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A片能換上任何人的臉

上禮拜國陣競選宣言引起議論紛紛,不只因為內容。在網上可以下載的宣言文檔中,第十七頁有兩張圖,顯示現在和未來的吉隆坡市景。眼尖民眾注意到,圖中好像少了點什麼?第一張張圖中,我們還可以看到國油雙峰塔下半身的一點點,上面明顯P掉了。第二張圖中,可以清楚看到吉隆坡塔,但不見雙峰塔。取而代之的是106交易塔。

像某國陣公關所說,這是無關緊要的美術問題。宣言內容才是重點!雖然如此,我剛在大西洋月刊裡讀到《假影片時代崛起》一文,講到現在科技能像P圖那樣輕易修改影片中移動的內容,我就再次想起國陣宣言裡消失的雙峰塔。

宣言裡那兩張圖片有99%可能是用Photoshop弄的。多虧有電腦,今天只要有少少技巧,P圖只需幾分鐘,學生都可以做。

不過,修圖比電腦古老得多。在十九世紀,人們為了藝術商業或政治目的,用墨水、油漆、雙重曝光、拼接照片等方法修改照片內容。最顯眼的一些例子是在政治宣傳和修飾歷史。例如在斯大林統治下的蘇聯和毛澤東時的中國,每當有共產黨黨員遭到清算,宣傳單位就會確保這些人從官方照片和檔案中消失,讓他們不曾存在。這些人很多曾是斯大林毛澤東的戰友,就像被視為雙峰塔幕後主腦的馬哈迪,也曾是納吉所屬巫統的領袖。但過去只是為了服務現在,一翻臉歷史也得跟著改寫。

我上面說到大西洋月刊中《假影片時代崛起》一文。文中提及,去年有人開發了軟件,可以輕易把別人的臉「換」到影片中演員的身上。軟件會分析當事人大量照片,製造出他的各種立體表情,然後移花接木到片中角色的臉上。不知情者看了,還以為當事人參與了影片演出。

這科技有可怕的應用。舊情人可以把女子的臉轉接到A片裡,然後放上網。這不是危言聳聽,這款軟件目前最受歡迎的應用就是把明星的臉轉接到A片演員身上,來滿足某些人的幻想。這種影片叫deepfake,名字源自軟件中的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演算法。雖然很多社交媒體禁止了這些影片,上網還是不難找到。因為效果驚人地自然真實,如果沒人說,觀眾會以為明星真的參與了片中動作。

也不是全部人用這軟件於不正當或色情用途。很多人用它純為娛樂,如把政客的臉轉接到電影角色身上。也有人研發怎樣把這科技用在對的地方,如心理治療時當事人可以在和醫生的視頻對話中隱去臉部,以維持隱私。不過,這些正當用途可以彌補這項科技可能帶來的傷害嗎?木已成舟,我們又怎樣阻止人們濫用科技呢?

當然,修改影片內容不是新東西。電影向來有用特效,否則就沒有《魔戒》那類電影了。但是特效需要昂貴器材軟件和大量時間,拍攝要安裝綠屏後製要請人。Deepfake的開發者則承諾,有普通電腦的人都能免費使用這款開源軟件。想想一個癡漢把迷戀對象的臉接到A片裡面。想想一個政治狂熱份子可以修改錄像,用WhatsApp散播經過修改的影片,說是現場拍攝。一旦這科技普及,我們不只要擔心自己突然出現在別人的性愛影片中,我們也不再能輕易判斷任何影片的真偽。

迄今為止,如果有政客否定指控,但有廣泛流傳的影片顯示他犯罪,那多數人會相信影片。在多數人眼裡,錄像就是真相,可以擊破任何謊言,因為我們知道:照片易改影片難改。但如果連修改影片內容也變得容易,不只政客的話不能相信,照片不能隨便相信,錄音不能隨便相信,現在影片也難分真偽。除非人在現場,不然有誰能相信什麼呢?

當自己所見的都不能完全相信,我們會更謹慎,怕那段網上流傳的影片有少少可能是經過修飾,還是別分享或評論。對統治者來說,這種真相瓦解的時代真好。如果老百姓不再相信自己的眼睛,統治者就能肆意替我們決定什麼真什麼假。這官員召妓的影片是是假的!分享者要坐牢。那段顯示反對黨領袖犯罪的影片,政府發表過文告說是真的,大家放心登放心播放心分享!與其創造真相來對抗對自己不利的真相,不如讓天下不存在真相,所有信息都有那麼一點點可能是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