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是一種手段

我們離大選不遠了。雖然1MDB醜聞纏著納吉政府,我身邊多數人覺得國陣會保住江山。

是的,國陣在2013年的大選中將近落敗,民聯得到全國過半票數的支持。但國陣不只有選區劃分的優勢。今天我國政治格局跟當時很不同,大馬人心境跟2013年也很不一樣。

大家應該都知道,伊斯蘭黨和馬來社會才是造王者。但那不在華社控制範圍內。身為少數華社影響力本就有限。我們只可以做我們能做的,那就是確保華社一張選票都不缺。再渺小一張票也能決定結果,君不見很多大選成績憑著極少數票翻盤?

講個大家熟悉的海外個案:如果多些美國人放下對希拉里的複雜心情,果斷投票向特朗普的政治主張說不,那今天美國政治跟世界格局會很不同。

這怎麼說呢?特朗普的反對者大多政治冷感,都在等完美的候選人。他們信心太大,以為少自己一票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沒違背良心。相比下,特朗普的支持者佔少數,但他們知道這是場足以改變歷史走向的大選。

所以他們抓緊機會,每一個人都出來投票,一心一意把特朗普選上臺。

讓我們看看我國情況。記得2013年嗎?猶記那年體育廣場上,空氣中瀰漫著興奮的氣味,人人在等新時代降臨。但過去幾年,反對陣營四分五裂表現不盡人意後,大馬華人心灰意冷,政治上越來越犬儒。我們心境跟經歷了八年奧巴馬的美國左派一樣,覺得投票日當天還是窩在家裡睡覺好了,什麼都不要去想。

下一屆大選格局怎樣?網友YouTiup的觀察我覺得值得思考。他說,在大馬諸多有影響力的政黨裡,只有兩黨有明確和一貫的理念。

伊黨一心一意建立伊斯蘭國,行動黨一貫爭取大馬成為屬於每一個大馬人的世俗國。

社會主義黨立場也很一貫,他們好聽來講有骨氣,難聽來講不顧大局,但反正只有攪局的份。他們最好趁大選前快快給我加入希望聯盟,不要搞什麼三角戰分散選票。至於巫統和公正黨呢?為了吸引伊黨支持者,巫統公正黨對宗教治國態度曖昧,不跟伊黨理念劃清界線。行動黨雖然曾經跟伊黨結盟,但就算在民聯時期,他們也不停高調反對宗教治國。

既然反對,那當初伊黨加入民聯又是怎麼一回事呢?爭選票啊。政治不是表達立場是權力遊戲。太有風骨就像社會主義黨,永遠跟權力沾不上邊,跟NGO沒差。有權力才做到有意義的改變,入主不到布城的話講多多話都是廢話。但務實也有底線。一個政黨如果連對於支持世俗國還是宗教治國那樣關鍵的立場都可以曖昧不清,那就不是務實,那是沒有立場。

我們選民也要懂得什麼是底線,什麼是手段。很多時候我們投票給一個政黨,不是他們做得多好,是把他們選上臺才能擊退更大的敵人,防守我們的底線,這就是手段。

當然底線不只有宗教自由,防守民主體制也很重要,而一心保住權力的納吉政府和反對一切世俗規則(peraturan kafir)的伊黨都積極侵蝕民主體制。不過,這裡就只談華社關心的事情(唉)。

這不是幫行動黨說好話,行動黨也有很大進步空間。但不管行動黨是跟伊黨或誠信黨結盟,2013年之前他們反對伊刑法,造成民聯分裂,現在他們也一樣反對伊刑法。至於國陣呢?巫統不曾明確反對宗教治國,甚至逐漸把伊斯蘭霸權與馬來特權合為一體,而且跟伊斯蘭黨越走越近。而馬華偶爾支支吾吾為自己的情境辯解以外還做過什麼?

記得我說在美國特朗普的支持者之所以這麼熱心,是因為覺得自己能帶來歷史性改變嗎?反之,特朗普的反對者有選誰都對不起良心的複雜心情。

這不也是我國的情況?我懷疑對支持伊黨的人來說,大馬政治不是兩顆爛蘋果之間的選擇,而是伊斯蘭國和世俗國、天堂和罪惡之間的選擇。他們的決心,我們這些瞪著兩顆爛蘋果發怒的人無法理喻。

反對陣營各種內鬥讓人厭倦,表現也不盡人意。但我們有更好的選擇嗎?我知道有撮人盤算要不要投票給社會主義黨。但我所謂好的選擇不是說黨是否完美是否清廉理念是否崇高。我是說他們有沒有機會入主布城。不用施政也沒準備入主布城的反對黨,就不能把理念化為現實,也不能改變他們反對的事情。

所以你一定要投票。

最近《紐約客》雜誌訪問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哲學家馬克·里拉(Mark Lilla),他說了一段有道理的話: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speaking truth to power and seizing power to defend the truth —— 說真言跟爭取權力來捍衛真理是很不一樣的事情。你要爭取權力,就必須放下對真理的執著,跟不認同的人合作,支持不完美的人事物,放低姿態,換角度說服人,用計謀贏得支持。

投票也一樣。我們有各種方法表達不爽,包括對國陣行動黨伊黨的不爽。但投票不是為了表達不爽,是為了權力。投票需要違背良心,投給不完美但為你防守底線的一方。我們如果這都做不到,就基本底線都防守不了。

如果你支持國陣,你有你的理由和自由。但如果你跟我一樣相信國陣必須倒臺一次,才能為多黨輪替鋪路、避免大馬滑向獨裁與神權,那就要講手段了。如果你為了表達對希聯的不爽而不投票投廢票或投給社會主義黨,那當國陣再掌權幾年,大家一樣受苦。我們有講原則和良心的時候,而那不是在投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