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能獨善其身

12 February 2018

大家農曆新年快樂!今年是大選年,但我們別忘了,生活離不開政治,可是也不只有政治。我看見不少人為廢票爭議反目成仇,何必呢?生活中可爭議的事情算不清,就算兩個人氣味相投志同道合,也會有意見不合時。

古人曰: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後知至,知至而後意誠,意誠而後心正,心正而後身修,身修而後家齊,家齊而後國治,國治而後天下平。美國社會學習理論家朱利安·羅特(Julian Bernard Rotter)則提出控制點的概念。他說,世上萬事分成個人控制範圍內的事情,例如健康財務事業,和個人控制範圍外的事情,如政治。一個人不該費神擔心自己不大能影響的事情,如出門會不會遭遇恐襲,應該解決能解決的問題,例如把手頭上的工作做好,這樣才不會覺得無助或一事無成。反之,如果我們從自己能掌控的事情做起,就能一步步擴大自己所能影響的範圍。

這不是說我們不應該關心世界格局國家大事。我們生活上很多決定都能得益於對環境的理解和掌握。而且,雖然我們不能決定國家走向,但可以決定手上選票要投給誰。如果我們一天到晚埋怨沒有理想候選人,有用嗎?坐在家裡等孔子投胎轉世咯?主動被動,我選主動。沒有大選時,我們也可多多益善,用行動改善自己和鄰居的生活環境。如果有能力,你甚至可以加入政治,成為心目中那理想的候選人。

喔,要當候選人一點也不容易。如果想改變這國家,那是一條非常漫長的路。君不見納吉、林吉祥、馬哈迪、哈迪阿旺都已年邁?最年輕的納吉都64歲,跟習近平同歲;林吉祥76歲,比特朗普大幾歲,最老的馬哈迪已經92歲,比英女王大一歲。每個人都說,我們需要更多年輕面孔。但政治不是穿黃衣上街幾天就會改變,即使今天年輕朋友踴躍投入政治,他們得到權力去推動改革時肯定都一把年紀,要把改革落實可能又要花上幾十年。這樣說很奇怪,但在想著改變世界以前,我們要先照顧身體健康,因為時間是我們最寶貴的資產。

另一則我覺得在狗年值得掛在心裏的忠告,是:不要當個犬儒的人。

最近讀到彭博新聞的作者梅根·麦克阿德的一段話:「大約十幾歲時,我們開始覺得,只有輸家會相信任何事情。我們開始相信藝術必須凸顯人性險惡,政治必須犬儒,只有凸顯一切多麼腐敗才是寫實。」她說,世上確實很多醜惡的事物。我們批評歌舞昇平的作品與現實脫節,因為它們裡面沒有描述到現實中黑暗的一面。但這不表示現實只有黑暗。人性也可以光輝,世上除了醜惡也有美好。

我不信人性本善。但我因此珍惜人與人之間的善意和愛。當我們越不指望別人善良,善良的份量就更重了。我也讚嘆人類可以為了共同目標理想和價值團結,建立複雜的文明社會。人做事常有自私動機,不管是別有目的還是想要回報。但我們沒必要追究對方誠不誠懇,除非他想傷害我們。虛偽地行善依然是行善。虛偽的行善者,總好過質疑別人誠意自己卻不行善的人一萬倍。

根據現代社會對犬儒(cynical)的定義,犬儒的人相信人做任何事情都為了私利。(這有別於古希臘提倡鄙棄俗世榮華富貴的犬儒學派。)從這角度來看,我是犬儒的人吧。但犬儒也形容一個人不願相信任何事情值得去做。犬儒的人相信只有傻子才會去為權力和金錢以外的事情鬥爭,不管那是公義、平等、自由民主共產資本宗教還是法西斯。在他眼裡,一切價值都是愚弄人的把戲;如果有人認真去爭取,甚至為了大眾的利益犧牲小我,那人絕對是傻子。

大學時講師教我們:對萬事保持懷疑。很多青年聽了開始覺得,我們不該相信任何事情,世上無真相。他們以為犬儒是聰明,「因為我誰都不信,別人騙不到我」。但高等教育所強調的懷疑姿態(skeptical)不是犬儒。前者要我們謹慎看待一切資訊,但那是為了做出比較準確的判斷。犬儒則叫我們相信萬事皆陰謀,權力和金錢才是真理;沒有好人和壞人,只有勝者和敗者。

以我所見,保持懷疑是為了幫助思考,犬儒是懶惰思考 —— 既然不可能知道真相,那我們思考來幹嘛?既然除了金錢權力,世上沒有任何事情值得爭取,那也難怪認真做事的人被當成傻瓜,什麼都不做反而是大智慧了。套用節目主持人史提芬.苛伯的話:犬儒假扮成智慧,但它離智慧最遠。犬儒的人什麼都不學,他們弄瞎自己,向世界說不,以避免失望或傷害。詩人馬婭.安傑盧則說:犬儒青年最叫人同情,他本來什麼都不知,然後什麼都不信。

但最一針見血的,還是英國文學教授梅森.庫立,他說:犬儒的人洞察問題所在,但不願去解決這些問題。我補充:對犬儒的人來說,既然所有人最後都會一樣糟糕和虛偽,所有事情最後都一樣無意義,我幹嘛要支持這些人,或改變現狀?

是的,在任何合作中,大家都有私利。你的工作夥伴肯定要賺錢,不然幹嘛上班?從政的人當然想要權力,不然從政幹嘛?也沒有任何人十全十美,我們不可能有理想的隊友。但合作意味著拿出一點信任,沒有信任社會就會瓦解。犬儒的人不會失望,也不會給人利用,就像什麼都不做當然不會失敗。但他不會對世界有貢獻,他只能獨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