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投廢票,也是為更好的選擇

有些人說,任何人都有權利投票,或不投票給任何政黨。這沒錯。

同樣地,一個人要怎樣花自己的錢,是他的權利。但若有理財專家誤人子弟說:花錢是你的權利,聰明人都充分利用權利,不追隨羊群,把終身儲蓄花個清光吧!他有言論自由,但這言論不太負責任。別人有權揮霍,我們也有權強調節儉重要。我們更有權說:你有權揮霍,但被迫跟周圍的人借錢,就不只關於個人權利了。

沒錯,在健康的民主社會,投廢票是個人權利。但在大家爭取到兩線制前,連公平選舉的權利都還沒爭取到前,我們就放棄了自己和別人選擇的權利,這跟錢還沒賺回來就先花掉有什麼差別?

迄今廢票爭議中有很多不文明對話,雖然雙方有權罵對方蠢,但毫無建設並讓人反感。不管怎樣,雙方充分利用了言論自由,而不贊成投廢票的我,也看了不少對方論點。但我還沒看到有人有說服力地解釋,投廢票除了表達不爽,還有什麼好處?

我們說,投廢票是為了傳達訊息,給希盟教訓。可是希盟如果接下來五年不入主布城,國陣更加不擔心失勢,希盟不過是繼續做反對聯盟,受罪的還是我們。為了保住權力,國陣政府繼續削減我們的言論自由,繼續對付對執政黨不利的人,繼續操弄宗教議題,繼續讓我國從未曾脫離國陣統治的偽民主國家發展成神權國家。很快我們就會從沒有好的選擇變成沒權選擇。

2018年,國陣如往常一樣贏了,繼續掌政五年,希盟得到教訓。接下來五年,讀幼兒園的小孩上了小學,中五少年讀完大學進入職場,一八年還沒結婚的生了不止一個孩子,房價已翻倍,華小逐漸成為歷史,1MDB早已被遺忘。在這五年前就已嚴重的伊斯蘭化,現在逐步取代民主制度。華社在政治裡已完全沒有份量。希盟2018年慘敗後,五年內拿出無限誠意,但沒有權力都不能阻止這一切。

這是危言聳聽嗎?也許。但我講的哪一項五年內不太可能發生?

同時,希盟失去入主布城的機會,得到教訓 —— 雖然這機會本來就極低,他們也未必領教。於是他們不用從執政經驗中學習,不用接受執政黨所面對的監督,只為反而反,不負責任地搞民粹主義。我們如果要他們成長,而不只是得到教訓,就給他們一次機會。我們獨立以來沒換過政府,這時如果我們先放棄,就像有個兒子,他從小到大沒機會步出家門。五年後,我們要求他走出家門就成為人才。他不能。我們說:我很失望,你滾回房間,成才了才準出來。我努力生多個孩子,取名為第三勢力,五年後看他會不會比你更好。

話說,第三勢力早就存在啦!它叫做伊斯蘭黨,據說大受歡迎,會是今次大選造王者呢!到時它會和巫統還是希盟合作?真是意想不到呢。

說真的,希望聯盟不跟老馬合作可能打敗巫統嗎?我們渴望新鮮臉孔,但要說服廣泛馬來社會支持巫統外的政黨還需要舊面孔。我贊同社會主義黨所言,反對聯盟錯了,過去幾十年不曾討好鄉下草根選民,所以被迫跟老馬合作。可是,希盟如果討好了鄉下草根選民,所以不用跟老馬合作,華社又會批評希盟向馬來保守勢力妥協,到頭來不也一堆華人投廢票?

自從2013年起,華人選票對國陣而言已是一去不返,所以國陣敢敢操弄宗教和種族議題。納吉象徵性說投廢票不利於民主,以撇清跟廢票聯盟的關係。但對國陣來說,華人投廢票總比投票給希望聯盟好一百倍。那是目前他們能指望的最好結果。說到底我們是少數,不可能有原則上滿足我們同時又得到權力為我們帶來改變的政治聯盟。今天認清這個政治現實,以後至少不會更失望。

我想很多人低估在華社外國陣多受歡迎,眼見同溫層都討厭國陣,我們一小撮人教訓下希盟,不過是讓希盟不贏得太順利。但在鄉下選民眼裡,巫統是唯一來自草根關心草根的黨。巫統的新經濟政策對非土著不利,但對龐大的鄉下社會來說是扶貧政策。國陣政府常不尊重人民自由不在乎族群平等,但多數人不敢想像改朝換代的後果。

在這局面下,就真的只有我們會為我們的利益投票了。鄉下選民才不在乎我們擔心的宗教問題,最好讓宗教人士管那些不道德的城市人和青年。唯一能說服多數人改朝換代不可怕大馬不一定要由巫統治理的方法,就是先改朝換代一次。而要說服他們改朝換代,就免不了利用舊臉孔,這不是算舊帳的時候。切記政治裡永恆的真理:唯有爭取到權力,才能實現改變。友人曾慶亮一針見血:我們連真正的民主制度都沒落實,怎麼先在教訓反對黨,好像我們實現了民主那樣?他還說,改朝換代不因為討厭巫統,也不為肯定希望聯盟,是為了巫統和希望聯盟都更好。沒錯!難道我們不想要更好的選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