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们吃酪梨吐司吧!

上个月,有31岁马来妇女在推特上写「看年轻人讲2千块薪水在吉隆坡不够用就想笑,我薪水两千五家里三个孩子,还是活得好好地。」

她讥讽道,新世代娇生惯养懒惰学习理财盲目追求潮流,才会抱怨两千块不够用。她薪水千五时就买了首栋房子,2010年到2017年共买了6栋房子,已是个大地主。

网上议论纷纷。有人说,六房姐住岳母家丈夫负责衣食住行养儿开支,买房头期来自嫁妆钱和丈夫的公积金存款,却讲到好像自己一人靠两千五薪水过活。也有人指出,六房姐放脸书的广告显示,她高价出租给学生的房子有一栋是「我的雪兰莪房屋计画」廉价屋,若属实是犯法。

我想起今年较早澳洲35岁地产大亨格纳(Tim Gurner)说,年轻人爱吃昂贵的酪梨吐司,喝一杯十几块的咖啡,所以没钱买房。这番话引起争议,毕竟他当初靠祖父给的3.4万澳币投资才发迹。但格纳强调,他每晚跪着打磨地板翻新房子,才能在转手时小赚一笔,「那些年我每周工作七天身兼多份工作,努力省下每一分钱。」

不管格纳和六房姐靠不靠家人,他们有勤奋吗?善用资源吗?绝对有。我们别否定别人的努力。

但多数年轻人别说买房子,平时也吃不起什么酪梨吐司星巴克咖啡,有人说:我此生从没买过酪梨吐司,我的房子在哪里?嗯,我活了二十六年,还不知酪梨吐司长什么样子,可以做地主了。奢侈的年轻人很多,星巴克是人山人海。但很多人去星巴克是借用网络和环境,在工时外写文章赶报告做设计。也很多人是见客户,或和老友相聚——他们一个人时只光顾杂饭档或自己煮,我们又怎么知道?

我常在理财网站上读到,斤斤计较小钱的人不一定善于理财。一个人财务状况取决于他怎样用大钱。这不是说每个礼拜吃酪梨吐司不会影响财务状况,会啊。但我们算下一个人每礼拜少喝杯星巴克,五年后够不够给房子头期或买辆Axia?买架电脑就有啦。

我记得《卫报》登过一篇文章说,倡导新自由主义的资本家无时无刻通过广告校园环保组织和种种「绿色」产品提醒我们,只要人人用环保袋睡前关灯少点开车,就能为阻止全球暖化出点力。通过四方八面价值灌输,资本家把环保的责任彻底推给了消费者。

真相是,大部分环境污染不来自老百姓,是来自大企业。单单一百家企业就造成地球上71%碳排放。这不是说我们平时不该节能。但我们不能无视环境污染的主因:大企业无节制建厂污染环境。然后告诉我们只要跟他们买一个环保袋,地球就会干净。

同样地,个人理财很重要,但我们不能无视失业房价等影响无数人的问题。受益者一直唱:有钱人有钱因为他们勤劳省钱有智慧,你等蚁民不如他们有钱因为你好吃懒做乱花钱。你看不起病,因为你不够勤劳。你少喝点星巴克咖啡,就一定能四处置产。但同时房价高得让人难以负担,很多穷人再努力节俭都还是摆脱不了贫困陷阱。

话说,像六房姐跟格纳低价买房然后高价出租转售,然后说新世代活该买不起房子,这不讽刺吗?除了经济政策,如果不是上代人把房子看成投资把置产视为生活智慧把房价炒至天价,新世代也不至于买不起房了。今天不是文革中国,人们有权做大地主资本家。但我们也不能假装这些做法跟社会不平等无关。

可怕的是,新自由主义如此成功宣传「个人责任」并否定社会不平等存在,以至于任何人说有人处于优势有人处于劣势就难免招来讥笑,笑你一定是不努力改变现状还怨天尤人的鲁蛇。但社会不平等不只存在而且日益严重。承认这点不是帮懒人撇开责任,也不是否定富者的后天努力。

承认社会有问题,不等于撇清个人责任。

我讲个故事。A跟B家境不错,两人都上大学。因为家里有车,能在吉隆坡找有前途的工作,再自己存钱买车。A工作懒散,钱花在不三不四的地方。B工作勤奋,长得帅嘴巴甜,薪水三年内翻倍。B对人生有安排,出来工作半年就跟父母借钱支付买房头期。反正家里不用B糊口,供房子对B来说不是问题,他目前住在父母家里,房子租给学生。

要说幸运的话,A跟B都很幸运,但只有B勤劳和有智慧。

C家庭贫困。B每周工作六天,剩下一天可以给自己增值;C醒著时如果不在爸爸的茶餐室帮忙,就在开优步赚外快。为什么这么拼?C家境不好,赚钱都给家里,几年来存不到钱。什么理想事业置产谈恋爱都只能抛到脑后。

ABC都是参考我身边真人真事。B勤劳对人生有规划,A是反面教材。但B跟C家境不同也是事实。承认有些人不幸不是帮A撇清个人责任,是为了C那样的家庭。

我们不该仇富。追求财富是人性,你不想发财我也想,而且肯定有人为此奋斗。不管他们利用优势地位还是白手起家,总好过败家不是吗?

但我们提倡个人责任时,也有权质疑社会安排。政府经济政策对不对?GST怎样影响底层?大马房车怎么这么贵?自由市场除了带来经济发展,有没有破坏环境造成社会不平,我们怎样减少问题?市场该多自由,几时要适量管制?这些问题不只蚁民有权过问,富人也可以有自觉地为穷人发声——他们愿意那么做时,我们要记得他们也可以静静得益于现有制度。

六房姐讥讽新世代时,天后茜拉(Sheila Majid)在推特上说,我国食物昂贵马币疲弱生活费用高昂工作机会稀少,大马国人还要背负不是自己生产的债务,人民已经疲累和愤怒。她写:别再制造借口,应该找出错误,把国家带回正确轨道!是的,别再制造借口,包括一味怪罪新世代。茜拉相信比多数人都有钱。但她明白厉害赚钱只是能力,不是美德,做个善良的人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