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何走在無現金革命的浪頭?

今天在上海北京,人們不帶錢出門。從搭車到吃飯到購物到買樓,萬事用手機刷刷就能給錢。短短幾年內,中國從一個人們習慣數鈔票很少刷卡的國家,成為最快進入無現金社會的國家之一。

2016年,中國的手機支付規模是美國五十倍。同一年內中國第三方手機支付的市場規模增長超過了三倍,至38萬億人民幣(約5.5萬億美元)。調查顯示,86%中國人使用並信賴手機支付,比例遙遙領先其他國家。

其他正在進入無現金社會的國家包括瑞典。我去年讀到一則新聞說,瑞典有人持槍搶劫銀行,結果銀行經理說,不好意思這裡沒現金,你看那通告就有講明,這是無現金銀行。

搶匪哭喪著臉,問:那我還能去哪裡打劫呢?

瑞典畢竟是走在科技尖端的先進小國。他們還領導了音樂串流服務革命(Spotify是瑞典公司),小孩一上學就學寫電腦程式。不過在瑞典等北歐小國外,對多數歐美老百姓來說,無現金社會是個難以想像、彷彿遙不可及的未來。雖然瑞典走在尖端,但作為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進入無現金社會更能引導全球走向。如果中國這場規模宏大的實驗成功,那大部分國家的人離不需要帶錢出門的日子也不遠了。

為什麼是中國領導這個趨勢,而不是矽谷所在的美國?對有思考科技發展趨勢的人來說,這不在意料之外。

我寫過,中國人對智能手機的使用程度可說領先世界。在中國,人們萬事用手機搞定,包括搭車網購吃飯結帳。相比下智能手機在「先進」的歐美國家沒這麼萬能,對一個美國人來說,像中國人那樣吃完飯用微信結帳,oh my God 這太先進了,簡直是未來啊。

歐美國家落後的理由很簡單。歐美老百姓慣了用傳統電腦,覺得智能手機是玩具,所以很少發掘這新科技的潛力。反而很多中國人買的第一架電腦(通常也是唯一的電腦)就是智能手機,自然用它做更多。

這是所謂後發優勢,中國比美國早進入無現金社會也因為同樣道理。

簡單來說,美國人慣了萬事用信用卡解決,大部分中國人則沒有信用卡。因為沒有信用卡文化的包袱,中國社會可以直接從現金支付跳到手機支付。

這怎麼說呢?歐美老百姓覺得,手機支付只是比信用卡方便一點,不值得冒然接受。他們擔心手機支付安不安全,擔心手機支付讓政府更容易監控人們怎樣花錢。但對中國人來說,手機支付是一場讓人大開眼界的革命,它不是方便一點點,是方便很多。這麼牛的東西怎可能不用?

我們別忘了,美國有多家企業在發展無現金支付的科技。美國人不是沒有選擇,例如Apple Pay Google Wallet。這些科技用起來十分安全方便。中國人用的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這些服務離不開90年代發明於日本的二維碼(QR Code)。對歐美消費者和矽谷來說,二维码太低科技了,也不好用。矽谷企業都在推動NFC等先進的無現金支付科技。

照理說二維碼已經落後,不是嗎?

問題是,因為NFC等先進科技需要商家特地安裝昂貴的機器,所以商家一直都很抗拒使用。麥當當星巴克宜家這些可能樂意砸錢安裝機器,去方便消費者。但一家雜貨店一個賣叉燒包的攤子呢?難道指望他們都去花錢安裝最先進的支付科技?用現金就好了啊。

二維碼之所以在中國變得普遍,並直接帶動了手機支付的崛起,不是因為它先進好用,恰恰是因為它低科技。

在中國,因為微信、阿里巴巴支付寶等都支持用掃描二维码給錢,現在從星巴克到路邊賣鹹煎餅的小攤都展示印著二維碼的紙張。任何商家都可以用網站生成二维码,印在白紙上。顧客用手機刷刷就給錢了。甚至有媒體報道,中國有乞丐胸前掛著二維碼,方便路人用手機施捨。

於是,當NFC這些先進安全用戶體驗完美的科技只在舊金山這些大城市較多人用,現在中國農村人們也不用現金,而是用手機給錢。支付寶的數據甚至顯示,在中國手機支付滲透率沒有明顯的城鄉差異,使用率最高的省份竟然是西藏(90%)、青海、甘肅,不是發達的沿海省份。

科技就是這麼一回事,先進的科技通常輸給簡單又便宜的科技。不管再酷再誇張,怎樣讓每個人都懂得用它、用得起它才是關鍵。

說了這麼多,中國全面擁抱手機支付會很順暢嗎?當然不是,它有它的各種問題。不是人人都買得起或能用智能手機。隨著手機支付成為主流,社會逐漸把這群人排擠在外。他們以後出門買東西都是問題。從政治角度來看,因為無現金社會每一場交易都有紀錄,一方面政府更容易打擊貪污和犯罪活動,另一方面它也更能利用科技監控每一個人的生活,打壓異議人士。

最後從科技發展的角度來看,中國目前雖然有後發優勢,但當下一個科技革命崛起,今天的優勢可能成為絆腳石。但那是以後的事情了。不管以後怎樣,不管建立高牆的人怎麼說,這是全球化的世界。中國這次在浪頭,但就算是在落後一點的大馬,我們的日常很快也會跟著改變。