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输的媒体

1MDB丑闻沸腾之际,自称「追求问责施政公民」(CAGM)的非政府组织5月尾公布一份宣誓书,宣称大马银行某职员因干涉纳吉在该银行户头多了一笔巨款,而遭银行解雇。内幕消息一出,国内新闻网站皆抢先报道,不料CAGM随后宣布,该新闻甚至CAGM本身之成立皆是精心策划的「社会实验」,发布假新闻是要「试验」媒体在刊登报道前是否有经过查证。

之所以提及此事,是因为偶然读到媒体观察人庄迪澎最近在《燧火评论》发表的文章,希望在此予以认同。庄氏认为,媒体不愿为了百分百确认消息属实,而承受「独漏」或被读者嘲讽新闻不及时的风险,是上述媒体机构中招的原因。

令人痛心的是,陷入圈套的新闻网站都相当有公信力,而非多如牛毛、滥竽充数的新闻平台,反映了大马网络媒体的整体质量尚可改善。在国阵政府限制新闻自由之际,网络媒体扮演着重要角色,应好好运用责任。然而即使筛选新闻态度保守的主流媒体,在把关方面也未必做得很好,追求速度而牺牲质量是整个大马媒体生态的通病。

我过去在报界的个人观感是,编辑总是害怕错过其他报纸可能抢先刊登的新闻。为了不落后,各种重要性存疑的新闻稍作整理就见报。而由于需要处理的新闻太多,记者编辑没充分时间针对新闻展开进一步调查,往往一得到官方或事主确认就算数。官方不证实的敏感新闻,媒体往往赶着截稿,也没时间进一步调查,宁可走保守路线,白白错过独家报道的机会。抢先报道的新闻平台也不一定有花时间查证,甚至因此抢先一步,结果读者以为他们是够快、是勇于报道的先锋,而未在乎该消息是否可信。

就算花时间查证了,主流和网络媒体也没时间整理以便深入报道、向读者呈现新闻背景。结果一则则本来能带出广泛社会议题的新闻只呈现出了表面,读者当成娱乐读了就算,也不进一步探讨其深远的意义。

这是谁有错?媒体肯定有责任,这相信无争议。政府作风不透明也令媒体难以确认部分新闻,只能先报道了任由读者自行判断,或干脆不报。但我认同庄氏说的,即读者也必须负上部份责任。君不见台湾媒体惨状?单单新闻自由不足以促成好的媒体生态,当市场对新闻质量的要求不高,只爱快速、煽情、让人痛快的劣质新闻,媒体自然会竞相逐低,整体素质每日愈下。

在资讯时代,媒体和读者都必须明白速度并非一切。我们读新闻不该是为了比别人早知道,而是为了能长知识、接近社会、清楚该如何做出每一项选择,以及确保领袖得到应有的监督。因此深度比速度更重要。

当然,也有一些正面教材。庄氏指出,《The Edge Financial Daily》年初就掌握刘特佐和沙地石油获取我国逾18亿3千万美元的资料,却请专家花数个月时间确认真伪,7月尾才详尽报道。这是媒体(包括网络和纸媒)都可以借鉴的榜样;就算不争先恐后,若新闻有价值,也会赢得读者喝采。

和评论杂志或网站不同,传统报章每天要截稿,大家亦习惯了报纸及时通报新闻。然而海外一些主流报章和国内《the Edge》等每天刊登新闻之余,也会长时间深入调查重大事件,然后才公诸于世。如水门事件、1MDB丑闻,这些慢火烹煮的独家报道都惊天动地、影响深远,也将这些媒体推上神台。如果媒体每天只在乎当天截稿的新闻,那它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如果读者依然坚持速度是一切,编采人手和时间又十分有限,要怎样做好新闻?

每天翻开报纸,珍贵的版面充斥着各种价值存疑的新闻,如「少年狂砍老妇」或「纳吉痛斥煽动者」(纯属虚构标题)。前者若能带出社会议题还好,但往往只煽情带过,反而让人不敢出街。后者只是一心「引导」民众观感的空洞表态,不是实质新闻或政策动向的指标。虽然政客很乐意为报章提供源源不绝的廉价新闻,媒体又何必自愿当朝野政党的传声筒,浪费读者时间,还要惹来偏帮政党的指控?反而是涉及经济、领袖诚信、公益、国家政策、地缘政治等大众议题的新闻,就不该模糊焦点,最好为读者进一步整理、补充和分析。

我不是说「不那么重要」的新闻不多人看,但既然时间、版位、编采人手和读者的专注力等都有限,倒不如专心报道读者应该关心的课题,并分配更多时间和人手确保新闻质量。这是在下致所有媒体的小小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