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英国殖民者废除了奴隶制

官方必须承认殖民主义的可怖和祸害。前殖民国家有责任教育下一代避免重犯错误。日本欧美政府有义务承认历史罪行,谴责那些行为而不是遮遮掩掩。

不过,我们也必须从更客观的角度看待殖民历史和其复杂遗产。我举例:历史课本说,拿督马哈拉惹里拉反对英殖民,因为英国人不尊重马来人风俗。历史学者却说,对抗殖民者的酋长大多只是为了捍卫奴隶制。马来民族过去真的如一些历史学者所言,大肆捕捉原住民充当奴隶吗?马哈拉惹里拉反抗英殖民,是因为英国人竟敢解放奴隶吗?霹雳领事JWW Birch是为了崇高信念而付出性命吗?是英国人在马来亚废除了奴隶制吗?

这些说法极具争议,但因为有违官方认可的历史观,至今未得应有讨论。

这只是众多例子之一。这类历史不只被官方认同的论述扭曲,以培育爱国情操、让人民枪口齐齐对外,也阴魂不散地存在于今日大马。今天拥有奴隶已是犯法,但外劳在大马仍面对非人待遇,人口贩运的祸害尚在,这难道不是奴隶制的残留物?历史对原住民的伤害是持久的 —— 为了逃避马来人追捕,原住民逃入深山,放弃贸易网络,分裂成互不来往、与世隔绝的零散部落。

说到原住民,过去东马一些土族盛行猎人头,直到布鲁克王朝根除恶俗。今天不少砂州长屋还可见挂在栋梁上的头骨。每个民族都有黑暗过去,中国人春秋战国时也有人祭等血腥风俗。我们不应隐藏过去,也不该歧视现在的任何民族 —— 历史只是历史,坦然面对就好。一个民族不管历史多辉煌或黑暗,今天其后裔都无需光荣或羞耻;我们更应积极揭发自己民族史上的污点,从中学习错误避免重犯。

无可否认,殖民主义不道德。殖民者通过暴力或诡计攫取领土,而殖民地总是优先服务殖民者的宗主国,而非当地居民。殖民者往往藐视当地居民福利,极端例子包括英属印度治理不当,导致三百万人在孟加拉饥荒中饿死。有些殖民者凶残得令人齿冷,如比利时统治的「刚果自由邦」杀死或虐死了1500万名刚果人。殖民者掠夺殖民地的丰富资源,以输送回宗主国,作为工业革命的燃料;他们肆意瓜分土地,无视本来存在的国族界线,导致前殖民地后来内战频繁。跟奴隶制一样,殖民主义必须成为过去。

但我们也不能否定,有些殖民者同时为殖民地带来一些好处。为了确保在殖民地的商业利益,殖民者引入先进治理系统、培训中层官僚、建设基础设施;为了提升殖民地生产力,殖民者提升居民的教育、卫生和经济水平。的确,上述「贡献」是服务统治目的。但殖民者也有血有肉,价值观影响着他们的行动 —— 如JWW Birch的日记显示,他确实同情原住民和奴隶,因此废除奴隶制甚至为此付出性命。一心一意「教化蛮人」的英国人也把原住民视为传教对象 —— 这或许傲慢并藐视当地信仰,但也不能否定传教者的诚意。这些难道不是殖民者复杂遗产的一部分?不论殖民者或被殖民者,都不是恶魔或天使。我们谴责殖民主义的同时,应该能更客观看待历史从中学习,而不是一味强调谁对不起谁。

身为前殖民地,我们不该抓住民族旧怨不放。殖民主义影响深远,今天世界上很多冲突和不公都扎根于殖民史。但没有人应为父母的罪名道歉。我们急于把人分成施暴者和受害者;舆论更认为受害者的后裔自动占有道德高点,其立场再不合理都应得尊重理解。于是民族主义者和独裁者偏爱搬出祖先的苦难,仿佛那是他们恶劣行径的挡箭牌。他们欺负人民、压迫少数族群、施行宗教治国、拒绝进步,然后对海外批评者说:你们祖先欺负过我们祖先,你们无权对我们的国情说三道四,那伤害了吾族感情!他们对人民说:如果不是鬼佬当初带了一堆外劳进来,今天国人就不会不团结!

没错,在大马,殖民主义留下了一堆阴魂不散的问题。众所周知,英国人将各族分而治之,令族群间缺少交流利益相冲互不信任。但独立了六十年,我们还能怪罪历史怪英国人吗?我们对自己今日的处境没有责任吗?今天大马的族群困境,没可能推给英国殖民者的子孙;他们不欠我们什么。我们怨不得人,大马人必须自己承担和解决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