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净选盟集会初步观感

https://flic.kr/p/2eHhec7

有朋友觉得,我们没必要太在乎国家大事和社会议题。与其在乎自己无力影响的事情,不如努力赚钱、存钱、做好人,专心改善自己和亲人的生活条件;若生活并非有条有理,也就没资格谈论自身以外的事情。

我个人在某个层面上认同这种态度,相信个人努力比环境更能决定前途。然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套顺序概念也并非没有问题。

怎样算是修身齐家成功?今天社会相对富裕,较多人有能力养家餬口,我们要到什么程度才「有资格」关心国家大事?社会上很多事业有成、丰衣足食,养家绰绰有余的富人,他们按理说有资格「治国平天下」。但富人常满足于现状,不愿改变对自己有利的环境,更不在乎也不明白穷人的处境(当然有例外)。在菁英领导的社会,穷人不仅生计毫无保障,还不断遭到本该「治国、平天下」的菁英无情剥削,难以糊口。

无论如何,人都是先满足了自己和家人的需求,才在乎什么社会公义,这很正常合理。正面的社会改革常始于富足的人民。例如当某国民众生计得到保障,中产阶级就会敢于争取更多权利,推动社会进步。

但所谓民主改革等并非奢侈品。最需要改变的往往就是穷人,不管社会是否已经富了起来,最需要生活保障的人都一样没有说话权。例如在中国,人人都宣称要先喂饱了每一个人再谈民主改革。然而现实是,所谓发展带来数据上和现实生活中更严重的贫富不均。我明白中南海的一番好意,确实有不少穷人受惠于不可持久的政策,过上了好日子,一小撮还成为暴发户,但代价是什么?

我们可以扪心自问,要成为什么样的社会?是富足而冷漠的吗?

最穷的人房子遭到强拆却无声抗议,全为了发展(从网路交流得到的观感是,很多中国人都觉得穷人有义务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让「大部分」中国人过上好日子);而不计一切代价拼绩效的发展带来了环境污染等后果,连富人的生活质量也受影响,但最苦还是无法改善生活条件的穷人。但他们不该有怨言。政府不断向我们灌输概念,指他们并未「修身齐家」,没资格谈论国家大事。我们因当权者的恩惠过上了好日子,无权过问领袖的决策;穷人(和正要踏进社会的年轻人)则连思考都是错误的,他们不该有知识,因为那会导致思考和怀疑,危害到国家大局。他们只该在极度不平等的环境下继续「修身齐家」。

如果他们思考甚至行动了,由于穷人和青年知识不如我们,不懂当局妙不可言的治国方针,因此他们思考的成果在民主社会叫作「民粹」,在专制国家叫作「受到海外势力煽动」,这些都是要清理的祸根。他们若是支持执政者,则是因为「还没有觉醒」。

因此,也难怪有人大呼「只有菁英份子有能力治国」。大家都爱技术官僚,我们只想专心赚钱养家,希望智者替我们操心,那样才可以放心过日子。如此懒惰思考的后果是,当知识被一小撮人垄断,我们也就交出了自己的一切谈判筹码。纳税人的钱去了哪里?我们这些愚民无权过问,因为我们无知无能,技术官僚才是不容怀疑、真正接触过「真理」的圣职者。

至于是否应该喂饱了每个人才谈论民主改革呢?我们可以参考美国经济学家兼诺贝尔奖得主盖瑞·贝克的观点。他认为,不论民主或专制政府,都有可能改善或搞砸经济,但专制政府的政策往往不受监督和批评,极端的经济表现可以比较持久;相比下,民主国家,政治人物经常被授权改变政策而当选,因此恶劣的经济或社会情况不会维持太久。这就是所谓的韧性胜于效率。

这周六出席了净选盟集会,抵达中央艺术坊时一眼望去尽是华人,马来人不多。即使是后来到了独立广场,虽然马来同胞的比例明显增加,但依然不是多数。当然,这只是个人观感;星期日再看情况是否有改善。

当天也见到大量原住民同胞参与集会,稍微交谈后理解到,他们多来自深山村落,因不满政府而披上了黄衫。但由于对方也不善于表达,我们未进一步了解到他们不满的源头;有时间应该关注一下。原住民愿意和我们一起站出来,绝对是好事。

至于集会上的种族比例,不少人认为,这是因为伊斯兰党并未号召支持者出席集会,若真如此,我们有必要进一步思考伊斯兰党在马来社群间的影响力。换个角度想,大马华人确实都很关心这个国家的前景。然而在一系列照理说不分种族都应该有感受的事件面前,多数马来人何以处于被动,或甚至如民调暗示般反对净选盟(或支持现况),应该是大家必须共同检讨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