时也有说「我要」的权利。我们可以依法惩罚色魔,可以让男女在职场上权力更对等。这些我们应该争取。但我们改变得到人性吗?改变不到。男人爱看女人事业线恰如女人爱看帅哥人鱼线,这不只是父权社会权力结构的问题,也是最根本的人性。

是的,我们有人性之余还需要自制力。就像多数人贪钱却不谋财害命,多数人也自制力良好,不为性欲伤人。但这自制力是为了不伤天害理。如果我们无时无刻要确保一部分人耳根清静不用看见不舒服的东西,那不是有点像不让女人穿短裤阻止男女公开互动禁止同性恋者牵手的神权国吗?任何过于违反人性的运动,最终会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