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做出一台iPhone吗?

我们常将身边的科技视为理所当然。

例如,我每天用手中这台iPhone找资料或和外国朋友聊天。我们生病吃药、开车上班,晚上回家看电视,扭开水龙头有干净的水。这是很日常的东西,但在古人眼中,这一切很神奇。

我有时去博物馆,看到旧石器时代的工具,觉得不可思议。那时人们手工粗劣,他们的刀子、矛头和路边碎石差不多一样。你看过黑猩猩吗?它们也会用石头做那样的工具。

自从人类260万年前开始使用石器,老祖宗一直用这么简陋的东西,直到180万年前才发明斧头、35万年前发明了针、2万年前开始用陶器。(古代资讯不发达,部落之间很少和平交流,这些东西可能独立发明了很多次。)商朝、古埃及和巴比伦等「古老」文明都是近6千年内才出现。文明时代只占人类史五百分之一。那之前,科技发展差不多是零。

如果人类没发明刀子和斧头,我们不会在这里。但自从有了文明,特别是十三世纪后,人类科技呈爆炸性发展。今天,我们每年有新款iPhone,新功能古人可能十万年都做不出来。毕竟,人类花了80万年才发明出斧头。

所以,我在博物馆看古人用的东西,再看看手中的iPhone,觉得跟石器时代的人相比,我们太先进了。他们是动物,我们几乎是神,是外星文明。

但我们真的不一样吗?

如果我自己一人困在荒岛,没有手机和互联网,我必须自己动手做斧头、矛头和刀子,用来种菜、搭帐篷和打猎。我肯定,我用石头敲出来的东西,连石器时代那些难看的石块都比不上。

原始人懂得打猎捕鱼、在森林认路、用石块生火和制造工具。他天天和猛兽打交道,身材雄壮。相比之下,我手无博鸡之力、没有GPS包迷路、连跑步都嫌累,还有小肚腩,在荒岛上很快饿死。

一个现代人不比一个原始人优秀,我就是最好(或最恶劣)的证据。那为什么今天科技发展得这么快?

因为和原始部落相比,现代社会更复杂、多元和包容,让人更紧密、更有机和不分彼此地分工合作,只要有钱。

今天一个人做得出一台iPhone吗?我不能,你不能。工人不能,库克不能,贾伯斯也不能。iPhone不是一个人做出来的。为了生产零件,苹果在中国有349家供应厂商、日本有139家、美国60家、韩国32家、大马21家;设计开发则多在美国完成,单单相机就有800人研发。和现在很多商品一样,iPhone是跨国合作的结晶。

经济学家很早就发现了现代工业的奥妙。伦里德(Leonard Read)1958年说,美国一年生产15亿支铅笔,数百万人参与生产过程,但全球没人能自己做出一支铅笔。

所以孟子说:一日之所需,百工斯为备。我们一天的需求靠百种职业去完成。在复杂的社会里,每个人、每家公司、每个国家都有角色。有国家生产石油,有国家出口电子产品。有人种稻,有人当医生,有政治人物,有建筑工人。有公司生产电灯泡,有工厂做保险套。每个人专心做擅长的事情,才可以改善技术和作业方式,提高产量和产品质素。

货币、资讯传播和成熟的政治体系是这一切的关键。我们发明金钱来交换产品、服务和技术,用文字、纸张、打印机、网路和媒体传播资讯。我们有政府和法律,让人可以互相信赖,安全地交易和合作。

因为这一切,今天你可以专心研究怎样改良产品,把它卖到全世界。你这么做时,有陌生人帮你种菜,有陌生人建房子等你买。陌生人在银行保管你的钱,陌生人修建从你家到你公司的马路。你可以去香港玩去狮城工作,不怕当地人把你烧死。你可以开餐厅,不怕人们只吃霸王餐。你可以上网学韩文,也可以写书分享经验。你可以努力累积财产,不怕邻近部落把它抢走。你和街上无数背景不同的人擦肩而过。

我们很少想到,这些都是得来不易的成就。你知道这一切对古人来说多神奇吗?

社会进步会带来科技进步。古人互相杀戮和征服,后来发现了贸易的好,而今天全球化和多元社会已是势不可挡。当我们抵抗全球化、不包容移民、搞种族歧视、拒绝男女平等,我们就错过了进步的机会。

是的,全球化有复杂阴暗的反面,例如自由贸易带来无情竞争和血汗工厂(这课题有很多层面,值得另外讨论)。全球化也促成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我们需要时间学习包容。但我们已经彻底共生共存,没人不依赖别人,没有国家和民族能独善其身。一个开放自由、互相包容的社会对大家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