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草根逆袭

老马扎希各主朝野,凸显马来社会逐渐推翻贵族统治,源自草根的马来领袖已控制大局。马来社会如今渴望来自草根的政治领袖,纳吉、姑里和凯里的下场,反映马来社会对菁英和贵族政治已经厌倦。

这股大马华社不易察觉的政治暗涌,509时改写了大马政治,随后改写了巫统,也将继续改写我国命运。

回首过去,从东姑到敦胡先翁,大马首相皆来自贵族。老马是首个出身贫寒的首相,这背景反映在他鲜明的民族主张,对王室的不恭,和对发展的迷恋。他首次任相时挟民意大刀阔斧施展理念,公然对碰王室,破坏民主机制。跟李光耀苏哈多等平民出身的亚洲强人一样,老马1.0粗暴独裁,视民主法治为麻烦。后来退出巫统加入希盟,老马依然被马来社会视为民族战士,让这「胜利之父」得以击败纳吉,终结巫统六十年统治。

撇开老马不谈,巫统一直是马来王族和贵族领导的政党。但过去几年,或许有一部分归咎于纳吉的贪腐形象和罗斯玛的浮夸,马来社会对贵族行径日益反感。与草根脱节傲慢又离地的纳吉,最后一刻仍自以为有马来社会无条件支持。他错了!509当天,无数马来选民违背王室「勿换引擎」的呼吁,狠狠惩罚了巫统。

巫统沦为反对党后,草根党员也在党选中对付了党内的贵族和菁英。

很多城市人讨厌阿末扎希。我认识的人都想凯里当巫统主席,是姑里也不错。偏偏巫统就是选了扎希!为什么?众多评论者的解释是:巫统不觉得需要改变。

但真是这样吗?

不久前,地缘政治学者旺法依沙(Wan Fayhsal)一篇文章在脸书上广泛流传。旺法依沙写道,扎希很多缺陷,可是他思维和领导都贴近马来主流社会的价值和精神,又致力捍卫伊斯兰和马来主权,故乡下马来选民视其为纯正的马来战士。

相比下,在马来草根眼里,姑里是让人恶心的过气东姑,喝洋水的凯里更不懂马来草根心声。

如此看来,巫统非不愿改变,巫统党选的结果恰恰回应了马来草根对改变的呼声。姑里扎希两人中,姑里更贴近贵族出身的传统巫统领袖。但马来人今天要的,是来自草根在本地读完大学「贴地气」的领袖,如老马、安华、慕尤丁和扎希,还有甘榜出身沙地留学的哈迪阿旺。这些人是大马的未来。

这不是说马来社会对贵族没保留一些尊重,但尊重不等于遵从。

我们城市人优越感满满地以为,乡下马来人盲目忠于王室和领袖,故我们低估他们反叛的意愿。而历史证明我们错了。509大选前,柔佛王室要求选民抗拒改朝换代,但无数柔佛马来选民把票投给了老马。马来社会对王室的尊重,就只剩尊重;水能载舟亦可覆舟,王室应以此为戒。

长远来看,马来平民会拥抱倡导民族自强的马哈迪路线?会走捍卫土著权益的扎希路线?还是会走哈迪阿旺的伊斯兰路线?希盟怎样应对巫统伊党可能组成的马来民粹阵线?马来民族主义可否兼容各族,变成国民主义?开明派和多元精神的拥护者,怎样和马来草根找到利益交汇走在一起?这不是不可能 —— 509大选中,我们合作击败了纳吉。但蜜月不会长久,我们恐怕很快又会同床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