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民粹?

也許因為老特當上美國總統,近幾年「民粹」成了流行字眼,評論者和文青口邊必掛。又不知幾時開始,民粹成了人們形容行動黨的標籤。

什麼是民粹?民粹(populism)又譯平民主義大眾主義人民主義,它的核心是與菁英主義對立,擁護平民掌控政治。民粹是中立詞彙,民粹主義純粹是政治理念。政黨可以通過給窮人大量津貼來實現民粹政治的承諾,像泰國塔辛家族,也可以煽動平民仇恨社會菁英,像毛澤東特朗普。很多民粹政策因為違背經濟規律,或成為獨裁者上位的工具,造成極悪後果。但政府也可以適量分配財富來協助平民,又或者管制大型企業,來達成以民為本的目標。

民粹不是壞事,全看怎樣實現。

我提個海外的個案。前年智庫開放市場研究所研究員斯托勒(Matt Stoller)在《大西洋月刊》撰寫了《民主黨怎樣扼殺了民粹的靈魂》一文,就很好地帶出了民粹本來的意思。美國民主黨曾力爭底層利益,強調資源分配。但後來以克林頓總統為代表的菁英階層在民主黨里坐大,民主黨開始變質,逐漸成為和大企業同床而眠的菁英政黨。美國自由派也伴隨著民主黨的轉型,從關心階級鬥爭和窮人福利,轉至關心女權LGBT等中產階級關心的文化議題。至於美國共和黨,它向來都擁護菁英利益的政黨。但民主黨變質後,美國人越來越覺得華府和民生脫節。他們最後把特朗普選上台的心態可能很複雜,其中參雜白人社會的種族主義。但利用特朗普破壞菁英統治、恢復政治裡的民粹元素,相信是一大理由。

今天,人們常用民粹來形容煽動民眾情緒的行為,特別是煽動平民仇恨社會菁英的言行。我勉強接受這種使用,畢竟語文會隨著時間改變,多虧媒體的誤用和濫用,人們對民粹的詮釋已經脫離它本來的意思。這也意味著我們需要一個新字眼,來表達民粹本來表達的意思。

但是,當我身邊一個熱血青年和一個社運份子不約而同地在社交媒體上說,她們支持社會主義黨,「因為社會主義黨不民粹,不像行動黨或國陣」,我就笑翻,馬上給一個前輩看。對方看了也大笑。我可以接受民粹這字眼某程度的誤用,但⋯⋯PSM不民粹?你們開什麼玩笑?至少從他們的各種宣言和活動來看,社會主義黨是為底層發聲、協助平民擺脫菁英和資本家壓迫、爭取更平均資源分配的政黨。在整個大馬政治生態中,哪個政黨比他們更民粹?

我覺得很諷刺,今天很多把民粹當負面標籤的人,都是自稱左派或自由派的文青公知。也許,正如斯托勒所說的,隨著美國民主黨成為菁英政黨,今天自由派口口聲聲上支持弱勢者,身處中產階級的他們對社會底層的粗暴卻很鄙視。市井人士沒讀過牛津大學,他們會說歧視女性的黃色笑話會喜歡粗暴言行會仇視其他族群和同性戀。所以?難道你只有在弱勢者改頭換面變得斯文有教養了,才去理解幫助他們?當像特朗普那樣的人更受平民老百姓歡迎,自由派卻感受到來自民間的威脅,然後民粹就從以民為本變成罵人標籤。

為什麼人們有行動黨很民粹的印象呢?至少據我所見,當人們用民粹形容行動黨,他們總會提到丘光耀之流的粗暴語言。也很多人扯到華人沙文主義,雖然我不知沙文主義跟民粹什麼關係。以我所見,華人社會裡民族沙文主義十分普遍,但我不覺得這可歸咎於行動黨。特別因為當下批評行動黨最大聲的,包括不滿行動黨處處向馬來社會妥協的一群華人(他們忘了華人是人口一直縮減的少數族群)。到底沙文主義來自人民還是來自黨?怎樣都好,巫統把行動黨標籤為華人沙文主義政黨,引起馬來社會對行動黨的懷疑,而一撮華人似乎也同意巫統所言。

話說,整個希望聯盟的競選宣言,不乏一些可合理標籤為民粹的承諾。如廢除GST和大道收費站、恢復燃油津貼、各種未解釋清楚的資源分配、減輕PTPN學貸、提高最低薪金、控制稻米入口。我不是經濟學者,不宜評論這些承諾的可行性,和它們對國庫造成的負擔,雖然我有疑慮。這些承諾確實可說民粹,只是,希盟派糖果派得比國陣嚴重嗎?宣言以外,行動黨或希盟究竟哪裡讓人覺得他們很民粹?跟在鄉下老樹盤根與農夫漁民等底層關係密切的巫統相比,行動黨反顯得像個城市菁英的政黨,不是嗎?

這不是說我不支持希望聯盟在今次大選奪得統治權力。不管希盟民不民粹,我們現在最需要體制改革。唯有改朝換代,我們才可能做到這點。投廢票或在社會主義黨不大可能勝出的選區投給PSM或許有助於發洩,但無助於把國陣趕下台。這是耕田之時,但願兩線制成立後,我們能逐步往多黨(而不只是兩黨)競爭邁進,讓大馬政治百花齊放。而我認同《金融時報》研究員哈菲茲諾山(Hafiz Noor Shams)所說,長遠的經濟繁榮全靠今時今日的制度改革,為了制度改革,先借助下民粹的力量不是什麼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