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是错的,却还是做了

性侵犯和性骚扰案件在大马屡见不鲜,作为国内最积极提倡开明思想兼敢怒敢言的媒体,BFM 电台的性侵丑闻令听众震惊不已,也很让人失望。值得一提的是,举报性侵丑闻的电邮内容提到,笔者曾经向女性自助团体的志愿者求助,可是这些志愿者基于交情而选择相信被指控的男性当事人。

我们应该从中吸取教训。BFM 性侵丑闻提醒我们,价值观和人格这两者之间不能划上等号。

这话听起来理所当然,但很多自认开明的人容易通过一个人所笃信的价值观,把对方划进好人或坏人的阵营。如果有男人从小在保守家庭长大,相信男尊女卑,女权主义者就会觉得他是令人恶心的沙文主义者。但如果一个男人告诉全世界他支持女权主义和 LGBT 的基本权益,如果他从早到晚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家庭主夫日记、附和女权主义者的名言如「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世界应由女人统治」,我们便会大赞:真是有自知之明的绝世好男人啊。

但人无完人,一个人就算真心支持女性权益,也有可能在关键时刻克制不住欲火,犯下自己谴责的罪行,事后或许还会拿出各种说法来掩饰自己的行为。反之,一个保守的大男人主义者也有可能本意良善地相信自己有义务「保护」女人,就算面对诱惑也不会越轨、出于责任心从来不做对不起自己爱人的事情。那么,后者真的应该受到女权主义者的抨击吗?他有那样的思想可能是文化背景和教育水平所致,他肯定不是完人,不过也不是坏人。

我们应该支持开明思想,包括男女平权,建立大家一样有机会逐梦的世界。我不会认同一些保守的思想,也不会因为支持那些思想的人是家人朋友就赞同他们的看法。但我不会因为一个人保守就觉得他善良或邪恶,更不会因为他的想法跟我不同而拒绝跟他交友。当我们看到吉兰丹州屡屡发生强奸案,我们要记得:这世界上伪君子多的是,但大部分保守的男人都没有犯下同样的罪行。开明的人也有可能是渣男,但大多数男人都很守规矩。

BFM 性侵丑闻告诉我们,女人不止要提防思想保守的男人,也必须提防思想开放的男人,因为一个人的价值观不代表他的人格。我绝不相信男人都是坏人,大多数男人都自制力良好。但无论和谁相处,我们都必须一面给予适量的信任,一面保留适量的不信任。不要轻易放下戒心,因为伤害我们的通常是熟人。

这种话总是会引起很多人的抗拒。女权主义者的理想,是女性不该有义务提防坏人,喜欢穿什么做什么都可以。但就眼下情况而言,这想法显然不切实际,未来很长一段日子里恐怕也是如此。我们只能遗憾大家生活在不完美的现实。

说到底,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不止在于他说什么想什么。谁知道当他面对诱惑,或必须做出艰难抉择,他会怎么选?与此同时,他平时的言行仍旧有价值,不只反映本身的是非观,也影响身边其他人的观念。但是非观绝非一切。无论是开放或保守、相信大男人主义或男女平权,所有人都知道性侵犯和性骚扰是错的。差别在于谁明知是错的却还是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