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至清則無魚

六十年來首次改朝換代後,舉國穆斯林開始齋戒。在短短不到一個月內,希盟政府落實了零消費稅,也標誌著開齋節購物季開始。現在每個週末,到處可見十分熱鬧的開齋市集,馬來同胞紛紛帶著一家大小逛街掃購年貨,很有節慶的感覺。

我想,這歡樂氣氛於希盟是好事吧。這只是蜜月期,很快新政府會面對種種挑戰或暴露弊端。但,此時讓馬來同胞開心過場無消費稅的開齋節,應該可以讓人民感覺良好,打消不少人對改變的不安。

雖然如此,我想很多馬來家庭回鄉團聚時會很尷尬,不太敢提政治吧。幾天前,公正黨副主席拉菲茲接受BFM電台訪問,他說希盟在馬來社會支持率有限,馬來選民往往是因為厭惡納吉和支持老馬才投給了希盟。而且,較多馬來人還是投給國陣和伊黨。拉菲茲警告,希盟政府要尊重並敏感處理馬來社會的焦慮和不安,別因為一時勝利就覺得可以得寸進尺。否則引起反彈,就可能令較多馬來選票在下次大選倒向(屆時可能結盟的)巫統和伊黨。

說真的,馬來穆斯林畢竟是大馬社會的中堅力量,那種「行動黨將控制希盟並打壓穆斯林」的擔憂沒有根據。哪一個政黨敢欺負馬來人,作死啊?身為大馬華人,我們容易對友族不安不以為然,甚至幸災樂禍。但如果希盟選擇無視這些焦慮,而過早在「UITM是否應該開放給非土著」這種敏感議題上跟馬來保守派糾纏不清,只會無謂地激起反彈,反而壞了大事。就像華社在華教的存亡跟大馬華裔的命運之間畫上等號,一部分馬來社會也會覺得,如果政府貿然否定王室、伊斯蘭和土著特權,馬來人也會在大馬淪為二等公民。別忘了,他們能在下次大選反擊,我們也會一起沈淪。

這是危言聳聽嗎?當年奧巴馬成為美國首個黑人總統,對黑人左派而言是前所未有的勝利,但也令白人保守派焦慮。八年後,特朗普在白人保守選民熱烈支持下當選總統,隨後逐一瓦解奧巴馬八年來的政績。特朗普當選的原因很多,歷史也會評價他的功績;但對奧巴馬支持者而言,教訓應該是:勿把勝利視為理所當然。

在大馬,我們今天歌頌種族政治的終結。但不妨想想:如果是林吉祥不是馬哈迪領導希盟,我們能改朝換代嗎?這不是說509不是一場極大勝利,改革總要有個起點。種族政治也不是源自歧視或仇恨,而是焦慮與不安。通過馬哈迪和安華,希盟說服不少馬來人放棄巫統或伊黨;如果我們能逐步說服更多大馬人改變不可怕,而不是在落實體制改革前就先打草驚蛇,我們就有很好的機會建立一個更公平的馬來西亞。

是的,我們需要鞭策希盟政府,確保他們履行競選宣言裡的承諾。這是他們的基本義務!我們需要敦促希盟政府落實影響深遠的制度改革,才能保證以後大選不管誰贏都不會太糟。而且,我們時間不多!但水至清則無魚。讀書人對譁眾取寵的政策反感,但大部分人——尤其是財務吃緊的平民——可是很在乎消費稅有沒有取消。在這階段,改變應多得足以讓選民習慣改變並不覺可怕,又不張揚得惹來保守勢力的反彈;而一些「民粹」政策在民間帶來的感覺良好,讀書人可能有所不齒,但可以安撫不少人對改變的疑慮。

我們很容易以為,多數大馬人投票給改朝換代的理由跟我們一樣。我們容易以為,大部分人背棄國陣,因為他們想要種族平等的大馬,因為他們嚮往三權分立和政黨輪替。但多數大馬人投給希盟的理由才沒這麼抽象。多數選民在乎的,是生活素質改善。很多人投票時想的是生計問題,是消費稅可惡,是討厭納吉夫婦。很多人鼓起勇氣投給改朝換代,因為他們對老馬安華這最強組合有信心,包括相信他們會讓大馬再次進入黃金時代的同時,繼續保障土著的權益。

你或許覺得這些人目光不夠長遠。但沒有這些人支持,我們不可能改朝換代。沒有這些人支持,希盟政府也做不久。他們跟我們一樣,大家都是有日子要過的馬來西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