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濕男女

有一次我跟一個做廣告的朋友聊天。他說,以前做廣告可以放比基尼女郎,但是現在不可以,會給人講物化女性,講是消費女人的身體。

我對那朋友笑說:或許我們應該繼續放比基尼女郎,但同時放堆泳褲猛男進去。男女一起物化對方,不就皆大歡喜了咯。

我那時是講笑,但兩性互動向來不是單方面攻和受。我們說男人物化女人,說男人把自己的審美觀強加於女人的身體。我們走到外面,到處是車展女郎模特兒,用姿色和苗條得不健康的身材討好男人。但是女人沒物化男人嗎?難道女人沒看帥哥?梁朝偉在《色戒》裡面露蛋蛋Jon Snow在《權力遊戲》裡秀出又翹又圓的屁股的時候,女人們也很開心在那邊欣賞點評啊。

又或者,近年女人喜歡將性感的年輕男子叫做小鮮肉。我有些男性朋友覺得這個字眼很噁,但是可以怎樣?男人自古以來用各種低俗字眼物化女人,女人要將男人物化成小鮮肉,可以說是天經地義。向來社會把女人都當成無慾的貞女,男人則不只不需要為慾望羞恥,而且四周圍都是討好男人小雞雞的內容。電影裡面比基尼女郎氾濫,女人都是胸大無腦的公主,男主角都是有才幹的英雄。

不過這在慢慢改變。近年娛樂界發現女人是一個很大的市場,現在我們有了很多女孩自當強的主題,也有很多內容是衝著女人好色一面而來。就像很多韓劇,像是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像是小鮮肉賈斯汀比柏。

這是好事!身為男人,這些內容我真的看不下去,所以我想我開始可以稍微體會女人看到電影裡一大堆比基尼女郎的感受。但是這比較公平啊。講到再浪漫都好,我們求偶時也是先看對方外貌,再看對方有沒有智慧有幾多能力賺幾多錢成不成熟。電影裡也一樣,我們都愛靚仔靚女做戲。這是物化,但是誰講看了外表不可以也看內涵?美色胸肌也可以跟智慧個性並存。與其喜歡胸大無腦或思想未成熟的小鮮肉,為何不能喜歡才貌雙全?與其喜歡電影橋段都是男攻女受,為何不能喜歡女攻男受?

有很多讀過社會學的人執迷於社會種種權力結構,他們對任何跟性有關的語言文字和圖像都超級敏感。我們講個黃色笑話,廣告裡女人的奶是D不是A,這些都是父權社會維持權力的工具。我讀過傳媒係,明白這種想法。傳媒係很注重字眼和圖像的使用,這些權力結構的分析也曾讓我著迷。的確,如果我們慣了笑別人好基,我們對同性戀者難免帶有色眼光。如果一個人常看A片,也會影響他對女性地位和兩性互動的認知。

但人們開黃腔看帥哥或看美女,是他們想維持父權?還是因為人本性鹹濕?一個男人口頭上幾強調要男女平等都好,你以為如果十米外有個陌生美女走過,他第一個反應是欣賞她的智慧和實力,不是看她姿色?兩性互動常有曖昧、男人想練出一身誘人肌肉、女人想自己美麗性感,讓同性甘拜下風讓異性趨之若鶩(如果是異性戀者),這些難道不是人性?大家都會說,女人應該可以穿得性感而不怕男人強姦。這對得不能更對!但女人如果性感是因為想要性感,有什麼問題?沒問題啊。承認了這點,不代表男人就可以強姦女人,你說是不是呢。

我們別忘了,在一些比較保守的社會,人們相信男追女天經地義,女追男是犯賤或貪財;人們覺得性是男人從女人身上奪走的東西,男人可以通過強姦懲罰女人或她身邊的人。把女人講成個個是聖女不會解決強姦或性騷擾,反而讓女人任何情慾都成了她活該的證據。

與此同時,一味指控男人物化女性無助於解決問題。

我認識一個養尊處優讀過政治學很關心社會議題的女人。她有一次在巴剎聽到一個安哥講色情笑話,雖然那黃色笑話不是針對她,她當晚就在臉書上寫狀態,說黃腔是父權欺壓女人的工具,說她不會跟任何開黃腔的人做朋友。

這安哥的黃腔的確不禮貌,我們可以無視,甚至當面說他沒有口德。但他有任何惡意嗎?如果那是別人之間的互動,我們憑什麼評價?何況如果我們真心要改善社會,就不能脫俗。當我們走出象牙塔,離開人人談吐文雅的圈子,會發現不只男人滿口黃腔,女人也是。因為黃腔而加罪於人,只顯示我們與社會尤其是底層脫節,不會讓人想跟我們站在同一陣線鬥爭。至於創作者,如果我們寫詩寫小說拍戲不能反映人性,包括自己別人或社會最原始脫離道德框架的一面,倒不如天天歌舞昇平。

沒錯,我們離男女平等很遠。我們可以靠教育改善人們對男女關係的概念,讓男孩子都知道女人有說不的權利,同時也有說「我要」的權利。我們可以依法懲罰色魔,可以讓男女在職場上權力更對等。這些我們應該爭取。但我們改變得到人性嗎?改變不到。男人愛看女人事業線恰如女人愛看帥哥人魚線,這不只是父權社會權力結構的問題,也是最根本的人性。

是的,我們有人性之餘還需要自制力。就像多數人貪錢卻不謀財害命,多數人也自制力良好,不為性慾傷人。但這自制力是為了不傷天害理。如果我們無時無刻要確保一部分人耳根清靜不用看見不舒服的東西,那不是有點像不讓女人穿短褲阻止男女公開互動禁止同性戀者牽手的神權國嗎?任何過於違反人性的運動,最終會以失敗告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