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叫做安华的符号

希盟竞选宣言中承诺安华出任第八任首相。 人民为了推倒国阵,认不认同都接受了安排,正如我们接受前独裁者出任第七任首相。

但安华不放心。从他509后的种种言论和小动作来看,他还真觉得大马欠他相位,他当第八任首相是天经地义。不!不管安华牢中吃过什么苦,我们不欠安华首相一职。昨天我们争取公义,所以争取安华获释;如果安华今天因为政治迫害而再次坐牢,我们还是会为他争取公义。但他要当首相,照理说还得再说服我们一遍才行。

因为安华一人的野心,波德申民选议员让出议席。希盟当政府了,这种有违民主精神的闹剧就该成为过去。包容只会让它再次成为常态。

众所周知,老马1.0让安华在国阵政府中迅速崛起,因为安华是立场鲜明的马来民族主义兼伊斯兰复兴主义者。巫统需要安华,来显得比伊党更伊斯兰。安华落马入狱后,华社一开始袖手旁观,马来社会却普遍愤怒。跟分裂自巫统的公正党结盟时,行动党当然知道这个决定不讨好华社。但跟509前希盟需要马哈迪一样,当时行动党没有安华就只是个华人政党,推翻国阵的机会无比渺茫。

这不表示当时行动党和其支持者对安华没有疑虑。大家一直清楚:我们不信任安华,但需要利用安华。从今天来看,如果我们可以原谅并利用马哈迪,我们当然也可以原谅并利用安华。政治一直都很现实。

今天,我们甚至忘了安华的过去,把他视为民主斗士。我们原谅了安华当教育部长时对华教的破坏,原谅了他对大马走向伊斯兰保守主义的作用,原谅了他把Bahasa Malaysia变成Bahasa Melayu,原谅了财长安华对金融风暴的误判。当然,我们也原谅了马哈迪。我不觉得我们需要原谅他们,我们更不应该忘记;但如果今天他们致力让国家走上正途,我乐意支持他们。

安华一直是个符号。过去大马人抗议马哈迪1.0铁腕统治,和马哈迪政府对异议者的迫害。当年遭到国阵迫害的不只安华,安华也不是为了民主而坐牢,公正党人那套「安华为国牺牲了很多」的说词我不买单。落马前,安华可是百分百巫统人。只是安华毕竟是前副首相,受马来社会热情支持,自然成为了对反对联盟最有利的活招牌。

的确,如果安华当年没有落马,509的胜利不会成真。但大马改朝换代了,安华作为一个符号也失去了利用价值。此时他应该按部就班,管好公正党、说服人民他为什么值得当首相,不是摆出一副贪恋权力的嘴脸。

安华昨天是个符号,是争取公义的符号。反对联盟以安华为符号,是为了号召马来群众反国阵。民运人士以安华为符号,是为了争取公义。我们争取的从来不是老马安华,是更好的马来西亚。

我希望安华明天不是政治傲慢的符号。我希望安华明天象征的不是政客予取予求,不是政客把选民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但如果安华继续唯我独尊,我们总有一天会对他失望;不只昔日暴君化身民主英雄,昔日民主符号也终将被人唾弃。安华如果不太贪恋权力,他还能保住民主斗士的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