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美的精彩世界

幾年前我撞上一個路霸。那次經驗挺不愉快,但我特別記得,他車鏡上貼著淨選盟的宣傳貼紙。這傢伙顯然政治立場上跟我有共同點,極可能跟我在同樣的示威中熱血沸騰過,爭取著同樣的目標,但他還是個混蛋。

這禮拜是509改朝換代一週年,不知怎麼地,我特別想起他。他跟你我他一樣自私自利,對他人有諸多要求,卻極少自我反省。但他跟你我他一樣,偶爾還是願意為了自己和眾人的共同未來,去投入一些超越個人的事情,不管是上街示威還是投票。猶記一年前,大馬人民一人一票和平地把執政了六十年的政府趕下台,我至今為我們踏出那關鍵的一步而慶幸。與此同時,不管政客再白目都好,當我看到社交媒體上的各種發言,當我看看周圍的人,當我檢討自己的行為,我不禁在想,我們人民對政府的期望無疑高了,自己卻不曾想做出任何改變。就像那個路霸,他至今很可能還是個路霸。

不過,他也值得有更好的生活。他也許是個慈愛的父親,是個好丈夫,只是那天心情不好。何況誰確信自己在他人眼中不是混蛋呢?我們都是自私自利的平凡人,充滿缺陷並爭吵不休,還經常陷入集體愚昧,但這不阻止我們有些時候走在一起,去爭取超越個人的事情。

也因為這樣,我對這個充滿缺陷的國家和世界十分樂觀。我們再不完美都好,都一起走到了這一步,沒理由不能繼續走下去。


這個禮拜也是本專欄的尾聲。很遺憾有許多好玩的課題我都未能寫成文章。寫新奇的課題需要更多時間做功課,需要不少時間整理,但隨著我工作越來越忙,就越來越少時間寫新的內容。反而是有強烈感受的題材就不需要動腦筋,毫不費力就可以長篇大論。但它們沒有給讀者帶來新觀點,更多時候是老調重彈。反而是很多我覺得好玩的內容,都未能寫出來。為了彌補這個遺憾,我在此分享幾個累積在我草稿箱裡、一直未寫成文章的課題,希望讀者自己去摸索。這個世界如此精彩,它值得我們更多的好奇。

馬鈴薯、番茄、辣椒、花生、鳳梨等農作物都是源自於美洲。哥倫布發現美洲後,番茄才出現於義大利菜,源自墨西哥的辣椒則開始出現於印度菜、川湘菜、泰國菜等等,從此全世界的美食都變得徹底不同。但影響我們最深遠的美洲農作物,無疑是馬鈴薯和蕃薯。它們直接導致亞洲、歐洲和非洲人口膨脹,也跟華人祖先下南洋有不小的關係。

如果有一道菜可以代表地球,那無疑是咖喱!其中香料烤雞咖喱(Tikka Masala)是英國國菜,而咖喱因為是從英國引進日本,在日本屬於西餐。美國咖喱則是由華裔移民引入,口味比較接近華人口味。從南非的德爾班咖喱到德國的咖喱香腸 ⋯⋯ 這個世界上應該沒有哪一個國家的人不愛咖喱吧!可以說,咖喱的故事就是全球化的故事。

為什麼我們都在用以 QWERTY 為順序的鍵盤?要熟記 QWERTY 鍵盤上各個字母的位置不容易,用 QWERTY 打字效率也據說不如其他鍵盤排法。QWERTY 鍵盤的設計,是為了解決舊式打字機存在的技術問題,雖然隨著科技進步 QWERTY 已經沒有必要存在,但人們不喜歡改變,以至於智能手機的設計師設計軟體鍵盤時,也選了大家最熟悉的排法。

為什麼時裝秀或海報上的模特兒鮮少有微笑?答案關係到階級,也關係到社會心理學。


希望過去幾年裡,「一派胡言」激起了讀者您對世界的好奇心。本專欄就到此為止。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