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蚂蚁

蚂蚁是地球上最成功的生物之一。它们存在了1.3亿年,足迹遍布于南极以外的机乎每一寸土地。从数量来看,世界自然基金会估计,蚂蚁相等于人类的1.43亿倍。猿猴、虎鲸和乌鸦在智力方面或许更接近人类,但只有蚂蚁有像人类那样发达的社会。

人类之所以成功并非单单因为聪明,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发展成熟,我们某方面也越来越像蚂蚁。要了解人类社会,我们可以从观察蚁群下手。

众所周知,蚂蚁发展出了井然有序的分工社会,一个蚁穴一般会有一只或多只蚁后、负责与蚁后交配的雄蚁,然后还有无数的工蚁和负责保卫蚁穴的兵蚁。为了维持庞大复杂的群体,蚂蚁社会有公共卫生系统、基础设施、商品及服务分配、交通系统等特点。它们善于改造生活环境、开采及利用资源,包括建筑蚁穴、种植真菌和饲养蚜虫(蚂蚁先于我们「发明」了农业)。和我们一样,它们将地盘扩张至新的土地时,经常破坏当地生态,消灭原生的蚁种、昆虫和小动物。

双方社会也有黑暗的共同点。只有蚂蚁和人类有大规模战争,不同蚁群会为了争夺土地和资源而互相杀戮,而且为了尽量避免战争的成本,互相竞争的蚁群间还会展开类似「军演」的仪式,以判断对方实力。在蚂蚁战场上,欺诈行为是兵家常事。而某些品种的蚂蚁会攻击其它蚁种的巢穴,将对方俘虏到自己的巢穴,强迫它们服务自己。遭到奴役的蚂蚁也并非都毫无反抗,它们经常发起奴隶起义,寻找机会杀死奴隶主的幼虫。

尽管蚂蚁被奉为动物界中的战争大师,但它们团结合作的规模往往也是人类望尘莫及的。一些蚂蚁能组成类似合众国式的超级群体,群体内包括几百个连成网路、互相紧密合作的蚁穴,规模可绵延数千公里。

2009年,日本和西班牙科学家发布报告宣称,来自欧洲、美国以及日本3个阿根廷蚁超级群体其实是一个「全球超级群体」的组成部分。通常阿根廷蚁遇上来自不同蚁群的同类时会打架,但研究人员发现,生活在3个不同大陆的数十亿只阿根廷蚂蚁被引见给对方认识时,态度仿佛认识已久的老朋友,并不爆发冲突。

科学家发现,这些蚂蚁基因非常相似,散发的信号有大量化学重叠,相信是源自同一个蚁穴,后来随着人类活动的足迹而散播到全球,并迅速在各地扩张领土。我们可以不完全夸张地说,蚂蚁相信是人类以外唯一成功组建全球性「政府」的生物。相比之下,面对各国利益和理念上的冲突,人类的联合国还显得有些无力和尴尬呢。

蚂蚁是怎么做到的呢?《在蚂蚁王国冒险之旅》作者莫菲特指出,即使是互不相识的蚂蚁,也可以一起合作实现群体的利益。一群黑猩猩最多只有上百只,黑猩猩遇上不认识的同类时,就算不打架,也不大可能寻找共同利益并将其实现。两群蚂蚁相遇时,即使互不相识,只要大家散发同样的化学信息就是合作伙伴。这意味着,蚁群可以毫无限制地扩张,达成前所未有的规模。这是蚂蚁和人类社会的最大共同点。

随着人类社会越来越成熟发达,我们和蚂蚁社会也越来越相似。美国学者弗里德曼说:「我们走在大街上,陌生人保护我们,如警察;或威胁我们,如罪犯。陌生人扑灭我们的火灾,陌生人教育我们的孩子,陌生人建筑我们的房子⋯⋯我们的生命掌握在陌生人手中。」过去数万年来,人类从传统的熟人社会逐步转型至陌生人社会,这带来了无限可能,如经济规模扩大、人员流动性增强、公共服务的社会化程度提高。

蚂蚁的合作单位是建立于化学味道上,人类呢?《人类大历史》作者哈拉瑞有个很有意思的答案:人类成功是因为我们发明了国家、信仰、货币、理念等完全虚构的存在,以将其他人团结起来,实现大规模合作。

例如,我今天交出几块马币或美元,就能向素未谋面的店员达成交易。和国家信仰、资本主义、道德伦理、人权民主和纳吉手中的权力一样,货币并非天然定律,是人类发明出来的概念。26亿令吉对一只黑猩猩而言只是一堆废纸,是人类给这堆废纸标上了价值,并就此达成共识。

尽管如此,今天我们还没能实现彻底的陌生人社会。我们彼此之间存在着种族歧视、对移民的不安、对不同理念的互不包容。但我们一直在进步。

一个超级蚁群遇上全球暖化等环境改变时,由于基因不多元,加上社会结构僵硬,只能大规模死去。相比下,当人类社会遇上环境变化,或发展到难以负荷的规模时,随时可以更换制度,充满弹性地调整。蚂蚁有逾千种,如果阿根廷蚁帝国灭亡,红火蚁会取而代之。而人类只有一个品种,但我们拥有无数种文化、体制和生活方式。如果人类社会遇上挑战,我们可以从多元社会中选出最适合大众的体制和生活方式,然后生存下去。

人类社会比单一基因的蚁群多元得多,因此社会上存在着不同的主张,团结著不一样的很多群人。如何在日益多元的社会中找到一套充满弹性和包容性的标准,是人类社会独有的机遇和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