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草根逆襲

老馬扎希各主朝野,凸顯馬來社會逐漸推翻貴族統治,源自草根的馬來領袖已控制大局。馬來社會如今渴望來自草根的政治領袖,納吉、姑里和凱里的下場,反映馬來社會對菁英和貴族政治已經厭倦。

這股大馬華社不易察覺的政治暗湧,509時改寫了大馬政治,隨後改寫了巫統,也將繼續改寫我國命運。

回首過去,從東姑到敦胡先翁,大馬首相皆來自貴族。老馬是首個出身貧寒的首相,這背景反映在他鮮明的民族主張,對王室的不恭,和對發展的迷戀。他首次任相時挾民意大刀闊斧施展理念,公然對碰王室,破壞民主機制。跟李光耀蘇哈多等平民出身的亞洲強人一樣,老馬1.0粗暴獨裁,視民主法治為麻煩。後來退出巫統加入希盟,老馬依然被馬來社會視為民族戰士,讓這「勝利之父」得以擊敗納吉,終結巫統六十年統治。

撇開老馬不談,巫統一直是馬來王族和貴族領導的政黨。但過去幾年,或許有一部分歸咎於納吉的貪腐形象和羅斯瑪的浮誇,馬來社會對貴族行徑日益反感。與草根脫節傲慢又離地的納吉,最後一刻仍自以為有馬來社會無條件支持。他錯了!509當天,無數馬來選民違背王室「勿換引擎」的呼籲,狠狠懲罰了巫統。

巫統淪為反對黨後,草根黨員也在黨選中對付了黨內的貴族和菁英。

很多城市人討厭阿末扎希。我認識的人都想凱里當巫統主席,是姑里也不錯。偏偏巫統就是選了扎希!為什麼?眾多評論者的解釋是:巫統不覺得需要改變。

但真是這樣嗎?

不久前,地緣政治學者旺法依沙(Wan Fayhsal)一篇文章在臉書上廣泛流傳。旺法依沙寫道,扎希很多缺陷,可是他思維和領導都貼近馬來主流社會的價值和精神,又致力捍衛伊斯蘭和馬來主權,故鄉下馬來選民視其為純正的馬來戰士。

相比下,在馬來草根眼裡,姑里是讓人噁心的過氣東姑,喝洋水的凱里更不懂馬來草根心聲。

如此看來,巫統非不願改變,巫統黨選的結果恰恰回應了馬來草根對改變的呼聲。姑里扎希兩人中,姑里更貼近貴族出身的傳統巫統領袖。但馬來人今天要的,是來自草根在本地讀完大學「貼地氣」的領袖,如老馬、安華、慕尤丁和扎希,還有甘榜出身沙地留學的哈迪阿旺。這些人是大馬的未來。

這不是說馬來社會對貴族沒保留一些尊重,但尊重不等於遵從。

我們城市人優越感滿滿地以為,鄉下馬來人盲目忠於王室和領袖,故我們低估他們反叛的意願。而歷史證明我們錯了。509大選前,柔佛王室要求選民抗拒改朝換代,但無數柔佛馬來選民把票投給了老馬。馬來社會對王室的尊重,就只剩尊重;水能載舟亦可覆舟,王室應以此為戒。

長遠來看,馬來平民會擁抱倡導民族自強的馬哈迪路線?會走捍衛土著權益的扎希路線?還是會走哈迪阿旺的伊斯蘭路線?希盟怎樣應對巫統伊黨可能組成的馬來民粹陣線?馬來民族主義可否兼容各族,變成國民主義?開明派和多元精神的擁護者,怎樣和馬來草根找到利益交匯走在一起?這不是不可能 —— 509大選中,我們合作擊敗了納吉。但蜜月不會長久,我們恐怕很快又會同床異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