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實報導

法國電視台2000年報導了一段12歲巴勒斯坦男童被以軍射死在父親懷裡的錄像,在全球掀起了怒火,間接引發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義。13年後,以色列認為該報導有損國家形象,特地整理出整整36頁厚的報導,指「無證據顯示」是以軍殺害了男童,要求電視台作出「修正」。

然而這個舉動究竟有甚麼意義呢?以巴衝突中死傷無數,以軍殘暴對待巴勒斯坦平民是公認的事實。如果影片中的男孩不是以軍射死的,或者男孩根本沒死去或不存在,難道以色列說明了這一點就可以洗去數千名無辜民眾在戰爭中痛苦死去的血跡斑斑嗎?
以色列指當年的不實報導「造成了破壞」,導致伊斯蘭武裝分子多年來對抗以色列。是的,一段簡單的影像可以讓有心人賦予太多意義,或許成為了鼓舞某些群眾起義的一個象徵。然而,民眾並不是僅僅因為一個男孩的死去而起義。他們有的是趁機煽風點火謀取目的,但對不少甘願不顧生命走上戰場的人來說,那只是打破沈默的最後一根稻草。

例如,天安門前與坦克對峙的孤獨身影、越戰戰火中哭著逃亡的小女孩、911事件中從世貿大廈跳下並被照片凍結下來的一個人。當中一些人我們不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出現那一瞬間的經過結果或許跟我們想像的很不一樣。但人們是先有了怒火,才創造出「烈士」及象徵物。

一個人的死有時確實會成為一個民族憤怒的理由,讓外人覺得不實在。然而被圖像濃縮的那一瞬間,往往象徵了一個民族所面對的諸多不公。那或許是一個飽受不公對待的民族,或許是每一天都有無數人同樣地死於沙場,或許是執政者沒有照顧到一個人(每一個人)身為公民的基本權益,也或許象徵了一個國民存在於國際社會上的尊嚴。

因此,巴勒斯坦人及阿拉伯世界的怒火不會隨著一則修正了的「負面報導」消退。

站在體制中央的溫和派

伊朗並非首次向美國伸出了手。

2003年,伊朗向美國提議展開協商,解決美伊之間的所有分歧。當時的伊朗總統,是首位改革派總統哈塔米。結果,美國國務卿認為哈塔米在伊朗沒有實質力量,只能說做不到,而剛在伊拉克大獲全勝的白宮和強硬派都認為沒必要和伊朗協商。美伊當年就這麼錯過了冰釋前嫌的機會。

除了提倡「建設性外交」,哈塔米任職期內,媒體、女性等都有較多自由,伊朗經濟也有改善。但他受以宗教最高領袖為首的體制箝制,改革有心無力,不只得罪了國內的保守派,改革派也對他失望,普通市民則更受內賈德等民粹派「社會公義」、打擊貪腐等比較有力的口號吸引。

2005年,比哈塔米更接近草根的內賈德大選中獲勝,他上台後漠視人權,媒體關閉、經濟持續衰退。作為民粹派,他樂於打造「勇於發言」的形象,故意發表仇恨西方的言論,伊朗遭到更嚴重制裁。

黯然下台的哈塔米發現,改革派強調的「社會自由」在民眾眼中不如保守派聲稱的改善經濟、打擊社會不公和貪腐。他轉向主張「溫和」漸進改革。2009年大選時,哈塔米支持的前總理穆薩維故意避開改革派的口號,直接在經濟和社會公義的平台上對壘內賈德。

2013年伊朗總統大選時,改革派被禁止參選,哈塔米呼吁人民支持「溫和派」的魯哈尼,魯哈尼壓倒性勝出。作為保守派、改革派都較能接受的領袖,魯哈尼最終在美伊外交上達到了突破,打破30餘年來的僵局。他回國後依然遭到了保守派丟鞋子,而且很可能最終美伊依然無法在核計劃上讓步。但這是個好的開始。

