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價值

不久前讀到香港作者陳婉容在《立場新聞》的文章。

她引述《蘋果日報》新聞,新聞稱,香港職場環境對同性戀者不夠包容,平權政策上的不足“不利於吸納金融人才”。《蘋果》文中寫道,同性戀者無子女負擔,消費力“較有子女家庭慷慨”,也更專注於事業。

言中之意是,同性戀者是完美的消費者,又更願意打拼,對資本主義市場貢獻良多。

陳婉容女士感慨道,人權和資本主義掛鉤,讓同性戀有機會爭取平權;而難民、家庭幫傭、殘障人士等在資本社會中純粹從事生產、或無法發揮價值的人士卻連機會都沒有。

在中國、中東、朝鮮等一些地區,政府和民眾普遍相信,西方國家宣揚民主和人權,純粹是要確認一套對先進國家有利的國際秩序。

他們相信,既得利益集團熱捧普世價值完全是出於利益,如經濟自由方便資本家掠奪資源、進入並壟斷更多市場,如人道主義是為了粉飾西方的侵略行徑,如言論自由是為了煽動顏色革命,以扶植傀儡政權。

即使不少支持普世價值的人也承認,這種看法有一絲真理。

但別忘了,人權民主都是以妥協為基礎的社會契約。民主一開始是要避免社會底層通過更激進的方式反抗,保障貴族地位。

契約結果是,社會免於一直血腥地改朝換代,換政府的過程制度化,大大約束了貴族權力。

雖然那意味著,民主人權不可能為我們帶來徹底的平等,但我們能藉此取得進步。民主只是手段,不是目標,普世價值確實讓人人都有更多追求公平的機會。

然而大家的起跑點並不一樣。美日韓德等先進民主國家能站在今天的高點,除了爭取、發展普世價值的歷史比較悠久,也因為殖民和帝國時期取得資本、政治或文化優勢。

這不表示這些國家今天沒有努力實現民主和人權。但相比下,不少今天開始追求人權的國家因為面臨種種挑戰,容易在實現全面民主前遭到強國趁機剝削,反而陷入惡性循環,迎來貧窮混亂。

正如自由市場進一步確認強者逐步壟斷的局面,並非民主不好,而是大家的起跑點不公平。

有富人譏諷窮人不思進取,雖然富人很勤勞賺錢,而且很會為將來打算,但窮人連投資未來的本錢都沒有。而且富人越是剝削,窮人就越難有機會進步。

說白了,民主人權需要本錢,西方國家因為歷史優勢,可以先人一步去追求;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也有極大的本錢去逐步落實普世價值。但相對貧窮的弱小國家呢?他們難免先選擇犧牲民眾權利,毫無代價地發展。

依我所見,追求民主沒有捷徑,一開始一定會有犧牲和混亂,但不吞下這顆苦藥,遲早也是會死。也許國際社會應該讓這些國家追求民主的過程中獲得某種保障,免於強國和企業佔便宜;正如窮人需要社會保障,各國也一樣。

我們都是資訊暴發戶

本文2015年2月9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筆下真情》。

最近常聽到「人人都可以當記者」這句話。

不少專業記者對這種現象感到不滿,甚至懷有敵意,擔心的不僅是飯碗,更多是因為看著所謂新聞價值遭到點擊率至上的網絡媒體一再瓦解。

身為新聞從業員,我當然懂甚麼叫新聞價值,對網上大量博取點擊率的垃圾文感到不滿,為部份網絡媒體只顧生產讀者愛看的內容而感到失望。

但整體上,互聯網對資訊走向大眾來說,絕對是利大於弊。新聞業的最終目的不是讓人人都享有知識和資訊嗎?不是要確保一切有價值的故事都能夠為人所知嗎?或許我的價值觀過於傾向於功利主義吧,但我堅信閱讀、創作、分享資訊等不應該是社會精英主宰的工具。

