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

現在的小朋友對歷史的認識,真的不應該只停留於那種「我有一個夢」的瞬間片段,而忽略了這些鬥爭背後的策略、妥協、時機掌握、各方起初的意見不同,和那鬥爭的持久。今天說行動黨「舔老馬」的人,大概都忘了當初安華是什麼樣的角色。那時人們不在臉書吵,但一定也有人對行動黨「舔安華」感到失望吧?行動黨從一開始(包括幾十年前)就很務實地到處組建聯盟,因為在前線鬥爭的他們,比任何一個鍵盤勇士都清楚要打完這場仗需要什麼。固然他們也有很多策略上的錯誤,也有很多問題。但對我們這些希望推倒國陣、恢復兩線制的人來說,當務之急不是擁有一個很理想的選擇,而是先耕田了再說,先讓國家走出巫統的一黨獨大。然後,實現了這點後,我們再來好好地監督希望聯盟,又或者下次再把改過自新的國陣選上台,說不定以後還會給在這片新土地上開始壯大的社會主義黨一個機會。

昨天我跟朋友討論起政治的事情,他笑說:幾年前的你,一定不會支持今天的希望聯盟,因為老馬這件事情。我笑說,還好我不是個害怕改變主張的人。這幾年來我變得務實了,不那麼理想主義了。我又想起六七年前有個非常熱血的學長Ley Soon,他跟我說過:我們不信任安華,但我們必須利用安華。而說到今天的廢票聯盟,我最早認識的投廢票的人是我的父母,那時我還是個一二年級的小學生,就聽過他們說他們投了廢票,在選票上畫了烏龜。那時老馬還是首相,行動黨還沒有跟伊斯蘭黨結盟。十幾二十年後,他們告訴我:這次一定要投票,我們沒什麼機會改變這個國家了,但你們年輕人,趁著還可以為自己的前途投票,就去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