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与进步

我喜欢阅读,但近一两年忙碌,越来越少读书。一有时间会拿出智能手机阅读电子书(此书非脸书),不然就检查关注的作者有没有新文章,补充养分,让脑子不那么快退化。

纸质书刊需要大量空间存放,而且有一定重量。相比下拔出一台轻便的电子装置,数亿本书就任君饱览,对爱书人来说无疑是福音。

这一两年是我阅读最多、思考最多的一两年,这就是便利的好处。

恕我直言,市面上不少实体书内容比网上博取点击率的垃圾文还烂。我们也依然能在网上读到不少经过时间考验的经典名著。今天网络和电子大大促进资讯传播,如果在乎媒介多于内容,我们都会错过很多东西。

但人之所以会捍卫比较传统的事物,因为它们确实有过人之处。

有同事说,实体书本比电子书好,因为书本的价值要通过时间筛选,纸本更容易保存。又有人说,电子书对眼睛不好,而且科技容易让人分心。这些看法我都有同感。

爱看电影的朋友可能知道,大导演诺兰坚持只用胶片拍戏,数码影片的画质至今远远不如胶片,《星际穿越》印证了诺兰的坚持是值得的。

但数码影片的成本低很多,容易重拍,为不少有创意没本钱的制片团队拉低了门槛。今天用胶片的导演寥寥无几,但有不少好戏在上映,很多还是独立电影。

当然,还有日本车、数码相机、mp3、印刷术、裁缝机、纸张……这些东西都有先天不足,但一面以较低成本做得「够好」,一面满足用户或市场「便宜、便利」的要求。不知不觉,质量甚至超越了本来的市场领袖,今天还有多少人在乎照片是数码的?

任何优点同时也是缺点,这适用于新和旧的事物,套用在人身上也不错。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有发展就必须有淘汰,一切都是顺应时代需求。

我们只见新事物有我们眼中的缺陷,未发觉到旧事物问题更大,甚至有腐败的味道,只是大家都习以为常,无意改变。但下一代人是从零开始,绝对会选择更适合他们的事物。

而旧事物不会因此消失。《金融时报》刊登的调查发现,智能手机崛起反而让书店的生意开始变好。因为一旦科技变得易携,人们反而更倾向于走出去,体验爬山、交际等,当然还有书店。

书店如今卖的不仅仅是书中内容,还包括“体验”本身,这很有趣。我身边有人对古董相机非常感兴趣,不单因为她爱摄影,更主要是因为她乐意去理解、欣赏旧相机的历史和如何操作。同样地,有的人爱阅读,但今天许多人爱的是书本与书香。

这和保守与进步又有什么关系呢?

下篇:保守与进步(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