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困难选择

特朗普总统推翻美国过去鼓励全球化的角色,决定闭关锁国。他还否认气候变化,令各国在这两个关系到全球的大问题上突然变得群龙无首。

每一个政府虽然会在自家人民前批判移民和国际企业,但心底里都知道:大家都离不开国际贸易。美国开始推行孤立主义,显示二战后国际间合作和互相交易的共识可能正在瓦解。如果这成为趋势,全球经济一定会陷入衰退。

气候转变则关系到全人类未来,但是各国都不肯为了环保牺牲发展。如果没有全球的领袖,人类恐怕无法齐心协力,解决这个急迫的生存问题。

这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乎意料地反驳特朗普的孤立主义。他捍卫全球化和自由贸易,还强调人类必须保护环境。习近平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说:全球化是繁荣的源泉,中国会努力推动国际一体化。

很明显,中国希望被视为一个值得信赖的力量,就算那意味着它必须放下以前和美国领导的「全球秩序」对抗时的立场(如反全球化、宣称发展优先于环保),并主动接手美国过去的立场。美国的国际领导地位存在着不确定性之际,中国乐于趁虚而入。

我们应该欢迎这样的发展。全球化是各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关键,气候转变牵涉到所有人类的未来。如果美国不愿意继续推动它们,那就让中国去推动吧。

不过讲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中国近年来致力于推动自由贸易协定,但我们明天不会看见中国政府允许人民用谷歌和脸书,不会看见习近平鼓励人们放下狭隘的民族情绪、接触各种思想,也不会看见中国收容难民。

全球化不只是自由贸易协定,它也涉及人口、文化、资讯和思想上的交流。难怪习近平在达沃斯演讲时丢出了「经济全球化」这个谨慎而尴尬的字眼。中南海显然没准备好面对全球化对中国社会带来的刺激和挑战。

中国国情复杂,有它特殊的难处和矛盾。当全球化动摇到共产党的统治基础,共产党肯定会以政权稳定为优先。

让我们先从环保说起。过去都是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在推动减排、保护环境。中国则标榜自己代表发展中国家,并说「先进国家过去崛起时也一样破坏环境,现在要发展中国家一起环保很不公平」。可是今天中国人民已经非常不满污浊的空气。如果不尽早解决,环境污染将成为社会动荡的根源。所以,中国政府近年来不得不把环保列为优先事项。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主动呼吁抵抗气候转变,本来就是简单的决定。

相比下,选择自由贸易则是困难得多的选择。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写过,自由贸易和科技发展一方面让经济整体上变好,另一方面却也在联手破坏无数人的工作机会,造成社会越来越不平等。另一方面,互联网崛起令人们更加注意到有钱人的生活,同时对主流媒体以及菁英统治失去信任。自由贸易和科技发展是英国脱欧、美国选出特朗普的根本原因。换句话说,欧美民粹浪潮是针对全球化的反弹。

因为中国相对依赖制造业,全球化和科技发展对中国社会亦有很大影响。北京大学去年发表报告说,中国的收入不平等越来越严重,最有钱的1%家庭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财产,最穷的25%家庭所有财产加起来只有1%。除了科技发展和全球化,包括制造业工作正在转移至越南等国家,造成中国社会不平等的原因之一是户籍制度:境内人口流动面对诸多限制,而且来自农村的移民在城市会面对不公平的差别待遇。城市出生的中国人则觉得,来自农村的「外来者」正在抢他们的饭碗。

于是,很多中国人被遗留在社会底层,越来越不信邓小平那套「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方针。这群人容易被毛泽东时代遗留的民粹思想所吸引,渴望货真价实、没有菁英领导的共产社会。我相信中国领导层优先选择经济开放是对的,毕竟经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民对政府的满意程度。可是,经济开放让无数人脱离贫穷,却也令很多中国人生气或感到不安。

中国是专制国家,它不可能像美国那样平安地在菁英统治和民粹政治之间摇摆,所以在一个急剧变化的世界里更难化解全球化带来的矛盾。目前中国政府一方面选择了全球化带来的经济好处,但同时也很怕它的负面影响。因此他们管制言论自由,阻止一部分人民的不满扩散。

以我所见,这也就是为什么习近平近年来搞一大堆反腐运动、发表煽动民族情绪或崇拜毛泽东的论调。这一切都是为了打造领导层「非菁英」「是货真价实共产党人」的形象,在开放经济的同时减少人民不安,阻止反菁英情绪动摇到共产党的统治。但这不是可以持久的方针。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解释了,中国难以继续管制无处不在的科技,而打压资讯最终将引起激烈后果。中国持续稳定不可视为理所当然。

我希望上述例子可以给读者带来的一个信息是,政治里的每一个决定背后都有很多矛盾。就算是专制的中国政府,面对要不要拥抱全球化这样的决定,也不过是被国内外的局势牵着鼻子,看一步走一步。

很多朋友迷信权力,觉得专制政权做事一定比较容易、有效率和符合长远目标,做就是了。但引述「铁血宰相」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的话:「治国者的使命是倾听上帝在历史上走过的脚步声,趁祂经过时努力抓住祂上衣的下摆,跟祂一起前进。」政治人物和他们的决定常常只是历史下的蛋,就算是有绝对权力并胸怀大志的领袖,最后也只是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