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是一种手段

我们离大选不远了。虽然1MDB丑闻缠着纳吉政府,我身边多数人觉得国阵会保住江山。

是的,国阵在2013年的大选中将近落败,民联得到全国过半票数的支持。但国阵不只有选区划分的优势。今天我国政治格局跟当时很不同,大马人心境跟2013年也很不一样。

大家应该都知道,伊斯兰党和马来社会才是造王者。但那不在华社控制范围内。身为少数华社影响力本就有限。我们只可以做我们能做的,那就是确保华社一张选票都不缺。再渺小一张票也能决定结果,君不见很多大选成绩凭着极少数票翻盘?

讲个大家熟悉的海外个案:如果多些美国人放下对希拉里的复杂心情,果断投票向特朗普的政治主张说不,那今天美国政治跟世界格局会很不同。

这怎么说呢?特朗普的反对者大多政治冷感,都在等完美的候选人。他们信心太大,以为少自己一票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没违背良心。相比下,特朗普的支持者占少数,但他们知道这是场足以改变历史走向的大选。

所以他们抓紧机会,每一个人都出来投票,一心一意把特朗普选上台。

让我们看看我国情况。记得2013年吗?犹记那年体育广场上,空气中弥漫着兴奋的气味,人人在等新时代降临。但过去几年,反对阵营四分五裂表现不尽人意后,大马华人心灰意冷,政治上越来越犬儒。我们心境跟经历了八年奥巴马的美国左派一样,觉得投票日当天还是窝在家里睡觉好了,什么都不要去想。

下一届大选格局怎样?网友YouTiup的观察我觉得值得思考。他说,在大马诸多有影响力的政党里,只有两党有明确和一贯的理念。

伊党一心一意建立伊斯兰国,行动党一贯争取大马成为属于每一个大马人的世俗国。

社会主义党立场也很一贯,他们好听来讲有骨气,难听来讲不顾大局,但反正只有搅局的份。他们最好趁大选前快快给我加入希望联盟,不要搞什么三角战分散选票。至于巫统和公正党呢?为了吸引伊党支持者,巫统公正党对宗教治国态度暧昧,不跟伊党理念划清界线。行动党虽然曾经跟伊党结盟,但就算在民联时期,他们也不停高调反对宗教治国。

既然反对,那当初伊党加入民联又是怎么一回事呢?争选票啊。政治不是表达立场是权力游戏。太有风骨就像社会主义党,永远跟权力沾不上边,跟NGO没差。有权力才做到有意义的改变,入主不到布城的话讲多多话都是废话。但务实也有底线。一个政党如果连对于支持世俗国还是宗教治国那样关键的立场都可以暧昧不清,那就不是务实,那是没有立场。

我们选民也要懂得什么是底线,什么是手段。很多时候我们投票给一个政党,不是他们做得多好,是把他们选上台才能击退更大的敌人,防守我们的底线,这就是手段。

当然底线不只有宗教自由,防守民主体制也很重要,而一心保住权力的纳吉政府和反对一切世俗规则(peraturan kafir)的伊党都积极侵蚀民主体制。不过,这里就只谈华社关心的事情(唉)。

这不是帮行动党说好话,行动党也有很大进步空间。但不管行动党是跟伊党或诚信党结盟,2013年之前他们反对伊刑法,造成民联分裂,现在他们也一样反对伊刑法。至于国阵呢?巫统不曾明确反对宗教治国,甚至逐渐把伊斯兰霸权与马来特权合为一体,而且跟伊斯兰党越走越近。而马华偶尔支支吾吾为自己的情境辩解以外还做过什么?

记得我说在美国特朗普的支持者之所以这么热心,是因为觉得自己能带来历史性改变吗?反之,特朗普的反对者有选谁都对不起良心的复杂心情。

这不也是我国的情况?我怀疑对支持伊党的人来说,大马政治不是两颗烂苹果之间的选择,而是伊斯兰国和世俗国、天堂和罪恶之间的选择。他们的决心,我们这些瞪着两颗烂苹果发怒的人无法理喻。

反对阵营各种内斗让人厌倦,表现也不尽人意。但我们有更好的选择吗?我知道有撮人盘算要不要投票给社会主义党。但我所谓好的选择不是说党是否完美是否清廉理念是否崇高。我是说他们有没有机会入主布城。不用施政也没准备入主布城的反对党,就不能把理念化为现实,也不能改变他们反对的事情。

所以你一定要投票。

最近《纽约客》杂志访问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哲学家马克·里拉(Mark Lilla),他说了一段有道理的话: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speaking truth to power and seizing power to defend the truth —— 说真言跟争取权力来捍卫真理是很不一样的事情。你要争取权力,就必须放下对真理的执著,跟不认同的人合作,支持不完美的人事物,放低姿态,换角度说服人,用计谋赢得支持。

投票也一样。我们有各种方法表达不爽,包括对国阵行动党伊党的不爽。但投票不是为了表达不爽,是为了权力。投票需要违背良心,投给不完美但为你防守底线的一方。我们如果这都做不到,就基本底线都防守不了。

如果你支持国阵,你有你的理由和自由。但如果你跟我一样相信国阵必须倒台一次,才能为多党轮替铺路、避免大马滑向独裁与神权,那就要讲手段了。如果你为了表达对希联的不爽而不投票投废票或投给社会主义党,那当国阵再掌权几年,大家一样受苦。我们有讲原则和良心的时候,而那不是在投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