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網上一切不再免費

1 September 2017

過去一兩個禮拜朋友都玩一個叫Sarahah的匿名信息app。不久就有人發現,Sarahah會收集你手機通訊裡的電話號碼,偷偷上傳到伺服器。Sarahah不用電話號碼找人,也不顯示你有哪些朋友在用它,所以收集通訊的做法說不過去。

唯一的解釋是,它拿你的資料賣錢。

事後S說,Sarahah這麼做不叫人意外。它免費使用app裡也沒廣告,沒有明顯的賺錢方法,一看就很可疑。這些資料賣出去了會怎樣?我不知道,我猜大家會比較常收到垃圾簡訊和廣告。

問題是我們很少想到,就算在網絡時代,天下也沒有真的免費。很少人花一堆時間精力和金錢開發app,然後一直花很多時間去維持,除非可以賺錢。賺錢可以是直接收錢,可以是賺廣告錢,也可以是賣你的資料給廣告商。

今天在臉書和谷歌的時代,我們慣了一切內容免費,包括軟件遊戲新聞評論音樂影片。我們覺得免費理所當然,理所當然到忘記自己一分錢都沒出。

例如每次臉書換功能,我們就在那邊吵,講到好像臉書欠了我們什麼。但臉書是免費,它一分錢也不欠我們。當我們用臉書,它可以賺廣告錢,也可以賣我們的資料,例如我在哪些post下面按like上網都看什麼。我們用臉書就等於同意了使用條款。不同意就別用啊,不爽臉書這個那個就別用啊。免費東西我們沒資格要求多多。

這不是說臉書谷歌這些沒有基本責任。人人都在用他們的服務,他們需要負責任地使用這壟斷地位。但這義務不包括迎合我們的喜怒哀樂。他們不是政府不是公共設施,是賣廣告的公司。

除了臉書,大部分網絡媒體包括報紙的網絡版也是免費,靠廣告賺錢。這些免費新聞平台很多低成本經營,沒有記者,靠包裝通常來自傳統新聞機構的現有內容來吸引讀者。依賴點擊率的經營模式驅動他們篩選煽動人心的新聞,經常誇大甚至扭曲內容。

這不只是網絡媒體才有的現象,傳統媒體很多也依賴廣告錢,例如小報為了迎合讀者口味走煽情路線。但不管甚麼媒介,任何媒體如果沒有穩定並足以供養記者的收入來源,例如一大群讀者的長期訂閱,就不可能花多少時間和成本去深入調查一個課題或事件,像當初揭破水門案的報紙那樣。而我們需要那樣的媒體。

這種免費新聞的風氣不健康,但習慣了免費後,我們能回頭嗎?我想還會有一部分讀者會樂意訂閱高品質的內容來源,但這不會是大部分人。如果要走訂閱路線,一個媒體的新聞必須足夠深入,而不是單純報道新聞。否則隨便一個網站都能重新包裝你的新聞任人免費讀,比你的獨家遲二十分鐘報道而已。

又或者以軟件為例。開發一個軟件需要很多時間跟金錢,而且軟件不只要長期維護,修復bug開發新功能,也需要很多長期支出的成本,例如伺服器網站租金服務費用。軟件開發者需要穩定收入,這不只為了讓我們能繼續用好用的軟件,也為了賺錢養家。

你辛苦,他們也辛苦。

對開發成本高昂的專業用軟件來說,目前大部分app一次性收費的經營模式不可持續。過去幾年,一些壟斷市場的開發商如微軟和Adobe已經走付費訂閱模式,要用就每月給一筆錢。Office 365和Adobe CC都是那樣。小型開發者則比較猶豫,他們比Adobe那些更需要穩定收入來源,卻擔心轉去訂閱模式會失去大批使用者。

舉個例子,我用來寫文章的軟件Ulysses最近就從一次性收費換成付費訂閱,給過錢的用戶有終生折扣。不想訂閱的舊用戶也可以繼續用舊版本,只是舊版本不會再更新。軟件不更新過一兩年一定會不能用,但這凸顯了賣軟件其實是長期提供服務,訂閱比一次性付費合理。

其實冷靜想想,給一次錢就有權永遠得到最新版本的邏輯很怪。你今天在咖啡店買杯咖啡,咖啡店不會從此欠你。他們以後可以起價可以換菜單,你到時可以決定要不要繼續光顧,沒理由要他們退回那一杯咖啡的錢給你。雖然如此,很多現有的使用者還是很生氣,覺得開發者欺騙了他們,應該退款。

我決定付費訂閱那軟件。軟件每月費用不如一餐飯,我用它賺稿費用了幾年,每天都用,希望它長久經營下去。如果我偶爾才用呢?訂閱就不划算了。但天下很多便宜或免費的寫作軟件。它們功能不如較貴的選擇,但一分錢一分貨。

讀到這裡,我知道有讀者想:你蠢啊,你不會盜版。嘿,我也當過窮學生,用過大把盜版內容和軟件,沒資格評價你。但盜版不管怎樣辯解一樣是偷。你看到店裡東西價錢不合你心意,不會把它偷走還講成自己對抗資本主義吧?你跟我都偷過,都不是聖人。

但如果我們決定當負責任的消費者,我們就應該懂:我們錢有限,我們能享用的就有限。

當網上各種內容和服務走向付費訂閱,我們開始抗議:如果全部東西都需要每月付費,開銷加起來不就很大嗎?是啊那就要取捨啊。我需要在 Netflix Spotify 跟《國家地理》雜誌之間三選一。我在家又沒做專業設計,需要要用Photoshop嗎?能不能換去功能少但便宜的?

現實世界裡買東西也是這樣,不是嗎?

問題在於互聯網不只讓我們習慣了免費和廉價,它還讓我們覺得,這一切我們理所當然可以享用。但當這一切開始走向比較能持續賺錢和經營的商業模式,那我們在網上要怎樣花錢,什麼值得買什麼不值得買,就逐漸成為一件需要用心衡量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