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的精彩世界

几年前我撞上一个路霸。那次经验挺不愉快,但我特别记得,他车镜上贴著净选盟的宣传贴纸。这家伙显然政治立场上跟我有共同点,极可能跟我在同样的示威中热血沸腾过,争取著同样的目标,但他还是个混蛋。

这礼拜是509改朝换代一周年,不知怎么地,我特别想起他。他跟你我他一样自私自利,对他人有诸多要求,却极少自我反省。但他跟你我他一样,偶尔还是愿意为了自己和众人的共同未来,去投入一些超越个人的事情,不管是上街示威还是投票。犹记一年前,大马人民一人一票和平地把执政了六十年的政府赶下台,我至今为我们踏出那关键的一步而庆幸。与此同时,不管政客再白目都好,当我看到社交媒体上的各种发言,当我看看周围的人,当我检讨自己的行为,我不禁在想,我们人民对政府的期望无疑高了,自己却不曾想做出任何改变。就像那个路霸,他至今很可能还是个路霸。

不过,他也值得有更好的生活。他也许是个慈爱的父亲,是个好丈夫,只是那天心情不好。何况谁确信自己在他人眼中不是混蛋呢?我们都是自私自利的平凡人,充满缺陷并争吵不休,还经常陷入集体愚昧,但这不阻止我们有些时候走在一起,去争取超越个人的事情。

也因为这样,我对这个充满缺陷的国家和世界十分乐观。我们再不完美都好,都一起走到了这一步,没理由不能继续走下去。


这个礼拜也是本专栏的尾声。很遗憾有许多好玩的课题我都未能写成文章。写新奇的课题需要更多时间做功课,需要不少时间整理,但随着我工作越来越忙,就越来越少时间写新的内容。反而是有强烈感受的题材就不需要动脑筋,毫不费力就可以长篇大论。但它们没有给读者带来新观点,更多时候是老调重弹。反而是很多我觉得好玩的内容,都未能写出来。为了弥补这个遗憾,我在此分享几个累积在我草稿箱里、一直未写成文章的课题,希望读者自己去摸索。这个世界如此精彩,它值得我们更多的好奇。

马铃薯、番茄、辣椒、花生、凤梨等农作物都是源自于美洲。哥伦布发现美洲后,番茄才出现于义大利菜,源自墨西哥的辣椒则开始出现于印度菜、川湘菜、泰国菜等等,从此全世界的美食都变得彻底不同。但影响我们最深远的美洲农作物,无疑是马铃薯和蕃薯。它们直接导致亚洲、欧洲和非洲人口膨胀,也跟华人祖先下南洋有不小的关系。

如果有一道菜可以代表地球,那无疑是咖喱!其中香料烤鸡咖喱(Tikka Masala)是英国国菜,而咖喱因为是从英国引进日本,在日本属于西餐。美国咖喱则是由华裔移民引入,口味比较接近华人口味。从南非的德尔班咖喱到德国的咖喱香肠 ⋯⋯ 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哪一个国家的人不爱咖喱吧!可以说,咖喱的故事就是全球化的故事。

为什么我们都在用以 QWERTY 为顺序的键盘?要熟记 QWERTY 键盘上各个字母的位置不容易,用 QWERTY 打字效率也据说不如其他键盘排法。QWERTY 键盘的设计,是为了解决旧式打字机存在的技术问题,虽然随着科技进步 QWERTY 已经没有必要存在,但人们不喜欢改变,以至于智能手机的设计师设计软体键盘时,也选了大家最熟悉的排法。

为什么时装秀或海报上的模特儿鲜少有微笑?答案关系到阶级,也关系到社会心理学。


希望过去几年里,「一派胡言」激起了读者您对世界的好奇心。本专栏就到此为止。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