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的民族主义

本文2013年2月3日刊登于《星洲日报》言路版《笔下真情》。

近期,聚居在缅中边界、多为华人的果敢族反抗军与政府交战,中国网民纷纷大呼同胞有难,形容果敢是「中国的克里米亚」,要政府出兵解救。

中国论坛上,更时不时冒出「缅甸原属中国」「支持果敢回归祖国」这类言论。缅甸官方声称有中国志愿军支援果敢叛军,网络论坛上也不难发现中国老兵相约赴果敢打仗(当然不是官方鼓励的)。

去年年底果敢爆发冲突前,中国媒体曾大肆报道「果敢王」彭家声复出的消息,指他「中国情结很浓厚」,「对祖籍四川(很)惦记」。

彭家声何许人?他曾是恶名昭彰的大毒枭,种鸦片、走私毒品、开赌场、放高利贷,无恶不作;90年代向外宣称禁毒,但专家质疑他的说法。彭家声自立武装部队,曾长期担任自治区主席。

中媒对他的描述则非常正面。《文汇报》和《环球时报》都访问过彭氏,老奸巨猾的彭氏后来更在网上发表《致全球华人》公开信,「特告世界华人同胞,愿以同根同族为念,出钱出力,救我百姓」,指控中共「抛弃」了果敢。

《凤凰网》更刊登了一篇长文,将果敢特区形容成北缅「小中国」,指其「更像是一块中国的『飞地』」,更引述当地官员说:「彭家声就曾多次说过中国是我们的大后方,相当于我们的延安」,在一众爱国愤青耳中中听不已。附上的图片显示:「老街(果敢首府)商铺出售习近平像」。

中国媒体向来紧贴官方立场,但我相信它们(包括《环球网》等官方喉舌)当时都未预料到果敢局势,只是觉得这些都是读者爱听、北京鼓励的题材,两全其美。

天朝媒体也许只是习惯了那样的大环境。媒体都知道很多事情很敏感,需要和谐,但关于钓鱼岛、某国战舰如何被中国解放军吓得屁滚尿流、安倍晋三有多嚣张、全球制裁日本、某扎克斯坦领导人有多崇拜习近平、中国人让西方人很羡慕这类新闻则不仅不敏感,而且很正面很值得鼓励,最好让读者每天充满正义情绪和爱国的正能量,不去想负面消极的事情。

中南海一直在营造那样的媒体环境,但现在,上述声援彭氏的文章已无迹可寻(还能找到副本),中国当局正忙着删除网民支持果敢的言论,媒体这次可真是玩大了火。

我当然不知北京的立场。缅甸是中国的重要盟友,我相信北京无意与缅甸作对。

《环球网》后来发文强调:「国内某些人出于种种原因对果敢人存在好感或同情,这是难免和可以理解的,但这不是北京对缅政策的决定性因素」。西方指控俄罗斯支援乌克兰叛军之际,中方自然要小心。

果敢百姓苦不堪言,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我们都该支持果敢实现和平。但单单因为他们是华人吗?我乐意协助川震灾民,正如我乐意帮助叙利亚难民,但和乌克兰冲突一样,果敢冲突并非应该谁是华人就支持谁,小心别让盲目的民族主义冲昏了头脑,而掉入别人设好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