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我們下田的人

這幾個禮拜來我經常忍不住在臉書分享一堆鼓勵人們投票之類的內容。其中很多 po 了或分享了幾分鐘就刪掉,我其實很不希望被任何人視為某某一方的支持者,特別是我對在野黨們也不是沒有意見。

但我還是希望大家能投票,不是為了在野黨,而是為了體制。體制大於任何一個一群人的所作所為。

在臉書上我都只 po 鼓勵大家投票給希盟的東西,因為我希望大家那麼做。但私下和朋友 whatsapp 時,我們也在討論希盟的各種問題。今早我一起來,好幾個朋友通過 Whatsapp 發了關於丘光耀的事情,然後我也有回應一些。我們都在搖頭。

但這些影響我們的立場嗎?一點也不。這個國家的問題,不能等聖人幫我們解決。我們人民一定要用選票來減弱巫統的影響力。我不在乎行動黨的利益,但我們必須先擁有了真正的兩線制,才不會有任何一個政黨過於強大。不管是巫統、行動黨、ppbm 還是伊斯蘭黨。

為此,我不介意一些人未得到應有的懲罰,如果他們能幫助我們達到目標。我也不介意讓一些不值得的人得到好處,如果那讓我們日子更好。

因為,最重要的還是我們的生活,不是嗎?

公道來說,不管是在巫統公正黨還是行動黨,都有很多非常努力並一心一意要改變體制的人,特別是新生代。這一點也不容易。他們面對的是僵化、政治利益與商業利益宗教和民族利益掛鉤的龐大怪物。在這個環境裡,誰也擺脫不了金錢政治。再有理想的人都好,每當她有一點小小的勝利,都會有無數金主回來討債。

所以我們要幫助他們。我們都是一群理想主義者,沒有去弄髒雙手的意願和能力。所以我們需要他們,不管他們身在朝野,正如他們也需要我們。他們也不是壞人,他們所面對的挫折,更不應該被視為無能。他們比我們努力得多了。我們最起碼能做的,就是投票,其餘的交給一群不完美但肯下田的人幫我們實現。

「方向很簡單,越多人聽懂越好,越少歌功頌德越好。」— 管啟源

隨筆

現在的小朋友對歷史的認識,真的不應該只停留於那種「我有一個夢」的瞬間片段,而忽略了這些鬥爭背後的策略、妥協、時機掌握、各方起初的意見不同,和那鬥爭的持久。今天說行動黨「舔老馬」的人,大概都忘了當初安華是什麼樣的角色。那時人們不在臉書吵,但一定也有人對行動黨「舔安華」感到失望吧?行動黨從一開始(包括幾十年前)就很務實地到處組建聯盟,因為在前線鬥爭的他們,比任何一個鍵盤勇士都清楚要打完這場仗需要什麼。固然他們也有很多策略上的錯誤,也有很多問題。但對我們這些希望推倒國陣、恢復兩線制的人來說,當務之急不是擁有一個很理想的選擇,而是先耕田了再說,先讓國家走出巫統的一黨獨大。然後,實現了這點後,我們再來好好地監督希望聯盟,又或者下次再把改過自新的國陣選上台,說不定以後還會給在這片新土地上開始壯大的社會主義黨一個機會。

昨天我跟朋友討論起政治的事情,他笑說:幾年前的你,一定不會支持今天的希望聯盟,因為老馬這件事情。我笑說,還好我不是個害怕改變主張的人。這幾年來我變得務實了,不那麼理想主義了。我又想起六七年前有個非常熱血的學長Ley Soon,他跟我說過:我們不信任安華,但我們必須利用安華。而說到今天的廢票聯盟,我最早認識的投廢票的人是我的父母,那時我還是個一二年級的小學生,就聽過他們說他們投了廢票,在選票上畫了烏龜。那時老馬還是首相,行動黨還沒有跟伊斯蘭黨結盟。十幾二十年後,他們告訴我:這次一定要投票,我們沒什麼機會改變這個國家了,但你們年輕人,趁著還可以為自己的前途投票,就去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