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叫做安華的符號

image source: New Straits Times

希盟競選宣言中承諾安華出任第八任首相。 人民為了推倒國陣,認不認同都接受了安排,正如我們接受前獨裁者出任第七任首相。

但安華不放心。從他509後的種種言論和小動作來看,他還真覺得大馬欠他相位,他當第八任首相是天經地義。不!不管安華牢中吃過什麼苦,我們不欠安華首相一職。昨天我們爭取公義,所以爭取安華獲釋;如果安華今天因為政治迫害而再次坐牢,我們還是會為他爭取公義。但他要當首相,照理說還得再說服我們一遍才行。

因為安華一人的野心,波德申民選議員讓出議席。希盟當政府了,這種有違民主精神的鬧劇就該成為過去。包容只會讓它再次成為常態。

眾所週知,老馬1.0讓安華在國陣政府中迅速崛起,因為安華是立場鮮明的馬來民族主義兼伊斯蘭復興主義者。巫統需要安華,來顯得比伊黨更伊斯蘭。安華落馬入獄後,華社一開始袖手旁觀,馬來社會卻普遍憤怒。跟分裂自巫統的公正黨結盟時,行動黨當然知道這個決定不討好華社。但跟509前希盟需要馬哈迪一樣,當時行動黨沒有安華就只是個華人政黨,推翻國陣的機會無比渺茫。

這不表示當時行動黨和其支持者對安華沒有疑慮。大家一直清楚:我們不信任安華,但需要利用安華。從今天來看,如果我們可以原諒並利用馬哈迪,我們當然也可以原諒並利用安華。政治一直都很現實。

今天,我們甚至忘了安華的過去,把他視為民主鬥士。我們原諒了安華當教育部長時對華教的破壞,原諒了他對大馬走向伊斯蘭保守主義的作用,原諒了他把Bahasa Malaysia變成Bahasa Melayu,原諒了財長安華對金融風暴的誤判。當然,我們也原諒了馬哈迪。我不覺得我們需要原諒他們,我們更不應該忘記;但如果今天他們致力讓國家走上正途,我樂意支持他們。

安華一直是個符號。過去大馬人抗議馬哈迪1.0鐵腕統治,和馬哈迪政府對異議者的迫害。當年遭到國陣迫害的不只安華,安華也不是為了民主而坐牢,公正黨人那套「安華為國犧牲了很多」的說詞我不買單。落馬前,安華可是百分百巫統人。只是安華畢竟是前副首相,受馬來社會熱情支持,自然成為了對反對聯盟最有利的活招牌。

的確,如果安華當年沒有落馬,509的勝利不會成真。但大馬改朝換代了,安華作為一個符號也失去了利用價值。此時他應該按部就班,管好公正黨、說服人民他為什麼值得當首相,不是擺出一副貪戀權力的嘴臉。

安華昨天是個符號,是爭取公義的符號。反對聯盟以安華為符號,是為了號召馬來群眾反國陣。民運人士以安華為符號,是為了爭取公義。我們爭取的從來不是老馬安華,是更好的馬來西亞。

我希望安華明天不是政治傲慢的符號。我希望安華明天象徵的不是政客予取予求,不是政客把選民的支持視為理所當然。但如果安華繼續唯我獨尊,我們總有一天會對他失望;不只昔日暴君化身民主英雄,昔日民主符號也終將被人唾棄。安華如果不太貪戀權力,他還能保住民主鬥士的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