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馬成日的馬哈迪醫生

馬哈迪醫生下一趟東洋,短短兩天內,二零二零宏願、向東學習政策、國產車計畫通通回來了,彷彿回到八十年代。

老馬顯然想勾勒出一幅美麗風景,一個大馬跟日韓相提並論的未來。也許,今次老馬再次踏足他仰慕的日本,想起讓大馬成為先進國的宏願。但大馬人很現實,聽了後最關心的是:政府是不是真的要推出新國產車項目?因為普騰,大馬人至今在買貴車。老馬一番脫口而出的話,頓時讓大家飆出冷汗。

較早前,老馬宣布取消興建馬新高鐵。包括納吉在內的一幫人批評老馬,指責老馬未考量高鐵可能帶來的經濟效益。他們說,高鐵會帶動周邊地區經濟發展,可以促進技術轉讓,可以為馬新人民帶來工作機會,老馬不該只從紙面價錢和票價衡量項目的價值。

對於這些言論,網民Jimie Cheng在推特上說:關於興建高鐵的經濟效益,竟然有人覺得需要提醒老馬?難道他們忘了,老馬是大馬的大型項目之父?Jimie Cheng預言,老馬肯定只是展延高鐵建設,他很快就會推出其他國庫比較可以負擔的工業化項目,來刺激經濟增長。

果不然,老馬去一趟日本,就提到可能要有新的國產車項目了。他還澄清,大馬無意取消興建馬新高鐵,只是目前國庫負擔不起,需要展延。未來,大馬還會考慮興建通往西馬半島的高鐵。

這一切當然只是老馬嘴巴講講,連皮毛都還沒有。若要落實國產車項目,老馬得先通過內閣同意。

而這關會比老馬1.0時難。評論者蘇銘強在臉書上說,老馬已非當年獨裁者,他在政府內被公正火箭兩黨鉗制。但民間支持率高的老馬有民意做靠山,所以他上台後一直順從民意,換取人民支持作為抗衡聯盟內對手的籌碼。人民不要老馬當教育部長,老馬就不當了;人民要老馬廢除反假新聞法,老馬也承諾廢除。所以,老馬會不會一意孤行推動新國產車項目?這還得看執政聯盟中各黨的看法,以及人民的意願。

我覺得,關於新國產車項目,政府目前連個概念都沒,現在就斷言會有普騰二號是太早了吧!但我們應該大聲說話,讓政府知道我們對國產車項目的看法。而政府如果要搞新國產車項目,也必須有信服力地向人民解釋,為什麼這次會比上次更好?

我明白老馬希望大馬人有屬於自己的工業。但如果不要來個普騰二號,就應該分析市場聆聽專家意見,才決定是否和怎樣落實項目。要不要搞新國產車項目,以我所見沒有絕對的應不應該。而工業化項目不一定只能是國產車。說到底,不管是什麼項目,怎樣執行才是關鍵。就像當年普騰淪落為老馬朋黨的致富手段,我們要怎樣確保同樣的情況不會再發生?老馬也必須明白,大馬不是日本,我們國內對國產車沒有足夠需求,難以擴大生產規模。要是政府重蹈覆轍,為了「鼓勵」國人買國產車落實保護主義,提高人們買進口車成本,只會滋生民怨,然後反映在下次大選中。

畢竟,希盟在競選宣言中承諾要降低人們買車的成本。不管有沒有落實新國產車項目,這個承諾都一樣必須實現。

老馬2.0或許在政治立場上有進步和願意讓步,但他的理想還是一樣:讓大馬成為發達、自給自足的工業化國家。以我所見,這位強悍的民族主義者決定在九十幾歲高齡不惜推翻巫統,回歸相位,主要還是為了實現他對大馬的願景。至於體制改革,只是為理想服務的手段。

雖然中日韓今天口口聲聲提倡自由貿易,但當年這些國家都鐵腕保護民族工業,經濟起飛後才開放市場。老馬堅持大馬要有國產車,因為期望大馬能複製八十年代日本和後來中韓的迅速崛起。但老馬不是專家,不懂怎樣實現腦海中的美好願景,或可否把東洋那套直接搬到大馬的熱帶土壤。例如,日韓崛起時雖然實行保護政策,但企業在國內也有適度競爭,馬哈迪1.0時大馬則沒有做到這點。而且,大馬和日本的歷史、人口結構、經濟水平等國情都很不同,我們不能一味複製中日韓的方法,正如我們不可能一味複製西方國家的方法;大馬如果得以釋放潛力,她的成就也會有別於日本。我可以理解老馬望馬成日,但我想他傾向於把事情看得簡單,包括把國家成敗歸咎於民族性情這類過時思想。

八九十年代時,馬哈迪可以罔顧內閣和專家意見,強行推動他的願景。那讓他享有大馬現代化之父的美譽,但也留下惡果,為日後巫統倒台埋下種子。所幸今天我們不是活在八十年代,老馬也不再是獨裁者。這是新大馬,任何項目不會是老馬一人說了算,也不應該是馬哈迪一人說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