藜麥、老馬和政治厚黑學

我最近讀一本書叫《獨裁者手冊》。書中提問:為什麼統治者都都自私昏聵,不像我們那樣清楚看見問題呢?權力為什麼造成腐敗?這些比我們有權力的人都是蠢蛋嗎,還是都身不由己?這本書基本上是政治厚黑學,聽起來很犬儒,但媒體和大學教我們從「政治應該怎樣」去理解政治,卻無視政治現實是怎樣。在貓抓老鼠的遊戲裡要貓不吃老鼠,甚至要貓保護老鼠,我們就必須改變遊戲規則,不是空談好貓不食鼠。

如果感興趣卻沒時間讀書,CGP Grey在Youtube上有段視頻叫The Rules for Rulers,是《獨》的內容簡要。不得不提,裡面也說到為什麼投廢票不能爭取到政黨關注,只會方便政黨縮減支持者聯盟,更專心討好積極投票的群體。我就不多說書中內容了,今天想在此用書中的片面視角分析我國政局。

《獨》和核心概念是:在任何國家或機構,領袖掌握和維持權力都要面對三個集團:名義選擇人、實際選擇人和致勝聯盟。名義選擇人集團是名義上有投票權的公民,在民主國家也就是所有選民;實際選擇人集團是選票能影響政局的人。致勝聯盟是為統治者做事,真正決定統治者是否穩坐江山的核心集團。他們可以是垂簾聽政的慈禧太后、掌握兵權的軍官、警察總長或內閣成員。

大馬名義上是民主國家,名義選擇人集團包括任何有資格投票的人。但眾所周知,因為選區劃分不公不均,鄉下馬來選票比市區選票更有份量。任何政黨得到鄉下支持就能得勝。由此可見,馬來社會和東馬土著才是實際選擇人集團。在很多偏僻地區,整村人投票給誰經常是村長一人說了算,政黨多給村長好處,在鄉區派點糖果,就能高枕無憂了。在一些國家,為了坐穩江山,政黨也通過控制選舉機構重新劃分選區,又或者通過控制哪些移民可以得到公民權,來讓選舉對自己更有利。

也因為這樣,希盟處於劣勢,無法靠市區和華社的傳統支持者得勝。如果希盟討好鄉下馬來選票,一定會得罪本來的支持者,他們必須二選一。從戰略角度來看,這不難選。

實際選擇人集團雖有影響力,但只能影響不能決定。「致勝聯盟」才可以決定納吉繼續掌權還是倒台。《獨》裡提到,人們常以為暴君在革命示威後倒台是失去民意,但通常只是致勝聯盟覺得領袖不再能繼續提供利益和保護,以民意為煙幕把國王換掉。革命勝利不因為民意不可擋,是因為軍隊在關鍵時刻選擇不向示威者開槍。能繼續服務致勝聯盟,江山就坐得穩,否則,寶座就肯定難保。

誰是大馬的致勝聯盟?我們可以問:錢都去了哪裡?哪些人在關鍵時刻出少點力,首相就會倒台?希盟推倒納吉的一個方法是讓納吉的致勝聯盟對納吉失去信心。而如果要他們冒險放棄納吉,就必須承諾在納吉到台後,可以保住這群人的財富和地位。

老馬已經92歲。對希盟來說,老馬的歲數讓希盟放心。他就算食言,不把首相位子交給安華,他也不能在位多久。

納吉清楚知道這點。納吉一再強調老馬已經衰老,譏諷他老人癡呆。記得納吉說自己天天吃藜麥嗎?很多人譏笑納吉與民生脫節。但納吉才不在乎人民怎麼看他呢。不管有意無意,天天吃藜麥暗示納吉身體健康,還很長命。他這話若有意不是說給選民聽,是說給巫統聽。

說到底,納吉不怕民意,民意不難操縱。納吉怕巫統元老背叛他轉投老馬,就像慕尤丁。強調老馬年老體衰是暗示:繼續跟我的話,我可以罩住你們很久。跟老馬的話,老古董快進棺材了,能給你什麼保障?他掛了林氏父子還不清算你們?

歷史上統治者都在鬥長命。俄羅斯總統普汀幹嘛愛脫上衣秀肉?無非是為了告知統治集團:普汀還很生猛,跟著他你能繼續蠶食國庫很多年。你背叛他,他還能臥薪嘗膽東山再起,然後找你算帳!但如果普汀大病,他可沒有指定繼承人,老臣子一定會盤算支持誰當下一個沙皇。如果人們開始竊竊私語說國王活不久了,不只各種想謀反的人摩拳擦掌,宮廷裡的人也會趁早出賣國王,免得國王死了自己還要跟著被清算。

納吉不怕林吉祥,納吉怕老馬。很多在乎正義的人說,老馬至今不反省,我們幹嘛要再給他機會?但不論對於是巫統中納吉的核心幕僚,還是對於能影響政治走向的鄉下馬來選民,老馬是熟悉的魔鬼。巫統中有權勢的人不擔心老馬和慕尤丁秋後算帳。在老馬對面,他們更可能在大勢開始對納吉不利時,決定不忠於納吉。

怎樣製造對納吉不利的大勢?弔詭的是,1MDB等醜聞反而讓納吉坐得更穩。身陷醜聞的領袖會想盡辦法保住地位,這點會增加其政治聯盟的忠誠。要扳倒納吉,就必須從實際選擇人集團下手,也就是討好鄉下馬來選民,以動搖巫統的統治地位。

對擔心改朝換代的鄉下選民來說,老馬是信譽品牌。不管老馬做過什麼壞事,他當首相時令經濟繁榮發展。又因為他是馬來民族份子,馬來社會不怕他向林氏父子出賣馬來利益。如果引起馬來海嘯,就算國陣繼續掌權,巫統中納吉的致勝聯盟會視納吉為負擔,然後迫使他下台。這不是我們心目中改朝換代,但不論對希盟還是巫統後浪來說,移除掉一個身陷醜聞不肯下台的首相是好事,國陣和希盟才都有空間繼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