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理睬过度博取关注的人

我们周围都有过度博取关注的人。他们亟需众人仰慕,陶醉作为注意中心;他们的生活仿佛一场没有尽头的卖力演出。

社交媒体为这些人提供了理想平台。现在通过脸书推特Instagram,他每天能向成千上万个人炫耀表面上多姿多彩的生活。他每天都可以发表几张自拍照,经常附上「我好肥」之类的状态诱使别人称赞。比较可怕的是政治「觉醒」的类型,他热衷于小题大作,往往不惜扭曲比自己更有名的人的言论,制造争议来树立自己意见领袖的形象。他爱谈引人注目的话题,爱露骨地讨论自己的性生活,时不时有挑衅性搞作(如邀请穆斯林吃肉骨茶庆祝开斋),说是促进讨论。他发文总是虚张声势说「恕我直言」「非喜勿入」,但文字内容空洞、毫无新意、逻辑不通,立场旨在讨人喝采。网上发言免不了引来种种回应,包括合理不合理有礼无礼的批评;这时他乐于扮演霸凌受害者,描述自己为对抗主流舆论的勇者,趁机争取大群不知来龙去脉、以为他敢怒敢言的支持者,生成更多「我们VS他们」的无谓纠纷。

上述例子我们司空见惯,我的描述也不只来自一两个人。的确,我们都需要关注都贪慕虚荣,这是人性。如我每礼拜写文章的动力,肯定少不了虚荣心。王尔德说,世上只有一件事比被人议论更糟,那就是不被人议论;这道理地球到冥王星都能引起共鸣。但渴望关注的程度因人而异。在网络时代,爱自我表现的人总能得到群众奖励,于是他更加染上博取关注的瘾,脸书成了他生命的重心;他在乎脸书上群众对他的看法,多过在乎现实生活。

其实,过度寻求关注者通常是好人。他们极度缺乏安全感,可能因为童年缺乏爱,或有个得到较多关注的兄弟姐妹,也可能是小学时给人嘲笑。他们长大后寻求过度补偿,通过不断引起别人的注意来告诉自己:你有价值。这些人没错,只是需要的关心比别人多。

但他们的问题不是我的责任。因为工作忙碌,充实自己的时间不多,我被迫警惕时间花在哪里。如果我天天看脸书,脸书上又来来去去是同几个人的演出,不管是PO性感照、对时事作出一堆空有姿态没有内容的表态、种种直接或间接的自夸或小题大作,那我该想想:时间太少要做的太多,我干嘛浪费时间关注这些人?他们占有我的时间和目光,但没有回馈,我只是满足他们的虚荣感。我知道他们不自觉甚至有可怜之处,但我宁可把时间花在值得关心的人身上。

的确,那些drama kings & queens是八卦好题材,但久了也会腻。就算对方是我的朋友,我也会毫不犹豫把他从社交媒体关注对象中移除。我宁可参与他的真实生活,不是看他卖力演出。我没兴趣天天开脸书看同几个人炫耀,不想每次有议题都看到同几个人说了等于没说的高调表态,然后附和拍掌。如果我跟一个人交友只为了他炫耀自己交友广泛,做他鲜花的绿叶,那我不乏更值得深交的朋友。

适量博取关注很正常。健康的人际关系建立于互相关心。但如果对方只把你当成他表演精彩人生的陪衬品,甚至只把你视为满足他虚荣的众多粉丝之一,那你不妨想想他是否值得你的时间。别给酒鬼更多酒;你能做的,是在他真正有需要时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