今天資訊垂手可得,人人都是資訊暴發戶。網上冒出很多偽文學、自我安慰文、快餐新聞(《只需2分鐘,你就能讀懂中東》《雙子座不為人理解的悲哀》之類的),這就是資訊爆炸下的kitsch,大家都還沒有適應新的財富。

所謂 kitsch(常譯作媚俗)就是從來沒機會享有某種東西的一群人,突然有了機會,還不懂得辨識好貨和劣等貨,只懂裝模作樣,濫情之餘,還隨時搬出我是老闆愛怎樣就怎樣那一套。

但別忘了,過去閱讀屬於上層人士的消遣,由於社會一直都不平等,數百年來一直有很多迎合新富階層的媚俗文學。這些作品大多經不起時間考驗,還讓我們誤以為前人只讀很有質量的文學作品。

今天呢?大家上網就可以閱讀,更可以發表內容。人人都成了資訊暴發戶,對內容的需求暴增,加上每個人都是創作者,濫竽充數、媚俗的內容自然湧現。

當然網上絕非只有劣質內容,我們同樣可以讀到古典名著和現代名家的作品,同時還有星洲網等較可靠的新聞來源。一旦網絡成了新常態,大眾對內容質量的要求自然會提高,屆時互聯網上會真正地百花齊放。

如果沒有今天的庸俗,我們都不會走到那一天,正如民主國家都會始於混亂和不成熟。

所以有一天我們都能讀懂昆德拉嗎?我想人們不會放棄低俗的事物,但那又怎樣?

歷史顯示,你不能也不該嘗試改變這點。重要的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有更多比現在更好(和更糟)的選擇,而且我們也將更加懂得如何去挑選。

而身為媒體人,我們又該如何把目光放得更加長遠,去響應這樣的大環境呢?

高富帥和白富美

近日讀到一項非常有趣的調查,指自認樣貌討好的人,更可能對社會不平等渾然不覺。

調查還發現,自覺的帥哥美女更傾向於認同「有的人確實比較劣等」、「薪水多少反映了教育水平和技能」、「一些人幸運是因為他們比別人努力」等說法。他們更相信平反個人待遇的論據,如「人人都有平等的機會出人頭地」,認為自己的成功來自後天努力和能力。

毫不意外,這些人也更能容許社會不平等。

相信很多人都承認,長得好看的人往往都比較「幸運」,辦事更順心如意吧?

我想,我們(包括明顯不帥的我)多少都會低估自己的幸運,高估自己的努力。例如,有多篇文章稱,八零後、九零後的確懶散、對人生毫無頭緒,「但他們父母年輕時也一樣,還有祖父祖母也是」。站在高處的人總覺得弱者不如自己努力,殖民時期白人不也覺得有色人種好吃懶做嗎?

今天,不少富人支持的保守派政黨依然很反對福利政策。保守派往往強調捍衛成功者辛苦爭取的碩果,擔心財富分配給不應得的人;不歡迎外來移民,反對扶助弱勢群體。

他們相信,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私營化等能為「真正努力」的人帶來更多機會,而不將其視為剝削弱者;也相信富人理應得到更多,無需做出較大犧牲。

捫心自問,我們有時比別人幸運,是否也未必是因為比別人努力,而是多多少少有貴人幫助、提拔,或一開始就有較好的資本,如金錢、性別、時間自由、家庭、關係。是否制度有利,是否我們對競爭者比較無情,是否因為可以撇開責任,甚至是否因為一些不願回首、承認的細節?

沒一定努力很難成功,管你多帥多美,除非找人包養也算。無疑,不少成功者都確實腳踏實地、一分一毫在爭取。但切記!一旦初步成功,你的每步就比別人有了優勢,就比其他人容易、有力。每、一、步都是全新而不公平的起跑點。

在不剝削他人的條件下,善用資本符合情理。不過成功的你必須承認,自己非常、非常幸運。

更新文章:富人的努力和窮人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