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和鲸鱼

日本多年来坚持以科研明义猎杀鲸鱼,曾有日本捕鲸人告诉美国记者:「我觉得鲸鱼问题是种族歧视,欧美在执行双重标准」,大概概述了日本方面的主要观点。

绿色和平组织发现,大部分日本人对鲸肉不感兴趣。每年宰杀的大量鲸鱼其实没有市场,卖不出的大量鲸肉只能拿去囤积。

如《纽约时报》提问:「日本为何偏偏为此事公然违抗美国呢?」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坚持参拜靖国神社,亦岂不是另一将国内鲜少人支持的民族主义课题看得比和美国战略关系还重要的例子?

保守派政客强调,食鲸是日本文化传统的一部分。其实并非完全如此。

1840年代至1850年代的捕鲸业由美国垄断,美国人捕鲸的凶狠情形在文学名著《白鲸》中便有生动描述。随着捕鲸活动全面转移至太平洋,西方世界首度和日本有了接触。

1860年,美国海军将领佩里率「黑船」抵达日本,申请为美方捕鲸船队提供补给基地,要求日本开国。美国捕鲸人遭粗暴对待的声称成了远征日本的借口之一。

砲舰外交迫使日本签署不公平的条约,它下定决心组建「西方国家都要妒忌」的先进军队。

它随即在明治维新中迅速改革、赶上欧美国家,余下历史无需赘述。日本拥抱了西方的殖民行为,也由美国和挪威得到捕鲸的船舰,吸取了先进猎鲸技巧。

二战后日本战败,由美国领导的同盟国占领,更迫使其放弃维持军事力量与宣战权,民族尊严跌至谷底。美国历史学家格拉克称,战后漫长、痛苦的记忆令日本倾向于以受害者心态看待二战历史,忘了自己曾是施暴者之一。当时日本人十分贫困,捕鲸纯粹为鲸油、鲸须的美国开始鼓励日本人日常食用鲸肉,作为便宜的蛋白质来源。

如今,日本人更富有、更多选择,而物以稀为贵,百姓已对鲸肉失去兴趣,是纯粹的民主情绪让捕鲸活动延续下去。

是美国将「强国梦」和捕鲸的理由带进了日本。如今美国领导西方国家痛斥日本捕杀鲸鱼,好比当初迫使日本放弃和美国平起平坐的「强国梦」。日本不接受西方禁止捕鲸,说到底是不甘心。

日本人依然普遍感激美国让其脱离「锁国」时代,成为最富有繁荣的国家之一。今日中国崛起之际,日本也再次需要美国提供战略支持。然而,正如安倍表面亲近美国,参拜靖国神社之举却也可能透露了日本右派的深深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