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uphill battle

Wrote this to a friend today:

In the long run, the biggest obstacle to much needed electoral reform is people’s tendency / desire to view politics as a zoroastrian battleground of us vs them, good vs evil. A two party system sounds more “exciting” because it suggests that “if we win, then we crush them”.

It’s people’s desire for domination that makes a two party system the most appealing democratic system, of course, if people have a choice, they’d rather chose to be a fascist majority.

Hence, Trump vs Democrats, PH vs UMNO/PAS, it’s all about whether we can grab the seat of power and erase the influence of the other side.

The much needed electoral reform is therefore doomed to be fighting emotions with logic, fighting simplicity with complexity – and that means an uphill battle.

善德女王、神權國、李光耀和其他

不久前和A聊起伊刑法,她說:「國陣不會允許伊刑法發生。伊刑法一旦實施,巫統不會得利。」

A說:「韓劇《善德女王》中有一段情節,說給你聽聽。」

嗯?韓國古裝戲和伊刑法竟然還會扯得上關係?我一頭霧水,有點好奇。

 

(一)

《善德女王》講述德曼(善德女王)如何和把持朝政多年的美室鬥爭。美室掌握了曆法,知道日食月食等天相發生的時間。在迷信的百姓眼中,她是呼風喚雨的女神,人人敬畏不已。

後來德曼奪回公主之位,她所作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放棄神權,將曆法公之於全體人民。

美室質問她的對手:「不用神權,你如何控制百姓?」

她警告德曼:百姓的慾望最可怕,百姓的要求沒有止境。

A解釋說,百姓把美室當神看待,相信她的神力能滿足他們一切需求,但幻覺一旦破滅,美室會死無葬身之地。

A說:伊刑法一旦實施,國陣也不能免責,巫統支持者主要是鄉下馬來社群,這些人勢單力薄,必定成為伊刑法首當其衝的懲罰對象,這對國陣不是好事。

 

(二)

身為國際新聞記者,我不禁插嘴說,這讓我想到「哈里發國」(IS),很多人以為他們只有極端暴力,但IS喊得最響亮的口號是實現福利國。

《大西洋月刊》曾訪問IS支持者,他們蔑視沙地阿拉伯,因為沙地只敢落實伊刑法,即砍小偷手掌之類的。IS則希望落實全套伊斯蘭教法,這概括經濟和一切,並以福利國為目標。

我說:這能解釋IS為何這麼殘暴,並不斷樹敵。他們自知實現不了福利國,因此必須不斷戰爭、鼓勵追隨者殉道。

IS的終極理念是死亡,因為一恢復和平,他們無法向活人實現承諾,“哈里發國”的預言就會成為謊言。

 

(三)

此時正逢李光耀逝世,大家都稱讚他是務實的好領袖,不空喊口號,也不利用宗教課題,一切追求績效,令大馬人好羨慕。

新加坡名義上是民主國家,但將近50年來,人民行動黨一直大權在握。這一部份是人民和執政者間的社會契約,即政府以高效率換取人民無限期支持。另一方面,人民行動黨通過《內安法》打壓異議者、控制媒體和輿論,令獅城成為全球較不自由的國家之一。

中國政府醉心於「新加坡模式」,不只羨慕其相對不受挑戰的一黨獨大式統治,也嚮往其精英主義、凝聚力、清廉政府和效率。如果有能力,中共很想把中國變成一個大大的新加坡。

但治大國如烹小鮮,獅城是島國,中國是大國,中南海無法根除地方官員腐敗,無法讓大多人過上安穩生活,更無法控制新疆西藏等偏遠地區。

和新加坡政府一樣,中共的權力基礎是「高效率治國」承諾,一旦夠多人民發現「高效率」神話是個謊言,中共又無法成為反對黨,他們便沒有了退路,只能抱著中國一起毀滅。

也因此,中共和新加坡政府維護神話的手法如出一徹:控制輿論,消滅不滿的聲音,同時強調國家存在受海外勢力威脅,以解釋維穩之必要。

 

(四)

回到《善德女王》的劇本。美室說:人本性懶惰,希望別人為他們操心,希望能躲避災害,因此希望別人替他們祈來雨水。德曼說:只有算計著掩蓋真相,才最是疲憊痛苦!

高效率政府和神權國,原來往往不過一線之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