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步和Grabcar的创造性破坏

周二收到朋友通知,她说,上百位德士司机不满优步(Uber)和Grabcar等手机召车服务影响德士营业服务,在武吉免登示威,要政府禁止这些服务。

看来大马德士业的公关真的很烂。事情搞到沸沸扬扬,但没人同情这些德士司机,对他们的印象反而更差。

众所周知,大马德士司机的服务很不好。司机常拒绝载客、不跳表和漫天开价,而且车子常常破旧不堪或很肮脏。我们都有糟糕的经验,我和朋友都中过招。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有更多选择当然好,何况是更便宜服务更好的选择。既然是我们出钱,我们当然要选好的,服务差的不改变就该淘汰。我们相信,优步和Grabcar是体贴消费者的英雄,德士司机都是该死的坏人。

但事实上,很多司机都是迫不得已的可怜虫。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2013年的德士转型计画报告说,德士司机需要一个月29天每天工作12小时,才可以赚到三千块。他们每月需要缴付千多块租借执照,再砸两百五左右修车。由于大马德士供过于求,竞争很激烈,老实的司机很难生存。试想想如果有老婆孩子要养,那是怎样的生活。

我们很多人的日子都比较好过,却也不见得是圣人。我们骨子里都是自私鬼。如果面临同样情况,操守上未必会比这些德士司机好。

回到德士司机的诉求。群体利益往往不只和大众利益有冲突,有时也会破坏自己的长远利益。例如有时有渔夫示威,抗议政府禁止捉小鱼,让他们赚不到钱。渔夫都很辛苦,赚的钱不够糊口养家。但捉小鱼不只破坏生态平衡,害我们以后吃不到鱼,也会直接损害渔民本身的长远利益。同样的,如果不趁早给病入膏肓的德士业开刀,反而去控告邻居做生意不道德,那德士业不就是等死吗。

毕竟,德士司机自己也是受害者。如私立大学讲师龙耀福周四在本报专栏提到,因为政府的保护政策,大部份上路的德士执照都属于不知名的几家公司所拥有。德士司机每个月被迫从薪水中抽出一笔钱,租借这些公司的执照。我就不重复为何搞到这样了,大家可以去读龙老师的文章。

我觉得,政府不应该禁止优步等服务。竞争是好事,政府不应该让保护主义损害到消费者的利益。但政府需要确保竞争公平,一视同仁地管制,包括规定优步和Grabcar司机向当局注册、定期接受检查等。这会让优步和Grabcar更难降低成本,也会间接影响消费者,但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凌驾于法律上。

消费者必须明白,优步和Grabcar需要适度管制,才能公平竞争。以优步为例,该公司在国际上处于巨额亏损的状态,单单2014年就亏了2.37亿美元。同时,优步累计了超过90亿美元融资。他们不肯透露在马的营业情况,但业内人士都相信(优步在BFM电台访问中亦已默认),优步在大马严重亏钱,只是为了抢占市占率,不惜用投资者的钱去补贴,支付司机的薪水。这可以持续多久?我们不知道,但不可能是永远。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公司的存在目的是赚钱,而投资者没理由一直为我们的便利买单。我们有一天还是会付出合理的代价。到最后,市场是无情的裁判,对企业是如此,对消费者也是一样。

为了迅速达到 too big to ban (大得无法被禁止)的目标,优步在海外祭出了各种肮脏手段,打击Lyft等提供同样服务的竞争者。前年CNN报道曾宣称,优步雇员经常针对Lyft恶意下单并取消服务,以干扰Lyft的服务。商家之间激烈竞争很正常,但这种打击竞争者的手法明显不道德。

因此,公平竞争很重要。除了确保优步和德士业站在同样的起跑点,政府也必须确保优步和Grabcar等同类服务之间的竞争公平。虽然优步的垄断企图很明显,但它在一些市场已经遇上激烈竞争,这是好事。

例如,面对「中国版优步」滴滴出行的挑战,优步至今还难以打进中国市场。而且,滴滴出行、旧金山的Lyft、大马的Grabcar和印度的Ola去年年底宣布打通产品,为国际旅客提供无缝出行服务。如果滴滴出行和Grabcar等能做得比优步更好,那消费者自然会去评估他们的选择。

至于本地的德士业,我们没理由要求消费者掏钱包保护一个腐烂不堪的体制。总有一天,市场会强迫本地的德士业改革,让他们成为有实力的竞争者。但我们必须明白德士司机的处境。我们不该包容害群之马,可是贫困会让任何人不择手段。这不单单是个人或一群人的问题,因为如果体制不好,每个人都会成为问题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