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资讯暴发户

最近常听到「人人都可以当记者」这句话。

不少专业记者对这种现象感到不满,甚至怀有敌意,担心的不仅是饭碗,更多是因为看着所谓新闻价值遭到点击率至上的网络媒体一再瓦解。

身为新闻从业员,我当然懂甚么叫新闻价值,对网上大量博取点击率的垃圾文感到不满,为部份网络媒体只顾生产读者爱看的内容而感到失望。

但整体上,互联网对资讯走向大众来说,绝对是利大于弊。新闻业的最终目的不是让人人都享有知识和资讯吗?不是要确保一切有价值的故事都能够为人所知吗?或许我的价值观过于倾向于功利主义吧,但我坚信阅读、创作、分享资讯等不应该是社会精英主宰的工具。

今天资讯垂手可得,人人都是资讯暴发户。网上冒出很多伪文学、自我安慰文、快餐新闻(《只需2分钟,你就能读懂中东》《双子座不为人理解的悲哀》之类的),这就是资讯爆炸下的kitsch,大家都还没有适应新的财富。

所谓 kitsch(常译作媚俗)就是从来没机会享有某种东西的一群人,突然有了机会,还不懂得辨识好货和劣等货,只懂装模作样,滥情之余,还随时搬出我是老板爱怎样就怎样那一套。

但别忘了,过去阅读属于上层人士的消遣,由于社会一直都不平等,数百年来一直有很多迎合新富阶层的媚俗文学。这些作品大多经不起时间考验,还让我们误以为前人只读很有质量的文学作品。

今天呢?大家上网就可以阅读,更可以发表内容。人人都成了资讯暴发户,对内容的需求暴增,加上每个人都是创作者,滥竽充数、媚俗的内容自然涌现。

当然网上绝非只有劣质内容,我们同样可以读到古典名著和现代名家的作品,同时还有星洲网等较可靠的新闻来源。一旦网络成了新常态,大众对内容质量的要求自然会提高,届时互联网上会真正地百花齐放。

如果没有今天的庸俗,我们都不会走到那一天,正如民主国家都会始于混乱和不成熟。

所以有一天我们都能读懂昆德拉吗?我想人们不会放弃低俗的事物,但那又怎样?历史显示,你不能也不该尝试改变这点。重要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更多比现在更好(和更糟)的选择,而且我们也将更加懂得如何去挑选。

而身为媒体人,我们又该如何把目光放得更加长远,去响应这样的大环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