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不能解释一切恶行

很多人习惯把世上各种冲突归咎于仇恨。种族政治因为仇恨,男女不平等因为仇恨,歧视同志因为仇恨,以巴冲突因为仇恨。我们关注仇恨言论煽动仇恨者和仇恨组织,觉得是这些人和话语在撕裂社会。仿佛只要少点仇恨多点爱,人间万恶会迎刃而解。

我不喜欢人们滥用「仇恨」这字眼,它让世上各种问题显得过于黑白分明和容易解决。我们常用「仇恨」标签立场不同者,让他们听起来很不理性近乎歇斯底里,于是我们不用理解和处理他们的情绪和动机。但同时,因为自己没有仇恨这般纯粹激烈的情感,我们很容易就给自己开脱了。既然我们不仇恨谁,我们就没有问题,我们最理性最大爱。

问题是仇恨不足以解释人们各种行为,不能解释人们这些行为背后的复杂动机和情感。一般人或许对某些群体有些许反感厌恶,但会仇恨吗?不至于。日常生活中不同肤色信仰性取向的人都互动友好,很少听到「你是XX我不喜欢XX」。但每逢选战我们的利益冲突、我们的不安、我们的自以为正义、我们眼中的不公平待遇、我们对别人言行举止的看不顺眼、我们对陌生人的猜疑、我们对复仇的渴望、我们的竞争心理和我们的冷漠就通通现形,这些暧昧并比仇恨轻微的情感决定着大家的共同未来。激烈选战后,有人会受到惩罚,有人会兴高采烈,有人誓言赢回尊严,有人幸灾乐祸。

如果要大家和平共处,我们需要正视这些情感。我们要认识到群体之间的利益冲突,要认清歧视面貌——例如认识统计性歧视等无关仇恨的系统性偏见。我们要认识不同文化和社会背景下的道德观差异,要理解各个宗教思想,要明白每个人经历和接收资讯不同。这样,我们虽不能确保各方都满足,但有可能找到让大家共处的折衷方案。

好在我们活在和平社会。上述各种感情都源自人性,但我们起码是通过语言和投票箱发泄情感。在很多战乱地区,人们可能就杀来杀去了。

为什么人会杀人?造成暴力的动机很多。我举个例子。社会学者柯林斯(Randall Collins)说,当两群人长时间处于冲突,双方心弦一直紧绷著,如果这时其中一方发现另一方成员处于弱势(如单独行动或手无寸铁),就会进入疯狂嗜血的爆发状态。这种心理作用扎根于人性阴暗面,可以解释战乱地区为什么常发生无谓屠杀。说到权力不对等导致暴力,一个更著名例子是恶名昭彰的米尔格伦实验(Milgram Experiment),它证明了人很容易服从权威要求去伤害人。在米尔格伦实验里,施暴者不仇恨他们折磨的对象,甚至不认识对方,纯粹是听从命令行事。面目狰狞的仇恨让人生畏,但我们人性中有比仇恨更可怕的恶魔,会让一个平凡人去伤害他一点都不仇恨的人。

人与人起冲突有太多动机,反射性地归咎于仇恨无助于我们理解和阻止冲突。少点仇恨多点爱也不一定让世界和平。爱的本质是偏私,会让我们在不可避免的冲突面前选择站在其中一边。如果世上有无疆大爱,我们也不能指望普通人做到。但很多冲突背后都有它的逻辑,也可以靠逻辑解决。甲与乙就快要拔刀互砍时,我们可以找出甲要什么乙要什么,然后动用脑筋,找一个甲乙都能勉强接受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