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强国的游客

1958年小说《丑陋的美国人》中,一名缅甸记者写道:

「我在国内见到的美国人,跟在美国认识的总是不一样。当美国人到了外国,就很奇怪的变了,他们行为虚伪,财大气粗。他们可能在害怕,想保护自己,也许缺乏教养,犯错是出于无知。」

日本游客也曾恶名昭彰:

「记得约20年前慕尼黑一个酒吧,那一代日本人首次有了出国旅游的钱⋯⋯一团日本人旅程尾声喝了太多酒,即兴、大声地唱起卡拉OK。最后他们跳到桌子上,在西方食客众目睽睽下跳起了盆舞。」摘自网民评论。难怪我妈觉得日本人「粗鲁、大声」。

这些年来,日本人公认是全球最斯文、守规矩的游客。美国人形象虽然还没有很好,但鉴于美国如今是最多元的国家之一,至少也懂得尊重他国文化。

正如《了不起的盖茨比》那个时代的美国人、20年前的日本人,当代不少负担得起海外旅游的中国人都是暴发户,对新的身份感到不安、迷茫。他们很多第一次出国,也缺乏和其他文化交流的同理心。当然,中国体制对人格的影响,以及人口稠密养成的冷漠、不尊重个人空间等习性也会有影响。

跟那时美日一样,中国才刚经济崛起,自大、自负的心态在风波掀起的舆论中显而易见。像一位珠光宝气的妇人被人嘲笑,顿时面红耳赤,破口大骂:「你还不配⋯⋯」

不过这一切会改变吧。

得天独厚的中国年轻一代,显然对父母跟团到法国、采购Made in China的包包不以为然,他们追求不一样的体验。

我曾听海外的旅游业人士说,西方游客选择休闲,中国游客更喜欢体验各种不一样的活动。有能力的话,年轻中国人想到北极探险、想在纽西兰果园打工、想到尼泊尔和肯雅等他们父母绝不想踏足的新奇地方,越陌生越好。

随着更多好奇心旺盛的中国人选择背包旅行,融入其他国家体验当地风情,他们会发觉:很多国内理所当然的行为,在国外如此为人诟病。

中国政府发布《旅游法》,明确列出不文明行为,亦是重要的一步。只有当中国人自己意识到并谦虚地承认问题存在,而不是要求同情、为小童在街上尿尿找借口,才可能一个一个人往对的方向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