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强奸率与资讯自由的红药丸

我的女性朋友都不敢去印度旅行,担心那里路人皆知的强奸问题。

但你可能不知道,在强奸率最高的国家排行榜上,印度十名都不到。根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国际犯罪与公正数据报告(2010)》,印度是世界上(警方报告的)强奸案案发率最低国家之一。

是的,你没读错。我们常听说印度骇人听闻的强奸案,但跟大部分国家比,印度的强奸问题还不算严重。是印度的媒体自由和民众觉醒,让我们特别注意到它的问题。

《疯狂的德里》作者普拉格解释道:「德里轮奸案后,印度媒体几乎报道了国内每一起强奸案,并对全世界强调这些案件。」这类强奸案在很多国家只是小案,根本上不了报纸。看来和不少民主国家的媒体一样,印度媒体不知家丑不可外扬。而印度民众(特别是女性)更是纷纷上街示威,管他让政府很没有面子,让中国官方再次有机会宣传「民主国家很乱、人民很不满」。

于是中国官方喉舌《环球时报》说:印度的民主制度无法保护妇女,是强奸案频发的根源。一名中国网民留言:「民主的印度比专制的中国,一个妇女在水深火热之中,一个妇女超过『半边天』」,似乎很多中国人都这么相信。

但根据联合国数据,印度2006年每10万人中仅报告强奸案1.7宗,而中国官方数据(2007年)显示,该国10万人案发率为2.46宗,此后官方未再公布数据。这国际上不算高,但也不见得低于印度。而且,根据联合国2013年民调,22.2%中国男性受访者承认曾强迫妇女发生性行为,但其中72.4%并没有因此受罚。52%男性承认暴力对待妻子。好一个妇女超过半边天,中国人强奸妻子甚至不算犯罪。看来《环球时报》上述说法和该报有史以来每一篇文章一样,都是一派胡言。

印度人觉醒了,上街示威了,中国男人还以为自家的女同胞很幸福呢!你看,这就是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的差别。

这不是说强奸在印度不是问题。2011当年,该国报警的强奸案有2万4000起。我们要想到印度有十三亿人口,但这数目依然让人生气,需要印度政府和人民去解决。而且,相信大部分强奸案例没有记录在案,很多受害者选择忍气吞声,施暴者逍遥法外。这情况很多国家都有,而在男尊女卑的亚洲社会特别严重。

路还很长。印度人民是在近年媒体开始大肆报道强奸案(特别是新德里巴士轮奸案)后,才醒觉并上街示威。很讽刺地,国际社会也是这时才「发现」到印度的强奸问题。在国内外群众施压包括全国性示威之下,印度政府终于通过了一系列打击性犯罪的法律。

对于印度人的愤怒,中国网络红人李开复一针见血地说:制度允许公民走上街头,暴露疮疤,让政府不得不正视。如果把疮疤牢牢地贴起来,反而会化脓发炎,想正视都来不及了。

印度人的愤怒迫使当局采取了一些行动,往对的方向前进。

UNODC报告中同样令人惊讶的是,全球强奸率最高的国家中,瑞典排名第六。瑞典是典型的北欧民主国家,是男女最平等的地方之一,这当中有什么玄机?难道性别平等和强奸率有关?

在瑞典,这确实有关系。瑞典强奸案发率远超印度,因为对强奸的定义不同。比如,「婚内强奸」在瑞典占据了强奸案的很大一部分,而在其他国家被视为性骚扰的行为,在瑞典也属于强奸。手指沾精液插入下体在瑞典绝对符合强奸定义。

而且,根据瑞典法律,只要报案,不管成不成案都必须登录。报案是干一次算一案,曾有妇女报案说过去2年被丈夫强迫发生性关系,每周两次,就得登记200多案。看该国这么积极鼓励民众报案,而非像中国等专制国家积极阻扰受害者采取法律行动,把不光彩的都扫到床底,你就知道瑞典强奸率高是怎么一回事了。

好玩的是,一个信息发达的国家表面上往往会更糟糕,民众对社会和政府的观感也更差。而资讯自由是民主的灵魂。正是因为民主国家的民众知道更多、更加不满,这些国家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

在大马,政府企图控制媒体,但无法像中国那样管制互联网。网上有新闻自由,有很多生气的大马人。人们只相信坏消息,凡是好消息,人们都宁可相信是政府派人收买那些独立机关。

这种态度让我们消极,变得爱推卸责任、不愿审视和改变自己。但和一些独裁国家民众出于无知的自满相比,如果只能二选一,或许大家继续负面下去更好。正是人们开始关注了各种问题后,才发现大马很糟糕,然后推动社会进步。

但进步是渐进而无形的,我们很难察觉到,即使它影响到生活,大家也觉得理所当然。坏消息则天天都有。在和平的社会,连最小的罪案都有新闻价值。你几时听过伊拉克有谋杀案强奸案?连每天发生的爆炸案,都未必有机会登上报纸,因为太常见了。反而在更和平的社会,人们特别容易注意到坏事,例如官员的愚蠢言论。

今天,不少大马华人厌烦了民主政治,以为中国、新加坡那样的国家稳定、安全和有效率,不少马来人则向往伊斯兰神权国,好像大马有什么输给了沙地。这很可悲:信息自由是民主社会的优点之一,却有些民众心智赶不上资讯时代,起了开倒车的念头。《黑客帝国》中,塞佛(Cypher)后悔选择了代表觉醒的红药丸,因为现实没有他想像中美好。而服下了红药丸的我们,不管看到大马情况再糟糕,也好过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偏偏还是很多人想回到粉饰太平的专制政权下。我们真是活在福中不知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