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改变从自己开始

这个世界上很多骇人听闻的新闻,影响我们生活的机率不大。

上阵子加影(离我家不远!)有虏童案,大家都说,社会越来越不安全了,以后孩子都不敢带出去。

但社会真的越来越危险吗?

我妈说,以前小孩子不见,人们会说,喔,该是埋在地基下当人柱了。几十年前小童不见人们的反应是耸耸肩,今天一个小童被拐就成为全国焦点。

很讽刺地,这正好凸显了越是和平的时代,人们越会注意到偶发暴力和犯罪事故的怪逻辑。稀有事情更容易上报、上网嘛。

更好的例子包括去年一连串空难,当时人人都觉得坐飞机很危险,但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报告称,2014年是航空史上比较安全的一年。我拿出有关数据时,朋友包括记者都无法相信,因为媒体给我们的观感是空难一直发生。但大马每天都发生上千次交通意外,有大约18人死于车祸,又不见得我准备开车上班时朋友WhatsApp祝我平安到达。

有什么比开车更危险?大马人死于癌症的机率是交通意外的2.5倍,死于心脏病的机率是交通意外的2.8倍。至于大马人死于东非伊波拉疫情,或遇上IS恐怖袭击的机率,我想接近零吧。

市面上太多新闻平台不顾真相、旨在煽情,如英国小报将难民妖魔化、又宣称难民危机是害死无辜小童的人间悲剧。不用怀疑,这些媒体想要利用同一件事情同时赚取您的眼泪、愤怒及恐惧,结果您像他们一样患上人格分裂。

读这样的新闻,对我们了解这个世界有什么帮助?没有。

媒体有义务敦促当局解决各种问题,其中一种方法是鼓励人们关注这些课题。但人们不会因为关注就采取行动,而且容易遭恐惧同情等情绪左右立场,结果把关注力都投给了耸人听闻但对社会影响不大的新闻,而忽略了真正需要关注却非常沉闷、平庸的事物,如全球暖化。

「有血流,领先售」,由于人们喜欢煽情的坏消息,媒体几乎都报忧不报喜。社会上太多耸人听闻的坏事(虽然真正的邪恶是平庸的),而真正的进步永远都非常不起眼,但影响深远。

例如,我们国家在族群关系上或许面临一些小困难,巫统主导的马来右翼频频发表极端言论。但红衫集会并未如一些人担心般引起种族暴动,反而凸显了(少数人包括红衫军以外)我们的社会日益宽容,这在国际上很难得。今年净选盟集会和平完成,反映了民众集会已是新常态的一部分。

我个人非常抗拒中国政府推销的那一套「正能量」,即每天只报道「感动人心」的事情粉饰太平,宣传国家多伟大,然后鼓励人民去仇恨其他民族。但在另一个极端,大马人陷入了负面情绪,无法自拔。我们一面在咖啡厅埋怨国家无药可救,一面用智能手机游览脸书,与此同时孟加拉外劳一语不发替我们抹桌子。他们漂洋过海来这里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这并非因为资讯泛滥。这个国家太多事情未水落石出,我们需要知道更多。但我们的消化能力很糟糕,不懂得分辨重要和不重要的消息。媒体不会教我们怎么做。

读新闻是一回事,读懂新闻是另一回事。与其每天守着新闻,连马华总会长说什么话这种有等于没有的「新闻」都要知道,倒不如去了解新闻背后的趋势,以及这些趋势的前因后果。

我不喜欢大马媒体的现状。主流媒体的情况相信大家都清楚,但为了对抗当局管控政治消息而冒起的网络媒体,虽在政治新闻上带来了必要的多元,却亦每天只围绕着政客的言行打转,少有精辟分析。不论主流或网络媒体的评论,都只反复咀嚼一套大家听惯了的主流观点,很少勇于挑战民众的保守观念。

大马的媒体似乎有种怪心态,即政客不论说什么都值得报道。大学时读过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说,政府处于权势地位,就算不强加管制,媒体都会自发报道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导致资讯不平衡。而大马政客如何利用了这个优势地位,大家都非常清楚。

但就算我不每天、无时无刻关注政客的愚蠢言论,我依然非常清楚哪一个政党不值得我支持。请给我实质资讯,而非朝野两派政客的空洞言论。

我不是说我们不该关心重要的政策、趋势和其它涉及公益的事情。我希望大家进一步理解这些课题的前因后果,包括如何改善情况,而非被马华总会长说了什么话这类无关痛痒的杂音分散了注意力。

我是否要求媒体少一点负面新闻?当然不是。很多我们不知道的,都是当局害怕我们知道的负面新闻。

但媒体有义务筛选,让读者从宏观的角度看待事情,清楚每一条新闻到底有多大影响,而非什么都用最高分贝去报道,让人觉得世界好可怕好绝望。我们活在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有时间再写)。而每天登上报纸的新闻,大多都不重要。

报章是这样,而互联网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份报纸至少还会汇整一天中重要的新闻,而在网上,较多人倾向于阅读、分享煽情的内容,这通常都无法帮助人们客观理解情况。我们不知从哪里开始读起,于是就读了那些标题最诱人、旨在累积点击率的文章。

我并非否认我们当下面对的问题,包括政治、经济和族群关系等方面的困境。大马有一些令人不安的趋势,而马币下滑确实影响每一个人。但我们并非无药可救的国家。我们日子就算不轻松,也并非叙利亚难民,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完全有条件过上好日子。

要改善国家,不只要看做错了什么,也必须看我们做对了什么。我相信世界经济论坛指大马全球竞争力名列前二十名(好过中韩)是有道理的。我也相信大部分人依然能在多元文化的环境下相对地和平相处是个成就,并非我们该忽略或视为理所当然的。

可惜,每天轰炸视野的坏消息让很多人悲观,乐观的人往往被标签为亲国阵或不懂民间疾苦,仿佛只有怨天尤人才算清醒。部分人更自哀自怜,每天空等国家赔偿。就算不守规矩、给警察贪污等,因为政府烂,就不是自己有错了。我们撇开个人对社会的责任,反而失去了积极改善情况的动力。

这国家属于人民,我们都能并有责任让国家更好。是的,政府很烂,这个留给大选解决。但我们除了几年投一次票、一年上一次街以外,平时关注新闻之余又为社会做了什么?是否有关心身边的小贩、外劳、残障人士,是否有捡起路边垃圾,是否有在马路上发挥礼让精神,是否有尽量减少污染环境?

一切改变从自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