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真的不一样?

约两千四百年前,亚理斯多德抱怨,年轻人「自以为什么都懂,而且信心满满」。柏拉图则忧心忡忡地说,新世代「不值得继承他们父亲留下的世界」,因为一旦新世代成为社会栋梁,社会将忽视音乐和体操,变得没有文化。

这种论调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因为有些事情恒古不变。远在东方,孔子曰,

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但关于年轻人的堕落,我最喜欢的,还是公元前20年古罗马诗人贺拉斯的这段:

我们的父亲的时代比我们祖父的时代更差,我们的时代比我们父亲的时代更差。很自然,我们给世界留下的后代,会比我们更腐败。

多年来,我出席过不少会议,讨论如何向新世代销售产品,仿佛人口众多、来自不同成长环境、想法和喜好都很多元的九零后零零后可以用同一种口味和生活习惯来概括。会议很快演变成一堆中年人在互相取暖,抱怨新世代多叛逆不成熟自以为是 ⋯⋯ 而会议上的年轻面孔碍于上司在发言,都不方便插嘴。

到最后,抱怨完了,大家还是不得不去猜测年轻人到底要什么,最后提出的方案不就是聘请网红、搞一点据说能吸引年轻人自拍的噱头、加一大堆科技元素?网红、沈迷于科技、爱自拍,说白了都是中年人对年轻人的刻板印象。

为什么年轻人这么糟糕,商家却急着要赚他们的钱?

发达国家有 80% 财富集中在老年人手里。新世代前途茫茫,恐怕一辈子必须用过半薪水供房。但,年轻人尚未组建家庭,经济负担较少,有些有父母财务支持,口袋里有闲钱,又有拍拖的闲情,商家当然虎视眈眈。

更关键的是,一个品牌只要抓住年轻人的心,就能换来一代人数十年的忠诚消费,不怕变夕阳行业。君不见品牌纷纷努力塑造叛逆形象?就算他们的顾客群来自各种年龄层,最值得砸钱投资的客户永远是最年轻那群。去年耐克选用受争议球员卡帕历克当品牌代言人,在美国冒犯了很多保守派长辈,结果耐克销售量上升了整整31%,股价也上涨了36%,全因引起了美国新世代的共鸣。年轻人消费能力远不如陷入中年危机的大叔,但有文化影响力,特别是当涉及新东西,年轻人更能决定你品牌的走向。

我坚信你越是对一群人有偏见,越不可能做他们生意。以媒体为例,我整天听人说年轻人没耐性阅读,做给他们的内容最好包装成懒人包视频。但真的是那样吗?还是任何年龄的人都没多少耐性?我又常听说,视频不能长过十秒钟,否则年轻人不会耐心看完。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年轻人只看十秒钟就不看了?那是因为你的内容很烂,烂到不值得别人浪费生命啊!

然而很多销售只会怪新世代反复无常喜新厌旧,那样他们就无需反省。当他们心目中的年轻人都肤浅、缺乏耐性、寻求刺激,他们却又急于讨好新世代,那做出来的内容,就注定了是肤浅、没有内涵、纯粹娱乐,他们就变成了自己鄙视的模样。

听年长者对后生仔的描述,仿佛新世代是前所未有的劣质新物种。雇主总是宣称,千禧世代特别受不住气爱跳槽,然而我要指出美国劳动统计局去年公布的一系列调查成果:美国年轻人跳槽的频率跟他们父母年轻时没差;今日青年平均在职时间是2.8年,跟1983年年轻人的平均在职时间一样。《Slate》则引述皮尤民调报道,多达81%美国千禧世代认为「一段好的婚姻很重要」,这比率跟他们的父母辈一样;区区20%美国千禧世代认为「纠正社会议题」是人生重要目标,这比率也跟之前的X世代一样,显示千禧世代没有人们想像中那么正义魔人。

又或者引述媒体形容安永去年年底一项调查时的说法:「买房、结婚、在郊区置产,千禧世代的作风跟他们父母没差」。

不然你们以为有几不一样?年轻的九零后零零后,跟上几代人年轻时没差。犹记长辈都担心,当草莓世代成为社会栋梁,世界就要完蛋了。结果现在千禧世代成了职场上的主力,我们都没察觉世界有什么不同,身边一切还是运作得好好的,对吧?

很多人说年轻人幼稚,仿佛自己不曾年少轻狂。大家都是跌跌撞撞走过来,也不是人人都从经验中汲取了教训。若倚老卖老以为自己吃盐多过吃米,拒绝活到老学到老,就难免故步自封。何况有些长辈老气横秋,行为却不比青少年成熟,生意和生活都一大堆问题,还好意思怪年轻人没大没小,这跟那些扮虔诚却控制不住欲望还怪女人穿得太性感的虚伪宗教人士是一样货色。

人啊,都爱自己年轻时的叛逆符号,讨厌新世代不听话。大叔说,人都会老,小毛头有朝一日也会变成自己讨厌的模样。但我知道这不是必然。我身边很多五六十岁的前辈上司和朋友,他们思想开放,乐于讨论,能平起平坐地跟幼辈交流意见,而且不介意向年纪更小的人讨教。为什么我以后不能有他们的气度?

与此同时,我已经不年轻。当我看着众多有想法、有能力、有志气的后辈迎头赶上,我不禁惊呼后生可畏,并觉得世界会越来越好!没错,我注定会变老,但我选择努力不成为傲慢的老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