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贸易的好和坏

我认识十分反对自由贸易的人,也认识十分支持自由贸易的人。自由贸易是好是坏?这是一个无休无止的课题。

如果你问自由贸易的支持者,通常,他们第一个论点会是竞争。

他们是对的。自由贸易可以激发一个国家的竞争力,打击各种保护主义,让本土企业走出去到海外竞争。像普腾那样的机构将自生自灭,不进则亡。

竞争能改善产品和服务的品质。作为老百姓,我们将有更多、更便宜的选择。

另一个对国家的影响是,自由贸易需要透明和有效率的环境。虽然不排除有企业受益于腐败的制度,但如果要吸引更多企业,就必须显得清廉。腐败的环境会吓跑投资者。在这样的棒子和萝卜之下,不少政府都被迫改革。

从宏观角度来看,自由贸易促进人们更有效地分配资源。没有社会能自给自足,尝试那么做只会消耗庞大成本。英国没理由砸钱在自己的土地种油棕。但任何国家都有自己的专长和资源。有国家提供技术,有国家拥有庞大的劳动人口。有国家适合发展农业。贫困国家可以得到新技术和资本,解决当地问题,照理说也能在更公平的起跑点上竞争。

说到资源,人是最重要的资源。人口自由流动让人可以选择他们要的制度,找对的环境发挥才能。各国也可以得到各种人才,填补人力资源漏洞。一些国家会因此流失很多人才,因此面临着压力,必须改善环境。

自由贸易也并非没有坏处。我们通常会想到贸易,但自由贸易会带来社会成本,例如环境污染和社会不平等。

我上面提及资源分配,但资源分配往往会导致不对等的关系。竞争不一定公平,大家的起跑点不一样。

例如,富裕国家经常软硬兼施地推动发展中国家打开市场,以向这些国家销售产品。这么做的同时,富裕国家却依然实行着保护主义(例如欧美依然向农民提供数目不小的津贴)。结果发展中国家的农民等失业,反而变得依赖进口。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因为任何国家都致力于争取最多的利益。开放市场有极大政治代价。在自由贸易的谈判桌上,没有国家会以平等为目标。因此日本和美国谈判TPPA谈了这么久,多次差点没得签。

如何一面进入新市场一面保护国家利益,还得看政治领袖的魄力。除了确保国家在对的地方竞争,政府也必须拥有足够的毅力和筹码,避免海外企业破坏环境、侵犯劳工权益和垄断市场。但更多时候,政客比较在乎国内政治,例如以维持种族固打作为签署协定的条件,结果白白错失改革机会,得不偿失。

上面说到,全球化意味着资源能分配得更有效率。但为了做到「效率」,企业将不顾一切降低成本。政府被迫减少最低薪资,以吸引更多外资。廉价的外国劳工将减少本地员工向雇主争取薪资和福利的筹码。雇主将尽可能减少工人的福利。他们将不在乎什么昂贵的环保措施。我们消费的商品也更加脆弱不耐。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产品的价格被人为压低,例如食物和衣服。我们觉得这些东西便宜是理所当然,迷信供应和需求会让一切得到「最合理」的价格,不想想成本为何这么低。事实上,当自由贸易缺乏必要的法律监管时,便会出现人权问题。例如,TPPA将让大马向新的市场出口油棕和电子零件。这两个工业一直以来都有剥削甚至虐待员工的情况,加上大马又有人口贩运的问题。为了加入TPPA,大马承诺在美国监督之下提升劳工标准。然而,为了让我国加入TPPA而不惜调升大马人口贩卖报告评级的美国政府,是否会在乎大马是否真的有改革呢?

我不会有太多期待。与其说自由贸易本身有问题,不如说是各方都没有意愿去贯彻必要的制衡机制,让自贸成为一股恶性破坏的力量。

说到底,自由贸易并非如很多人认为般黑白分明。我认为,我们无法阻止全球化,也无法阻挡日益频繁的跨国贸易。我们更不应该阻止所谓的创造性破坏,死死捍卫旧有的秩序和结构,只能尽量将挑战化作机,同时提供适当的社会安全网。

但贸易并非一切。我们不能只看到贸易的好处,而无视社会成本,例如日益严重的社会不平等。我们迷信经济增长,幻想百年以后社会尽管比今天不平等十倍,最穷的人至少也比今天的富裕一点点。但地球资源有限,这样循环下去不见得很有效率,我们没理由耗尽资源了再寻找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