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马开车

关于国人在马路上的恶劣行径,单单我的个人体验都够写一本小说了。每天上下班都免不了遇上一众自私、不顾他人死活的司机,他们目中无人,觉得全球都有义务让路,飙车、走紧急车道、插队、乱停车、闯红灯、逆向行驶、紧贴前车行驶等都是理所当然,只因为自己赶时间,就有权利危害他人性命。

他们也很会推卸责任,明明自己犯规,却老爱骂AES、警察吃钱、道路设计等,安全驾驶或守交通规矩的司机,则被视为挡着地球转的乌龟,往往还成为闪车灯、比中指的对象。互不让路时就来个「谁怕谁」,结果两败俱伤。

之前那位批评大马人丑陋的「英国侨民」也批评,不少人经常因为自己「赶时间」就走紧急车道,结果发生致命车祸或火灾时,还好意思责怪救护车、消防车或警车迟到。

果真是典型的大马人,什么都有问题,只有自己永远没错。仿佛只要政府烂、警察贪污是真理,自己的一切错都是理所当然的,谁敢批评就是无视真理,是腐败当局的走狗。

密歇根大学去年公布、针对全球193个国家的调查发现,据世卫组织2008年数据,我国是全球对道路使用者最危险国家的第17位,每10万人中就有30人命丧公路。(Vox新闻网的评论认为,不该把交通事故称为「交通意外」,因为「意外」暗示著交通事故无可避免,明显有违事实。)

恕我口飙恶毒语言:每年死于交通事故的大马人中,有一半恐怕是活该。(为什么只有一半?因为另一半是被人撞死的。)但葬礼上,大家还是会缅怀他们生前好的一面,没有人愿意想到死者生前几分钟内,可能就在闪著大灯,以时速两百紧贴著前方车子行驶。还是死者的家属可怜。

当然我那么说只是夸饰,怪罪死人不应该,也无济于事,何况这些态度恶劣的司机不只成为训练EQ的宝贵教材,也令我进一步领悟了慈悲和同理心。

我有一名做慈善的旧同事,她很善良,是好同事、慈祥人母兼优秀人妻。但她开车时鲁莽霸道,还习惯乱插队。而她也有她的辛苦,包括在办公室承受了不少委屈和压力。令我吃惊的是,我完全能把她好的一面和路上横冲直撞的她联想在一起,不觉得这「两个」她互不相容; 她是完整、有个性、有血有肉的一个人。

自此我对那些人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就算遇上不讲理、表面上幼稚的网民,还是买东西遇上无良商家、阅报读到政客贪污的新闻,至少不会轻易咬定对方是个彻底的混蛋。

他们在一些场合下确实是混蛋,但一定也有我看不到的一面,可能是个好爸爸或好女儿,在某些方面说不定还和我志同道合。没有人是绝对的好人或坏人。

虽然自私的司机太多,但同时也有不少大马司机在守规矩、安全驾驶、发挥礼让精神。可是我们只看到那些和自己「作对」的,却无视时时为他人着想的司机,就算被让路了也视为理所当然,不曾心怀感恩。人总是这么自我中心!

我是平凡人,有时也是个混蛋,开车时也会有自私的本能反应。但大家至少绝对有进步空间。很多人辩解,德国高速公路没有速限,因此大马人超速合理;但德国人以守规矩闻名,平时不闯红灯等,我们呢?

为什么平时善良、至少还有一点文明的国人,开车时可以如此野蛮?

也许是因为马路上一切都讲求迅速反应,大家没时间思考,只依赖本能;加上马路上没人会记得你,这时我们就暴露出了人的本性。

不管平时再无私善良,生死关头、不假思索或冲动的一瞬间,我们都可能做出自己都无法想像的自私决定。这不是虚伪,而是反映了在某些情况下,让我们当好人的自制能力和同理心还是会难以发挥作用。

这么想似乎太消极(孔子不好意思,我不信人之初性本善),但这也显示了自制的重要,意味着我们可以利用同理心、道德观念等引导自己在大部分时间做得更好。做好人(包括当有公德心的司机)需要学习,只有肯承认自己多丑陋,才有能力当更好的人,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