魯哈尼勝選後,哈塔米告訴一群大學生:「我們寧願改革派的論述得勝,就算改革派本身沒有勝利。」他強調,成功的伊朗總統必須和最高領袖協調,後者將協助總統達成他向人民作出的承諾。

話中無奈和妥協意味非常強烈。但以為可以依靠「人民」或「領袖」任何一方改革,等於忽略了社會結構的複雜。這是民主時代改革的本質,在任何一方都無意對話、逐漸像兩輛火車頭撞在一起之際,我們都很需要不怕死的溫和派擋在中間。

盲目的民族主義

本文2013年2月3日刊登於《星洲日報》言路版《筆下真情》。

近期,聚居在緬中邊界、多為華人的果敢族反抗軍與政府交戰,中國網民紛紛大呼同胞有難,形容果敢是「中國的克里米亞」,要政府出兵解救。

中國論壇上,更時不時冒出「緬甸原屬中國」「支持果敢回歸祖國」這類言論。緬甸官方聲稱有中國志願軍支援果敢叛軍,網絡論壇上也不難發現中國老兵相約赴果敢打仗(當然不是官方鼓勵的)。

去年年底果敢爆發衝突前,中國媒體曾大肆報道「果敢王」彭家聲復出的消息,指他「中國情結很濃厚」,「對祖籍四川(很)惦記」。

彭家聲何許人?他曾是惡名昭彰的大毒梟,種鴉片、走私毒品、開賭場、放高利貸,無惡不作;90年代向外宣稱禁毒,但專家質疑他的說法。彭家聲自立武裝部隊,曾長期擔任自治區主席。

中媒對他的描述則非常正面。《文匯報》和《環球時報》都訪問過彭氏,老奸巨猾的彭氏後來更在網上發表《致全球華人》公開信,「特告世界華人同胞,願以同根同族為念,出錢出力,救我百姓」,指控中共「拋棄」了果敢。

《鳳凰網》更刊登了一篇長文,將果敢特區形容成北緬「小中國」,指其「更像是一塊中國的『飛地』」,更引述當地官員說:「彭家聲就曾多次說過中國是我們的大後方,相當於我們的延安」,在一眾愛國憤青耳中中聽不已。附上的圖片顯示:「老街(果敢首府)商鋪出售習近平像」。

中國媒體向來緊貼官方立場,但我相信它們(包括《環球網》等官方喉舌)當時都未預料到果敢局勢,只是覺得這些都是讀者愛聽、北京鼓勵的題材,兩全其美。

天朝媒體也許只是習慣了那樣的大環境。媒體都知道很多事情很敏感,需要和諧,但關於釣魚島、某國戰艦如何被中國解放軍嚇得屁滾尿流、安倍晉三有多囂張、全球制裁日本、某扎克斯坦領導人有多崇拜習近平、中國人讓西方人很羨慕這類新聞則不僅不敏感,而且很正面很值得鼓勵,最好讓讀者每天充滿正義情緒和愛國的正能量,不去想負面消極的事情。

中南海一直在營造那樣的媒體環境,但現在,上述聲援彭氏的文章已無跡可尋(還能找到副本),中國當局正忙著刪除網民支持果敢的言論,媒體這次可真是玩大了火。

我當然不知北京的立場。緬甸是中國的重要盟友,我相信北京無意與緬甸作對。

《環球網》後來發文強調:「國內某些人出於種種原因對果敢人存在好感或同情,這是難免和可以理解的,但這不是北京對緬政策的決定性因素」。西方指控俄羅斯支援烏克蘭叛軍之際,中方自然要小心。

果敢百姓苦不堪言,從人道主義的角度來看,我們都該支持果敢實現和平。但單單因為他們是華人嗎?我樂意協助川震災民,正如我樂意幫助敘利亞難民,但和烏克蘭衝突一樣,果敢衝突並非應該誰是華人就支持誰,小心別讓盲目的民族主義衝昏了頭腦,而掉入別人設好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