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会感想

https://flic.kr/p/2eMUFMe

大家过去一周一直讨论BERSIH 4集会的种族比例,在下就不多累述了。从理念来看,不管示威者是华人还是马来人,大家都一样是大马人。不过从政治角度来看,马来社群没有热情响应集会号召,的确传达了令人不安、令当局欣喜的信息,我们要达成任何目标都没办法无视这点。

这是我在集会第一天的感想。当天跟朋友去中央艺术坊一带,看到黄潮中八九成是华裔脸孔,是有些失望和不安。马来同胞会有什么感受?但想想,就算这次须要由华社来当先锋,总好过大家一起冷漠,对不对?后来才听人说,马来集会者多数集中在崇光(Sogo)百货商场和国家清真寺一带,我们应该过去看看。

第二天早上,《前锋报》和《每日新闻》(BH)等国文报章都对集会作出了耸人听闻的负面报道,宣称商家损失惨重、集会由行动党操控、集会者不爱国。我和朋友心血来潮,拿着当天报纸访问现场的马来裔集会者和商家,拍成网络短片反驳媒体的报道(身为公民,我们理应积极些)。「调查」结果是,的确有一些商家生意亏损,但更多趁着人潮大赚了一笔,显示媒体报道有所偏失。而在场马来同胞皆对「集会由行动党操控」的说法嗤之以鼻。

虽然我们常嘲讽《前锋报》的种族主义论调,国文主流报章还是较多马来裔群众(特别是乡下人)依赖的信息平台;他们接收的一切资讯都来自这些报纸,世界观也深受其荼毒。

没有什么比媒体更能影响群众的观感(见中国),如果要改变马来社群的看法,我们就应该改善媒体生态、加强信息交流,而且不可以只依赖互联网。当然,大家多也必须多跟马来同胞交流。

还好我们有去崇光那一带,那边的确比较多马来集会者。在那边的几小时,绝对是整场集会中最让我欣慰而充满希望的,觉得我们并非孤军作战。我们发现,和不少只知道要纳吉倒台的华人出席者相比,马来人出席者都真的想改变体制,集会目标明确。

身边的A说,这些马来同胞是自发前来,不是政党叫他们来才来,虽然人不在多数,但意义非凡。我猜,有别于华社政治动向近乎一致,马来人在政治立场方面需要面对较大的社会压力,要鼓起勇气才能在政治立场有别的亲戚朋友前公开主张,这可能多多少少让他们不敢参加公开的政治运动。

不管怎样,我觉得集会的理由很简单,是要消除自己和其他人的恐惧,像老慕告诉敦马那样,告诉每一个没有走出来或犹豫不决的人:你不会孤单。同时告诉安于现状的人:我们抗争有理,请怀疑你们习以为常的一切。所以我们要展现出和平和理性,才能说服未走上街头的同胞。

幸好,大家这次很冷静和守规矩,看来多次集会后,民众在这方面的素质有显著提升。

我们星期日晚上坐在拉惹拉勿路旁聆听演讲时,身后不远处传来爆炸声;原来有人丢炮竹。那时是人挤人的集会高潮,大家走路都难,滋事者可能意图引发人踩人事故。

若真如此,他明显失败了。集会者纷纷站起来维护秩序,赶紧让路让救护车把伤者送往急救,然后人群重新坐下,没互相推挤。跟我一起的A事后指出,从爆炸声到救护车开走,不到十分钟。

有人觉得我是悲观主义者,常把事情看得无药可救。但那天我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我们确实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完善,如一些示威者乱吹长喇叭令人听不到演讲、如有人踩踏纳吉肖像,而并非所有集会者都清楚、懂得净选盟从体制内改革的诉求。但我们没发生暴力事故(除了集会尾声有人投掷炮竹)、没破坏任何财产、没让集会超出原本的时间、没人闯过黄线进入当局设立的禁区。

如A指出,两天集会内有多个社群表达诉求,包括反莱纳斯阵营、LGBT组织、赵明福民主基金会、大专生代表、Jingga 13、ABU、#OccupyParliament、马航职工会、原住民、Tindak Malaysia等,他们的声音都得到集会者尊重。而我家人曾担心人踩人事故,但事实证明即使发生小型爆炸,大马人依然能冷静应变。事后,大家也并非一味沾沾自喜、谩骂质疑集会的人士,不少人都一起讨论集会可以改善之处,虽然出现了一些令人傻眼的声音(如马大新青年投诉竞选盟未提供膳食等),但至少我们看见了相对理性的辩论。

这一切都是几年前难以想像的进步。我们成熟吗?我们离成熟还很远,需要时间。但大家都在一次又一次上街的经验中学习,在连连失望中学会自主,在辩论中学会沟通,在共同目标中学会合作和互相尊重。而今次集会是往那个方向迈进的小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