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与进步(二)

上篇:保守与进步

有一回聊起《大西洋月刊》某文,说美国民众近年来逐渐与军方脱节,一面无限吹棒军队何等神圣,一面自私地期待军人代替大众为国牺牲。我突然念头一闪,说:我们不也这样对待从事旧行业的人吗?一边享受好日子、抬举所谓传统,一边一厢情愿地指望别人使用过时、没效率、利润低的谋生技巧,这难道不虚伪?

若有人愿意传承旧行业,如手工裁缝、雕版印刷,那当然很棒!大家都爱手工产品,现代工业往往牺牲质量,以换取效率和规模。但如果没有大规模生产,衣服、食物今天相信贵得多,我们就要像以前那样,留在家里做果酱、醃咸鱼,缝制衣服和手抄书本,家庭主夫就无法在外工作赚钱了。

这不一定是坏事,但大家今天享有的一切都来自让步和淘汰。

我们口口声声说要传承旧事物,但真正会那么做的人,通常生活条件不差,有时间本钱去鉴赏老东西,如收集古董。旧东西若维持高于市场的水准(或满足一些人的怀旧情怀),通常有小众拥护,但无法再主导市场。

颠覆市场的挑战者,质量上通常都有先天不足,但更多人能使用。旧事物会继续为新事物设立标准,并确保方向正确,直到新事物青出于蓝。

但进步归进步,有的事情大家不应该妥协,如食品安全、劳工待遇、环境和健康。君不见一些国家不顾一切去发展,牺牲掉人民基本的福祉?物极则反,发展应顺其自然,不该拔苗助长,文革就是个反面教材。这一切要有人制衡。

别以为我们习以为常的现状并不可怕。工业和科技的发展有好有坏,人类社会却不断在进步。我们的祖宗曾经以暴制暴,用专制实现和平。以前种族灭绝很常见,今天却是万恶之首。今天我们又习惯了什么平庸的恶?

保守派和改革派之间一直关系紧张,但也一直互相让步。今天许多保守人士一面痛骂各种观念的败落,另一方面,这些宗教人士、儒家份子却都巧妙地避开了宗教、文化中一些不再符合现代价值观的部分。如宣扬中华文化的并不至于继续提倡绑小脚,如某些主流宗教中一些男尊女卑或提倡暴力的元素,至今也都被宗教人士和虔诚的信徒刻意不提。

这难道不是社会进步?

是的,民主制度、现代文化、互联网等一开始都乱糟糟,我们想念专制下的稳定,想念权威时代的单向资讯流通,想念臣事君、妻事夫、女子守妇道;想念盛世大国、神权国、强人领袖,想念有人替你我做决定,告诉我什么敏感不该碰!

但大家真的得不偿失吗?保守有其作用,但我们切勿止步不前;为了今天和未来,我乐意不断走出舒适圈,对旧事物残忍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