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昂山舒姬领导缅甸

昂山舒姬似乎有望成为缅甸的实际领袖。但缅甸国情复杂,她将遇上挑战。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随着时间推移,她的一部份支持者会失望离开。但缅甸人经历过军方统治,对他们而言自由很可贵。一些大马华人厌倦了民主政治,甚至羡慕相对独裁、「有效率」的国家,相信无法体会缅甸人的心情。没有失去何来珍惜呢。

不少媒体将舒姬描述成改革者,大家对她期望很大。但因为政治现实,舒姬在改革方面必须谨慎拿捏,太快、太多会引来军方反击,太少、太慢会让民众失望。军方在国会中仍掌握25%席位,并控制着国防、内政和边防等部门。而舒姬领导的全民盟亦并非首次在大选中压倒性获胜,但上次的结果是军政府拒绝交出权力、舒姬遭到软禁多年。也许因为这段经历,过去几年,舒姬并不如活动份子般理想至上,反而显得像个成熟务实、甚至有点不择手段的政客。她主动向军方妥协,讨论如何分享权力,以换取推进议程。

在罗兴亚课题中,尽管我们不会知道她个人的真正立场,但鉴于多数缅甸人仇恨穆斯林,加上偏激、亲军政府的佛教团体在缅甸影响力极大,她迄今并未针对罗兴亚问题做出明确表态。甚至船民问题让缅甸成为众矢之的时,她亦安静得令人心寒,惹来国际社会批评。但舒姬能怎样?如果她不惜一切发言,全民盟今天不会大胜,不会有机会推动改革,而且可能成为反穆斯林暴力的对象。

何况,舒姬和全民盟在罗兴亚课题中一直提防地雷,但这依然无法避免全民盟成为佛教极端组织的箭靶。过去一年半,僧侣威拉图领导、拥有极大政治影响力的「缅甸种族佛教保护联合会」一直发言攻击全民盟,宣称穆斯林威胁缅甸的安全、文化及传统,并指全民盟是穆斯林政党。这都是谎言,但如果全民盟掌权,既有势力是否会利用族群情绪,引起反穆斯林暴乱?若不幸的发生,舒姬会怎样应付?这是她面对的一大考验,也是缅甸在民主路上避不开的阵痛。

另一方面,身为欧美宠儿的舒姬如果当上缅甸领袖,会不会影响缅甸和中国的关系?缅甸是中国邻国,是中美角力的据点之一,军政府时遭到西方制裁,成为中国的密切盟友。但中国利用和军政府的密切关系剥削缅甸人民和掠夺自然资源,令它在许多缅甸人心中极不受欢迎。随着缅甸军方开始放权,除了反穆斯林情绪得到释放,反对中国的声音也开始影响缅甸政治。吴登盛掌权时,内比都逐渐脱离中国、靠向美国,而急于在亚太扩张影响力的奥巴马政府亦逐步移除制裁,以作为鼓励。如果舒姬掌权,肯定将加快缅甸靠拢欧美国家的速度。

就此,缅甸选举结果初步出炉后,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发布文章警告缅甸不要「倒向美国,毁掉它新获得的战略空间和资源」。虽然官媒的论调充斥着焦虑,但我相信,中南海今次依然会选择接受现实,努力和缅甸新政府打好关系。如《环球时报》所强调,中缅过去几年从「特殊关系」向「正常关系」转变,「缅北民地武问题是该国的老大难,中国也没有以此作为撬动缅甸选择的工具」。

和俄罗斯普汀政府不同,中国政府可以单凭经济发展维持政权合理性,没必要迎合民族主义情绪,让欧美国家抓住把柄。今年较早,聚居在缅中边界、多为华人的果敢族反抗军与政府交战,中国国内舆论纷纷呼吁中南海出手支持果敢军,将果敢变成「中国的克里米亚」,牵制日益靠拢美国的老朋友。结果,北京当局不仅没呼应国内的偏激声音,屡屡强调中缅关系友好,更通过媒体和网路审查灭火,避免在关键时刻将重要盟友推向美国。

外交依然是北京的盲点之一,但中南海似乎有在汲取教训,开始拉拢缅甸等盟国的反对党领袖。去年北京邀请曾会晤达赖的舒姬访问中国,会见习近平等领袖。那之前,舒姬曾公开表达访中意愿,去年更出面为中国参与投资、在国内引起抗议的缅甸莱比塘铜矿专案辩护。舒姬和北京在大选前即已经为延续双方的「正常关系」做好准备,凸显了中国已经接受其盟友的国情不会一成不变,亦象征了舒姬由理想主义者蜕变为务实的政客。

拉拢舒姬的同时,中国也在拉拢缅甸境内强硬派。路透社报道,中国官员在缅甸大选前访问若开民族党(ANP)主席,告诉他「想要什么,随便说就行」。ANP是若开邦佛教徒组成的政党,该族群的反穆斯林情绪正在上涨。北京的算盘只有北京知道,我们不能排除中国利用缅甸境内强硬派制造麻烦的可能,但我相信这和中南海最近外交政策上的态度转变一致。

从个人观察所得,不少中国网民都关心缅甸大选,甚至开始怀疑为什么中国不能像缅甸那样?根据北京当局一直向民众灌输的世界观,缅甸是和中国国情相似、人民一直遭西方制裁压迫的难兄难弟(而舒姬本人则被妖魔化),然而缅甸人却坚决选择了民主之路,多少会影响中国民众的观感。北京显然也知道这点,这几天,新浪微博等一些中国网站屏蔽了「缅甸」这个敏感字眼。但我相信缅甸接下来几年将面临一些挫折,包括族群暴乱,而这是民主转型过程中的必然(虽然这一切的种子军政府时代就已埋下),这无疑将加强中南海那套「民主不适合某些国家」的宣传。

但从宏观、长远的角度来看,正如中国的独裁政治相信只是过渡期,缅甸在完成转型后,亦将在终于被暴露出来的多元中找到新社会契约,埋葬族群仇恨。改革是细水长流而非惊天动地的,就算舒姬最终沦为凡人,我们亦有理由对缅甸的前景感到乐观。

更新文章:昂山舒吉不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